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241012Sweet

巷子裡住的老人家很多,身體上多少有點毛病;但總是能看到他們能開心的談笑著。

第一次剛搬來的時候,老人家說著:「少年,就面生唷,嘟搬來阿?」,「對阿」邊搬東西邊回答著,看著我忙著又說著:「就重喔,搬時艾喀系哩喔」,「好好~」;然後就顧自的自己忙去了;其實,粗心的我,沒發現到這是一種認同你在這邊和他們生活的對話。

老人家也有一種習慣,很會認人;每次有不同的朋友來我家找我,就有不同機車放在門外;有一次朋友來,因為門口的位置被鄰居的汽車給佔走了,不得不借停在左邊鄰居的家門口;有一天倒垃圾回來要進門的時候,老人家把我拉到一旁說著:「你要注意喔,那戶人家不喜歡別人把車停在他們門口,下次來叫你紅色機車的朋友要停的話,停在我家門口,比較方便,不會麻煩的」,好棒的記性,我那位朋友的機車確實是紅色的。

然後每逢過節,也會塞一點東西給我;房東也是一位上了年紀的人,是那種長的很睿智,身高不高,但整體的身材卻是剛剛好的感覺,算是一個稱頭的男房東;可是呢,房東很細心的,一年從頭到尾有元宵、清明、七夕、中秋、冬至幾個傳統的節日;每當節日來的時候,中午過後就會看到喇叭門把上掛著:甜湯圓、春捲、紅豆餅(七夕原來要吃這個阿)、月餅、鹹湯圓;很窩心,可是每次都讓我想到家裡的人阿。

但是老人家也是有行動不方便的時候;巷尾有一位93歲的老人家,家裡的人總是忙著,那位老人家身上有脊髓的毛病,外加有點老人痴呆,所以請了看護在家裡照顧著;有一次中午看護有事無法來,但是家裡的人粗心的忘了預先準備午餐,那天老人家餓的受不了了,自己跑了出來;巷子裡的人都知道有這位老人,但中午忙著準備午餐,恰巧沒人看到,老人家辛苦的跑到巷頭買了午餐,但要回來的時候卻開始犯氣喘,這時候巷頭修中古電視的婦人和一個58歲的長輩看到了,急忙著去攙扶;可是老人氣喘犯的利害,剛好要出門的我就背著她,到了她家門前的3戶距離就被要求放她下來請旁人摻著她回去;為什麼不背她到家?我也想,但是旁人告訴我:「讓她們家裡的人知道又麻煩到人,一定會好幾天的掛在嘴邊唸著她」;好心酸,一個沒辦法被照顧的老人家,擔心自己的氣喘老毛病都來不急了,自己有點健忘的情況下,念念不忘的是自己會不會造成家裡的麻煩;那天看到老人家被攙扶到家的情況,忘不掉的是背著她的時候不斷顫抖的小身軀,和那種心中苦苦的感受。

這個巷子,很棒;總是一點一滴的透露出一點點的感覺;即使沒有刻意,但不知不覺間把我和這裡的人聯繫在一起了;而且,教會了我很多很多原本沒有的部分;能夠的話,我會更細心點的。



Joseph Lin is writer/editor for Lin`s blog & can be reached at http://www.wretch.cc/blog/inribosome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音樂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