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221058Integrity

「一個表象的呈現,取決於自己用什麼心去看他。」學素描的時候,指導老師如是說。

學習的路上,很多成果都是跌跌撞撞來的,就像是素描的陰暗處理間,太過於顯現的話會覺得突兀,處理過於模糊也會讓形體看不出來;以技術面而言,簡單的來說,依照筆法去下筆,衷於眼睛所看的去調整,是不會出現太偏差的結果。

自己比較習慣的,是用一把碳筆去畫出一個形象的呈現;其實打開素描盒,裡面裝著3H到8B的各種素描筆,依照製芯的溫度不同,展現出來的硬度也分出了差別,於是,就有深淺的結果;也因此認為,素描不就黑與白的結果嗎?一隻6B或7B配合著軟性橡皮,描繪出來一個硬體的表達,輕鬆多了。

是能把樹或是景象的東西畫的不錯;不過當畫面出現有人或動物在其中,那麼表達出來手法就顯得拙劣;其中最大的差別,在於我無法仔細的勾勒出具體的精神;原因太多了,主要的就是肚子裡的墨水不夠;簡單的來說,就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人;「因為太過於平凡的話,是無法幸福的,只能夠不斷的跳舞,跳到高明的讓人佩服」,羊男說著。

一部戲裡,無法交代的結局是讓人厭惡著,不過勉強自己去做辦不到的事情只是更讓人窒息的;今天的自己只能不斷的提醒著能學的更多,聽的更多;在空閒之虞,能多了解書裡的一兩句話也好,不是那種囫圇吞棗式的,而是能夠心領神會的;用不著在乎時間的長短,祈求有一天走著,思緒如春天輕風般吹進,而有點體悟就好。

就當做一件永遠要做的功課吧,何況學習路上也沒古人那種銅駝荊棘般的困頓環境;也用不著最後說出:「募然回首,哆嗦一生,仍與怯懦的太陽兜旋著。」

They were disregarded when I was young;
Several hours lapsed,
And I greedy to capture the fragments of imagery,
Nothing is exsited.



Joseph Lin is writer/editor for Lin`s blog & can be reached at http://www.wretch.cc/blog/inribosome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音樂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