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200852Cheers!

不知道有沒有看過小叮噹一篇:大雄向小叮噹借了一個道具,服用後大家會對他不聞不問,當然,大雄想做什麼都可以,也沒有人管他,他很興奮有這個道具,因為那天的他諸事不順,想說沒人管他有多好,於是他吃了下去;可是最後他受不了了,因為吃飯沒人準備他的碗筷,想找宜靜的時候也是無法引起她的注意,看到技安和阿福在玩新的玩具的時候也沒人理他;還好,那個藥有藥效性,最後他得救了。

以前也常夢過一個夢,因為夢過太多次,久了也記起來了:「那是一個自己會開車的場景,灰暗且熟悉的背景:有讀過的學校、有小時常走街道、有外婆家附近的景色、曾經有過的秘密基地、還有很多已經拆除但卻忘不了的小空屋…。」太多了,但是卻清晰的異常,在那個夢是沒其他人的,孤獨的開著車,卻有個聲音不斷的提醒我不能停下來,自己要面對那種情緒;會害怕嗎?夢的時候不會,但是往往醒來後只是覺得奇怪,為什麼這個孤獨片段會不斷的在固定的一段時間後,像看重播的紀錄片一般;很無奈,好想要有一個解答,那聲音卻讓自己無法停下來似的;有解藥嗎?不斷的懷疑過。

但昨天又夢到了,這次奇怪的很,我沒聽見那叫我要不斷的開下去的聲音,所以我決定停下來;有發現什麼嗎?到了學校看到自己和熟悉同學的生活,有吵鬧的、有一起玩的、還有討論怎麼應對討厭的老師;到曾經熟悉的秘密基地,看到自己和以前的鄰居找地方埋自己心愛的小玩具,因為怕被父母沒收;到了小空屋,和朋友們以為是鬼屋,進去後被貓咪嚇到哭的景色;到了外婆家附近,和那邊的小孩比看看誰能摸的到小學生的籃球框;到了熟悉的街道,看到的是自己在抽小玩具、隔著玻璃窗看著想要東西;為什麼以前這個夢,會一直叫我不要停;昨天卻沒出現,讓這些應該是消失的片段重新的住進了我的腦袋裡?

是因為我了解了某些東西了嗎?

迷惑了,感覺好像是把某種事情托付給我,是時候該背負著這些責任走下去了;因為有過這段時間,無法自私的選擇保留;那種情緒應該是要讓身邊或以後的人有權利得去體驗過;而以前的我,卻是沒有那種資格看見這種場景的,所以那聲音,也是有意的提醒我要不斷的開下去,直到有一天能夠理解;是這樣子嗎?似乎只能這樣說服自己了。

很複雜的早晨,但是雲層中透露出了一點陽光,其實也是不賴的;似乎該找個東西來慶祝自己是吧!?

Cheers!For this moment!




Joseph Lin is writer/editor for Lin`s blog & can be reached at http://www.wretch.cc/blog/inribosome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音樂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