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140410Have Blandness Without Burden.

有時候,溫柔是種無法沉受的痛,倒不如,有點自己的個性、想法、做法,對於四周的一切不造成負擔,才有資格去談它吧…;於是,人們認為,即使心中是再怎麼願意的去愛週邊的每一切,仍然存在著無法抹去的前提條件,在這之前,必須先衡量自己的能力;在前幾年,會認為這種想法很奇怪,總是覺得太勢利了,讓人們之間無法真誠的信任著,但是最近似乎了解了另一種涵義;這是為什麼呢?

以前國中的時候和母親去菜市場買菜,路上看到了一個身材還算壯碩的青年人躺在地上行乞,走近一看,發現到他的一隻腳的腳掌原來是萎縮的,另外一隻腳則是沒有腳掌的;母親看到了以後給他了100元;之後,到了熟識買菜的老闆那,老闆說:「太太,為什麼要給他呢?他其實有人在照顧阿,有時候行乞完還看到他會坐車回去哦,你被騙嚕。」媽媽沒說什麼,只是默默的笑笑;我也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母親沒反駁?之後到了一家製麵店,媽媽照舊不說話的用手比了三的意思,然後老闆熟練的包了三十元的麵給了媽媽,在那之前,我一直以為老闆和媽媽是舊識,所以能夠用這種方式買麵;回家的路上,媽媽說:「剛剛那家麵店的老闆和老闆娘,是耳朵聽不見,也無法說話的人呢;但是呢,他們一直很慶幸的有一雙手,每天努力也感激地在那家七坪大的製麵場工作著;剛剛看到的那一位身材壯碩的男子,如果他雙腳健全的話,現在的他應該是有自己的能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能有女朋友了,有自己的車子房子了;但今天會這樣,也不是出自於他本身的意願,路上的人願意幫上一點點忙的,也是希望他能夠在一點一滴的愛心之下,之後走出自己適合的路。」

那時候的我,實在有夠愚鈍的,完全沒聽出來這段話背後真正的涵義,單純的認為人就是要在朋友有難的時候,不顧一切的幫上忙。

因為我忽略了,在受與施之間的平衡是多麼的重要;因為聾啞,但麵店老闆和老闆娘認為他們沒失去最為珍貴的雙手雙腳,胼手胼足的為了生計和雙方的未來在打算,也許小毛小利的生活過的並不富庶,但是心中的充實感卻是旁人覺得十分耀眼的;相較於他們,失去原本雙腳行動能力的青年人,在那時的社會福利尚在起步的12年前,靠的就是在地人的互相關懷,在累積了一點一滴的心意後,幫助他找到自己的路。

「那麼,那位青年人後來怎樣了?」因為花蓮是個小地方,附近的人們都十分的熟識,也因此的很快有警察和民代出面協助,安置到了慈濟那方面去照顧;後來呢,他也找到了出路,成為了一個義工。

所以,溫柔是要用在真正能幫忙到的地方,當收下身邊願意幫你的親友好意時;將那份心意存在心裡呵護著,用自己健全的身體努力著;有一天,看到需要幫助的人,才能夠在擁有同理心的情況下倘然的協助;不然,一切都是謬談不是嗎?

輕如鴻毛之暖意,溫柔如是解、如是乎。






Joseph Lin is writer/editor for Lin`s blog & can be reached at http://www.wretch.cc/blog/inribosome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音樂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