200607210322A Story About What I Wanna Discuss Something.

最近有些話想說,因為總是碰到一些讓人覺得悲傷的事情,但是用說的很麻煩,乾脆講一個故事好了。

「有一對男人和女人彼此深愛著對方;男人知道女人的小細節動作透露著什麼樣的訊息,用心聽著回應著她;女人知道男人掛念著什麼,默默的在她身邊處理他應付不來的瑣事;他們默契極好的互相配合著,就這樣過了好多年。

一天,女人發現男人變了;以前的他會細心的在女人起床後,準備好美味的早餐,泡一壺特調紅茶給她迎接美好的早晨,但她發現到早餐的味道變調了,特調紅茶再也不是那種能夠感受到每天不同心情的味道,而是一般的沖泡紅茶;家裡變亂了,而且多了一些他以前沒看過的東西,壓克力版?男人從來沒把工作上的東西拿回家過,但是為什麼會出現這些東西?顏料和塑製材料?這些不是讓家裡變的更雜亂嗎?一堆燒製影片用的器材,男人到底想做什麼呢?而且讓女人更加不解的是,男人把車庫的一個小角落弄出來成了他的工作室,而且只要女人想進去那裡,男人就莫名氣妙的生氣;「這是以前有心事就和我分享,有好玩的事情會找我一起經歷的人,是兩個不同的人阿!?」女人這麼想著。

客廳多了好幾張白色的大紙,標示著女人看不懂的符號。

女人慌了,雖然她向男人抗議過,抗議他的不體諒的行為,男人的回應讓她覺得心寒:一天,女人受不了了,對著男人咆哮著,但是男人的回答竟是:「我接了一個大case,關係到我未來是能否升職成領導一個team的主管,如果你不能配合或者這段時間稍微體諒我,那可以請妳找另外一個對象,反正我們沒小孩,沒有負擔,沒有關係的。」

女人心灰意冷了,她隨即收拾了東西離開了那她曾經以為是全世界最完美的家。

兩個半月後,她收到了一封信,男人寄來的,原本她想擱置不理的,但好奇心的驅使讓她還是看了那封信。

「親愛的,妳離開前,我對你說出那種話我很抱歉,但是如果可以的話,請妳回家看看房子好嗎?放心,我已經不在,也不會回到那個家了。」信裡還放著男人的存摺和房契,以及房子的鑰匙。

女人困惑了,但還是回去了;進門的那一瞬間,她的情緒崩潰了,因為她知道為什麼男人對她冷淡了。

熟悉的門廊貼著男人從和她相識到結婚到旅遊的每一張照片,每張每張都寫著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的時候,男人的想法和快樂的心情;進入書房,書架上的書都不見了,換上的是一捲一捲的膠影帶和預留的CD片,男人細心的貼上了日期,不是以前的,而是將來的每一天男人想和女人說的話,其中還有一捲標著今天的日期。

女人放入放影機看了。

「親愛的,你看到這捲的時候,我不在這個世界上了;其實我從小的時候就知道我自己的壽命是多少了,因為我會不斷的夢著我離開的那個日子;我曾經懷疑過,因為覺得只是個莫名其妙的夢境;但隨著這個夢境,每當重要的人、事、物發生都會在我的夢境預言出;我爸、媽的離異、我的第一個工作、從小到大上的每一所學校、和朋友或者是同事的快樂以及不愉快的事情,都像是錄影機一般,大大小小的細節放映在我眼前;我開始害怕了,因為我知道我到什麼時候會離開這個世界,我覺得這世界對我而言什麼意思都沒有。

但有一天,我夢到了妳,但僅是看到我和妳相依畏的畫面而已,夢中的妳,好美,簡直是我期待已久的公主活生生的在我身邊,我既是高興又害怕著,害怕如果我知道我們之間的生活是怎麼過的話,那真的沒有活下去的意義了。

但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伴隨著我20幾年的預言夢停止了,而在那之後的三天我在朋友的晚宴上遇到了妳。

我相信妳記得,妳和我一見面就像是熟識已久朋友,話匣子一開兩個人都停不下來,那天的妳打扮的很美,和我聊天的期間不斷有其他的男士想和妳搭訕,但妳事後也說妳覺得那天的心情很奇怪,就單單地只想和我在一起聊天。

那天之後,我們在一起了;我新的人生也展開了,隨著預言的夢停止,也被公司調到大部門的工作,在物質上不缺乏的情況下,我有新的目標,要付出全心全意的愛給妳,讓妳體會到我對妳的珍惜。

於是每天我吹著口哨準備著早餐,隨著心情顏色的不同細心的調配著紅茶,妳曾經說過這是全世界最幸福的早餐;我每天儘量準時回到家,當妳準備晚餐的時候,細心的把家裡收拾乾淨,因為我知道妳不喜歡髒亂的環境;每天晚上牽著妳的小手,到附近的公園說說今天妳和我遇到的事情,分享著那溫暖的想法;儘管沒過多的盈餘生個小孩,但妳知道我喜歡有個小baby疼,總是鼓勵著彼此,再努力一點,只要經濟許可,妳能幫我生一個;我以為,這是老天給我20幾年的痛苦後,讓我享受到彼此之間的幸福,我以為我們可以一起到老。

但是半年前,那恐怖的預言夢又回來了,而且殘酷的是,讓我知道了死期和死法,每天每天重複著,只要晚上一閉上眼睛,那個夢就開始;我知道時間不多了。

我不想離開妳,但是這種的殘酷我是無法控制的,我準備著,買了一堆錄製器材,買了一堆美術和廣告用品,每天想著如何能在短短的半年內準備好可以想跟妳說的話、想為妳唱的歌、仔細的繪製出妳愛吃的菜色食譜、紀錄下妳喜歡喝的飲品裡的每種比例、還有妳這個小路痴每天會走的路的地圖等等…,我一開始以為我還是能邊照顧著妳邊做這種事情的,但我發現到我太高估自己了;在心痛的狀態下,開始故意對妳壞,故意的把早餐調味弄得不合妳的口味,故意的用沖泡式的紅茶讓妳喝,故意做出每件我心碎也讓妳心碎的事情;甚至最後說出了那種話。

看妳離家的那一瞬間,我後悔了,好想好想去追妳,但想想這樣也好,也許這樣對我們才是公平的,畢竟將來的我也希望默默的離開妳;於是我辭去了公司的工作,日以繼夜的錄製著每一件曾經妳我的回憶、以及我好多好多想跟妳說卻無法說出來的話。

這天還是到了,我的夢預言著我是因為心臟猝死,距離著那刻的來臨也不到半小時了,這是我最後錄製的畫面;妳進門所看到的,都是我留下來的,希望妳能當做一種回憶,想起我的時候拿起來看看我,笑一笑,還有我有一個請求,請妳把這部影片給銷毀,因為我希望留下最好最快樂的回憶給妳,這一捲膠捲帶著太多不必要的解釋和傷痛了。

親愛的,我希望妳去找尋一段可以讓妳永遠幸福的另一半,不要因為我的離去而中斷妳的未來,我知道妳可以的,因為妳是我見過最堅強、也最相信著幸福、也是最能給對方幸福的女孩子;不要留下眼淚,我會在妳身邊看著妳的。」

女人哭了好幾晚。但還是依著男人的遺言燒了那部影片,小心的把每個男人遺留下來的東西保管再封存好;女人仔細的把照片收藏在樓閣裡,把影片放在她的小房間裡鎖著,因為她只要她知道這秘密;女人認養了一個小孩子,讓小孩子知道男人是她的爸爸;認識了更多的朋友,但她知道,對她而言,男人已經在她心裡留下了永遠的回憶,且佔了好多的位置;對於將來的幸福,是否能彌補男人所留下的遺憾都不重要了。





Joseph Lin is writer/editor for Lin`s blog & can be reached at http://www.wretch.cc/blog/inribosome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音樂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