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250711這一天,我們擁抱幸福




這一天,幾個數十年不見的老朋友,由於網上相聚的因緣,最後發起了小型校友會,風塵僕僕回到故鄉,來到撫育我們成長的母校舊址──獅頭山遊客中心,足踩六寮步道、大斷崖……,許多記憶像小河迤迤邐邐,流過了我們心靈深處。

初冬的山林曠野,銀白的芒花依然在風中搖曳,如今呈現在我們眼前,是迷人的浪漫景致。「小時候,哪懂得欣賞?只知道上美勞課時,拿著鐮刀和繩子割芒花,」阿嬌起了個頭,大家開始你一言我一句:「拿回學校,張老師就教大家做掃把,以後拿來打掃操場或教室。」「這麼小小年紀鑽進芒草叢裡,現在想想,有點兒恐怖!」

雖是初冬時節,歇心茶樓的油桐樹下,依然可見到稀稀落落,俗稱「五月雪」的油桐花。阿夢說起昔日,每天山上來山間去,遍踩滿地的油桐花,絲毫不知桐花之美!長大後這些年,每到五月雪紛飛,盡是大篇幅報導賞桐路線或美景。仔細端詳看似熟悉的油桐花,別是一番滋味。

阿嬌踢著地上的一顆油桐籽,問我:「你還記得以前撿過油桐籽嗎?」怎麼不記得呢?樹上綠色的的油桐籽,成熟掉落時,顏色會慢慢轉黑。我們常常鑽進滿是雜草的樹叢裡,在油桐樹的四周尋寶,撿起一顆顆黑色果實,再用起子等工具,將外殼硬生生剝開;取出裡頭的油桐籽,放在艷陽下曝晒,晒乾後才能變賣。如此繁複的程序,能換得幾個錢?老實說,當時我們根本不會去想,只要有代價就很開心了。      

「那時候,不只撿油桐籽,下雨天也撿蝸牛,或者上山採茶樹籽、狗尾草……,只要能換得幾個小錢,都會去賺啦!」這些現代人聽不懂的語言,或者,聽後也無從想像的陳年舊事,只有在這一群共同經歷過的人身上,得到了共鳴與迴響。

是的,只要能賺個小錢,我們都會去嘗試,包括幫人家採茶,或扛木材。上山砍柴扛回家,是自家燒柴用,那是沒錢領的!另有一種「燒木炭」的行業,是把樹木燒成炭,再將木炭整裝賣給盤商,而砍伐後的樹木必須雇人將它扛到燒窯處,體積小的樹木便要雇用這些小人兒,於是給了我們賺外快的機會,一點也不以為苦。








這一天,舊地重遊的成員,阿嬌、阿夢我們三個同班,shyjau小我們一屆,至於堂妹惠子,我六年級時她才是小一生。大夥兒津津樂道搬泥沙填操場的往事,那時候我們幾乎全校總動員,走到一段距離的八仙橋採沙,兩人一組,合拿一個畚箕,流著汗水抬泥沙回學校。

惠子一臉茫然:「有嗎?我怎麼沒印象?」我們異口同聲:「妳是低年級,所以不用勞動服務啦!」「哎呀,差個幾歲就差那麼多哦!」惠子恍然大悟,笑容燦爛無比。其實,當時我們一路上說說又笑笑,感覺很快樂,從不認為辛苦,現在回憶起來,更是甜蜜得很。

為人師表的shyjau,果然是老師特質,一路如數家珍,說了不少童年玩伴的生命故事,發生當時都上社會版新聞,這一天,我們才知道,故事主角原來是我們熟悉的人。聽了這些令人唏噓的心酸故事,每個人都覺得,能活著很幸福。

童年的記憶,像首美麗的詩篇,怎麼讀也不厭倦。因著網路的便捷,闊別數十年的兒時玩伴,再度搭起友誼的橋梁,也有了這麼一次重遊舊地的機會。這一天,讓我們平日忙碌的生活停下腳步,回顧走過的痕跡,擁抱著滿滿的幸福,更活力充沛地向前走!


                      (從本張以下照片都是柿子樹) 

 


















註:
本文照片都是當天拍攝,可惜相機後來沒電,漏掉一些精采鏡頭。
惠子只有省掉學校勞動服務,其他如撿蝸牛、挖桐子、扛樹材......一樣也不少

 

 

   【延伸閱讀】

【新竹】歇心茶樓,油桐花
【新竹】停格5/15,藤坪步道油桐花


掙小錢的童年
下雨,真好!
白布鞋,露出眼睛

想念~遠山杜鵑花
夢回獅頭山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上班看數字的工作人,

鍾愛閱讀、寫作,喜歡

賞花、攝影,樂於成長和分享。



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心遠了,不隨外物所影響,專注當下,

於是,聽得見鳥語、看得見花美,遇見了幸福

……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我的第一本書
開啟另一片窗
榮譽榜

第一屆台灣文學部落格獎
教育&勵志好站
親朋好友的家
各路高手
水珠兒另一新窩(udn)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那一刻敲響無名鐘:2007/02/08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音樂聆賞
聽見西藏~天籟絶響~邱常梵

線上人數
web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