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060150Current Situation

過了幾年閒暇的日子,這個暑假的忙碌讓我覺得時間真的很少。

早上起來一小時內要做好盥洗、吃早飯、上個廁所、打扮完畢(這裡真的是出去,至少體面上都不能太差的城市);接下來花十分鐘走到捷運站之後,大概需要35分鐘的通勤時間到學校,然後開始忙著學技術,以及把以前學的裡的理論觀念等等用在實做的方面,這要一段時間去適應,但沒人會等你,只能強迫自己聽了就要記住重點大概,然後就是努力找出問題、努力找時間去問人。

這幾個禮拜有世足,我也沒看過半場,嚴格來說也只有吃午飯的時候在餐廳看過英瑞戰和多法的重播,和四年前的那種每場必看的大瘋狂程度相差的太遠;也不是說我不想看,在一個月之前還沒上來的時候,我還研究了「越位」的類似小篇論文解析,但這次沒辦法了;即使想看德義那如歷史裡的條頓和羅馬大戰、想看巴法,看看巴西能否報8年前那唯一的輸的那場之恨、想看西班牙和葡萄牙兩支傳統球隊的腳下風範,但是就是沒辦法;畢竟自己是新手,沒特權早退晚到、沒理由當自己因為熬夜看世足而自己找空檔偷睡;何況這暑期反常的學長們、老師都忙著趕計畫,自己皮得繃緊一點。

當然如果只有這樣還好,但自己也讓自己晚上不得閒;夏天是減肥的好時機,所以只要有空,每天得跑個一到兩個小時;還去上了課,然後還要趁自己有記憶趕快複習;每個禮拜要求自己要看至少三本課外書(這裡資源太多了,不利用很可惜),讓自己的精神方面能多充實就多狩獵多一點的層面,至少在交談延伸方面是有幫助的;所以東扣西減下來,時間真的所剩無暇了。

所以,原本剛來這還能逛逛敦南店的唱片或多逛幾家書店;現在只希望一個月能抽個一、兩個小時我就很感激了;原本還想跟家裡的人說把機車寄上來有空想閒逛,但想想還是靠我的雙腳和腳踏車了。

並不會覺得累,反而是沉澱了那段時間後,能體會到我現在追求的是什麼,想要的目標是什麼;我知道很多事情結果不盡己意,但從不動手去做才是永遠的輸家;至少自己的尊嚴要自己去維護,想法也不能被週遭的流行事務給麻木同化了,並不想做個外表披著體面的面具但實際上卻是一無是處的空洞。





Joseph Lin is writer/editor for Lin`s blog & can be reached at http://www.wretch.cc/blog/inribosome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音樂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