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40230聖瑪利亞大教堂

佛羅倫薩聖瑪利亞大教堂是由菲利波·布魯內萊斯基設計的,教堂的穹頂結構作為一種設計形式,幾乎風靡文藝復興時期興建的所有教堂。其靈感來自古羅馬,造型承襲雄偉莊嚴的萬神殿。然而它們又有顯著的區別。 建於1499年的聖瑪利亞大教堂位於盧加諾主街ViaNassa盡頭,毫不起眼的外觀,裡面卻珍藏著全瑞士最大幅文藝復興時期的壁畫—基督受難圖(Passion of Christ),而這幅壁畫的作者盧伊尼(Bernardino Luini)正是達文西的得意門生,他於1529年完成這幅筆觸細膩的壁畫。 聖瑪利亞修道院:拜占庭的建築 拜占庭原是古希臘與羅馬的殖民城市。其建築按國家發展可分為三個階段: 一、前期:即興盛時期(4-6世紀),主要是按古羅馬城的樣子來建設君士坦丁堡。在6世紀出現了規模宏大的以一個穹隆為中心聖索菲亞大教堂。 二、中期:(7-12世紀),由於外敵相繼入侵,國土縮小,建築減少,規模也大不如前。其特點是佔地少而向高發展,中央大穹隆沒有了,改為幾個小穹隆群,並著重於裝飾,如威尼斯的聖馬可教堂。 三、後期:(13-15世紀),十字軍的數次東征使拜年占庭帝國大受損失。這時建築既不多,也沒有什麼新創造,後來在土耳其入主後大多破損無存。

(繼續閱讀)

201205042252愛我你怕了嗎?

愛到痛了,痛到哭了,於是選擇了放手。放手是一種無奈的絕望,痛徹心扉。  當曾經珍愛的生命的人即將相逢陌路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曾經以為的天長地久,其實不過是萍水相逢。曾經以為可以這樣牽著手一路走下去,可是放手了才明白,一切只是兩條平行線偶然的相交,當一切都煙消雲散,平行的依舊平行,即使相隔不遠,也已是人各天涯。勇敢的代價是自己先放下,承認失敗,接受無奈,輕輕地歎一口氣,祝福他今後幸福快樂,從此心若止水,難起波瀾。蜷縮在角落,等待著傷口平復,體會著敢愛敢恨敢失去的灑脫。幸福的感覺也許只能剎那,剎那過後,是一個人的精彩。放手後的日子,總是落落寡歡,會莫名地為了一首歌、一部戲、甚或是一句話而淚流滿面,總覺得天是黑的,雲是灰的,總覺得失去了生活的意義。可是,朋友告訴我:你什麼都沒有失去,你只是回到了認識他以前的日子。我釋然,就像煙花不可能永遠掛在天際,只要曾經燦爛過,又何必執著於沒有煙花的日子?我們都是平凡的紅塵男女,掙不出愛恨糾纏的情網,逃不過愛與被愛的漩渦。心碎神傷後,是漫無止境的寂寞。寂寞嗎?或許吧。但是細細體味寂寞後的瀟灑,想想除他以外的快樂,想想再也不用為了猜測他的心思而絞盡腦汁,會不會輕舒一口氣,感覺輕鬆一點?是真的放開了吧?可以平靜的面對他和她,縱然心裡有種隱隱的說不出的酸楚,可是我不再落淚,哭泣是因為一個人的記憶在心裡,無論怎樣也不肯散去。我曾經一遍遍地聽姜育恆的那首《愛我你怕了嗎?》,那是他最愛的一首歌:“愛我你怕了嗎,眼淚你忘了嗎?心在等雨在下,熱淚已到臉頰;愛我你怕了嗎,心莫非死了嗎?再一步,也不過是懸崖。”我一次次的問自己:“愛你我怕了嗎?”答案是肯定的,怕了,我是真的怕了。千瘡百孔的心脆弱的再也經不起痛入骨髓的折磨,於是放了他,也放自己一條生路,把他凝結成一幅畫,深深地刻在腦海裡,看著,想著,可是不會再做畫中人。置身畫外,才能更好地欣賞畫的美麗,不是嗎?用力地握握手,真誠地說一聲:“再見,珍重!”轉過頭,灑脫地走掉,讓背影深深地烙刻在他的腦海裡。當你能夠用釋然的心態去回憶你們曾經的點點,你就可以體會到放手後的美麗。上帝讓我在錯誤的時間遇見了你,我哭了;但是,上帝是公平的他讓我在正確的時間離開了你,你會哭嗎?

(繼續閱讀)

201204302205回老家

這次回老家,是出於五一要陪女兒外出參加拉丁舞比賽的考慮,不得不提前。與妻子商量好後,我利用中午休息的時間,拿著食用油和煙趕回了老家。老家的門開著,父親聽到車響,趕緊出來迎接。“哎呀,拿這些幹嘛!”見我提著節日禮品,父親興奮中夾雜著埋怨。我認真解釋:五一節,我們不能回老家看望雙親,帶點小禮品,表示一份孝道。再則,要栽秧了,小禮品也能派上用場。父親古銅的臉上有了笑意。他以為:兒子回來看望,不需要拿什麼錢和物,也會覺得欣慰。現在,東西都拿回來了,就由著兒子吧!走進土瓦結構的廚房,母親停下手中的活兒,過來與我打招呼。眼前的母親穿著陳舊的衣褲,皮膚黝黑,臉上皺紋密佈,手裡還拿著火鉗。母親說:剛吃完午飯,正在燒水準備洗碗呢!叫我坐,用抹布抹板凳,母親忙乎起來,似在歡迎貴賓。父親也是,找茶葉,倒開水,叫我喝茶,忙得不亦樂乎。“用不著這樣,一家人還客什麼氣,隨便點好!”似乎受不了如此禮遇,我善意地提醒雙親。遲疑片刻後,雙親點頭贊成我的看法。於是,我的心變得親近起來:是啊,既然是骨肉親情,血濃於水,還拘謹、客套什麼,多些隨和,多些自然,不是更能讓親情和關愛溢於言表嗎?!揭開茶盅蓋,茶香撲鼻而來,只任嗅覺盡情地瀟灑。喝下茶水,解渴不說,還沁人心脾,爽了靈魂。父親說:這是清明茶,母親自己在家裡炒制的,很費精力。我聽著父親的介紹,邊品茶香,邊看在一旁當忠實聽眾的母親,心裡陡地哽噎起來,很不是滋味:是啊,母親靠著勤勞的雙手採回鮮嫩的茶葉,或背到十里外的鄉茶廠售賣,掙些錢來彌補家用,或在家用大鍋炒茶來送人,以融洽關係,打通關節,或炒來自家吃,犒勞喝茶成癮的父親。父親是個勤快人,靠著手藝掙苦力錢,供我們讀書,把我們拉扯大,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時過境遷,歲月不饒人。雙親老了,體力不如先前,幹活不如先前,走路不如先前,可他們腰板卻硬朗,精神卻矍鑠,心態卻樂觀,決心把勞動人民的本色堅持到底。是啊,兒子們都在外工作,都有本難念的經。能夠回來團聚,說說話,拉拉家常,回憶回憶昔日往事,已算是莫大的欣慰了。我們當兒子的總以這樣那樣的理由,很少回老家,在孝道上做得不夠,不能不說是遺憾和懊悔。可是,雙親能夠理解兒子們,支持兒子們,已是夠我們感動的了……時間不早了,下午還要到村上開個會。我收回飄飛的思緒,說明情況,告別雙親。&ldquo

(繼續閱讀)

201204230643心情隨記

人生有很多事都是注定的吧。我記得他三爸曾經說“有些人從來不說分手、可說一次就真的分了。有的人總是鬧著分手、卻怎麼也分不了。”所幸我和他是屬於後者的。現在離畢業越來越近了、社會的壓力我感覺越來越明顯了。我很努力地想記住學過的每一個軟件、卻發現我總是混淆它們的快捷鍵。我甚至會因為害怕在考證的時候緊張到大腦短路而懼怕電腦屏幕。有時候會覺得未來很渺茫、不知道該怎麼選擇。也許到時也不會有自己選擇的機會吧。反正、我很緊張、很壓力。都說學生會應該是和社會最為相近的體繫了、不知道社會是不是真的如此腐敗和不堪。總是覺得太陽被烏雲遮住了、學習的壓力、工作的壓抑,我有一大堆的問題想要討教。那麼多歌詞寫到過長大的不好,小時候我還抱著可以穿媽媽高跟鞋的單純想法渴望長大。現在長大了、就退縮了。可能是我真的還不夠成熟、但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真的不想這樣努力的讓自己變成熟。我依然有很多奇怪的想法和判斷,也許這是我僅剩的“小時候”了。最近總是懷念小時候、真的、我找不到一個詞來形容我觸及它時的感覺、也許比初戀還要美好。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