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160429To Be Or Not To Be!?

「兩邊平行而排的樹,放眼望去為什麼會有相交點?」很自然的,因為支撐著我們的是圓體的地球;所以,在這無法變更的道理中,已經注定了不管再怎樣努力的去避開,終究還是會有交會的時候。

一本遺漏在書架裡已經5年的書,在偶然的一瞥中,看到它的存在;在這之前,只會記起這本書是在什麼時刻,在已經頂讓給成衣店的書局裡,在陰雨的天氣中,在想喝咖啡的心境下,買了這本書;「拿起來回味一下吧。」就算曉得以前是如何用力的去拜讀他,但腦子裡卻無法尋覓出絲毫的蹤跡;今天的心境是毫無準備的,但這本書卻輕易翻出了這幾年累積下來的情緒,一點一點地,把掩蓋已久的門,用力得一扇一扇推開。

如果今天有人問你:「請你千萬如何要想起在某年某月某時某刻下,在做什麼樣的事情?或者是身邊有什麼人?或者是有哪些朋友…?」很難想起來吧!?因為腦子就像沉陷在泥沼裡,黏稠到難以搬動的感覺,如果硬是想去攪和它,就像是要拔開那堵塞已久的栓塞,把裡面情緒宣洩得到處都是,於是每種感覺都似是而非了。

所以,很少有人會主動去找那個栓塞的,何況,用不著自找麻煩吧;但是呢,可能我是地球人的原因,再怎麼刻意的去迴避,總是有些事情會找上自己的;「例如什麼呢?」像是每個季節交替時,圍繞在身邊的感覺、無意間聽到某些人在交談內容上的巧合、街道飄來的香味、路邊的人出現了熟悉的身影…;一切的一切,好像是那麼的真實卻無法觸摸的到,但腦子卻是清醒,而且背後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推著的樣子,催促著自己找出一些答案;不去做的話,心好像被什麼握住般,糾結地難以喘息。

之後,就會踏上一些新的旅程了;往往身邊的人們不注意的小細節,會發現自己是多麼在乎,會尋找原因,會找曾經碰觸過的朋友,會認真的去交談,會想找一個人能住在自己的心裡好好的擁抱…,所有的努力,像是一種贖罪之旅;但有解答嗎?畢竟,你所在乎的,是旁人怎麼去看你的阿,這樣真的是答案嗎?

再多的印證,只是讓自己曾經錄下的影像,能夠隨時的播放,雖然能夠去回憶是很美的,有些感覺也是這樣慢慢的溫醇起來;但如果總是背負些什麼,讓自己無法原諒自己的背影,那麼再多美麗也終究會成為醜陋的。

如果可以的話,給對方多一點灑脫、多一點善良、多一點包容、多一點寬闊的空間、多很多愛…;然後多確認自己一點,多給一點交代,多努力一些…;這樣就可以了。(所以說要當好人是嗎?笑。)

我很喜歡Donna的這首歌:「I Could Be The One」,還有,聽這首歌很適合看村上的「ダンス.ダンス.ダンス」。





Joseph Lin is writer/editor for Lin`s blog & can be reached at http://www.wretch.cc/blog/inribosome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音樂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