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240626Never Say Goodbye

又是一個清晨了,這幾天忙著整理東西,向陽光道了幾天的早安。

幾天後要離別了;心中要割捨的是熟悉的早餐店,那種自己一進去老闆就會說:「蛋餅一個喔,紅茶一杯別太冰,和一個煎包對吧?」微笑的點頭著,固定的37大洋;還有熟悉的飲料店:「今天要綠茶無糖去冰?還是紅茶微糖少冰呢?」,看心情嚕;還有熟悉的麵店老闆看到我停車在店前:「餛飩拌麵一碗,不附湯,一份燙青菜,不加肉燥,不拌油,不加味精對吧?」雖然有時候真的想換口味,但每當看到老闆背的那麼熟也就算了;熟悉的煎餃店:「10粒煎餃和一杯豆漿對吧?」但每次都得跟老闆搶報紙看;熟悉的烙餅店:「今天要烙餅和一份什麼呢?」因為老闆很好玩,所以每次他一猜我就故意點別的,不過前幾天默默的隨他的意點了;熟悉的拉麵店:「叉燒拉麵一碗嗎?要不要吃別的呢?每次都看你吃叉燒。」
為了老闆這句話,這幾天的唯一一餐都跑去他那邊光顧,把每一種都吃過一遍,但是我還是最喜歡他的叉燒拉麵。

熟悉的巷子;住家左邊的鄰居阿嬸總是幫我們掃門前的灰塵落葉,昨天和她道了一聲謝,她用厚重的閩南鄉音說著:「賣客氣啦,互相啦。」;對面的鄰居自從這巷子有一陣子機車常被偷之後,總是半夜起來巡邏,保護著我們幾戶外租學生和巷裡機車安全,雖然伯伯怪怪的,昨天和他說了聲謝謝後,露出了沒看過的可愛笑容;巷口的中古電視店家,自從上次的老婆婆事件後熟悉了許多,昨天也和他致意了一下,感謝他當初讓我用一些錢加上一個壞掉的電視換了一個中古電視;右邊的鄰居,總是幫我們留意著我家的小小出口有沒有外來的車子停佔,每次只要他們發現的話都會幫我們和駕駛人說一聲,昨天也和他們說了聲謝;長的很好看的房東,讓我搬走後還沒後顧之憂,平常也常送一些節慶食物解我們思鄉之苦,真的很謝謝他的濃情厚意。

還有我可愛的麻幾們,總是忍受著我任性的要求,雖然我總是懶懶的回應,也拙於表達,但你們還是不厭其煩的幫著我,就連最後也努力地幫我找人把重物搬走,雖然很老套,但是千言萬語都描述不了我的謝意。

其實我很幸福的,好多人默默的用他們適合的方式關懷著我,讓我這在外遊子有一陣子還胖到被身邊的朋友猛搖頭境界;但他們也在旁幫著我,度過了減肥、考試、傷心、思念的每個時期;這裡真的讓我有第二個家的感覺,我會懷念這邊一切的氣息、溫度、笑容、情感、和操場的紅土。

「謝謝您們了,我有空會回來看看的。」





Joseph Lin is writer/editor for Lin`s blog & can be reached at http://www.wretch.cc/blog/inribosome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音樂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