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探討 @ 河道:生命的歷程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心靈見聞
  • 公益 / 分享
  • 個人首頁 / 文章分類 /生命探討

    對於純真的孩子而言,「死亡是什麼呢?」為什麼疼愛自己的親人不見了呢?你會選擇避而不談,讓親人的離去變成了家庭裡的秘密,還是選擇與孩子聊聊、分享彼此心中的感覺…


    出生像是一個起點,而死亡是最後的終點,了解生、接受死,讓生命成為一個「圓」。愛長照整理了10本繪本,可以隨時與孩子們一起閱讀,聊聊為什麼生命有消逝的一天,而在悲傷淡去之後,愛依舊會長存。

    (繼續閱讀)

    2015年6月27日八仙塵爆事故的發生,改變了許多正值青春年華的人生。

    腦海裡迴旋著那時的畫面,那一天是晚間十點多,醫院接到大量傷患通知,加護病房的空床全是這些遭受火紋的孩子,每個人身上的皮膚脆弱的像紙片般,一層層剝落了下來,醫院也緊急召回人力來應對這煉獄般的慘況。

    每個送進來加護病房的傷患,醫護人員們同心協力替每位患者插管、置放中心靜脈導管、尿管、動脈導管等管路。但無論我們再怎麼快速執行,當下有限的醫護人員及不斷湧入加護病房的傷患,尖叫哀嚎聲四起,那時候,真的真的想跟傷患們一同哭喊……

    (繼續閱讀)

    由於一位格友的來訪,引發我將這些歷程寫下來,以提供目前仍陷在憂鬱的朋友們做為參考。

    八年前憂鬱時,我有法鼓山基金會一群要好的同事陪伴,所以法鼓山推出「你可以不必自殺」公益網,我應該參與才對,也是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很感謝我有很多非常善良的好朋友,也感恩菩薩在我身邊安排了很多有智慧的人生導師。(名字寫在我心裡,在此就不一一道出)

    我的人生遭遇很多創傷,以前的我從不面對它們,只是一味追求表相的完美。投身宗教、甚至差一點出家,其實是不想解決自己的問題,也因為太多問題、很難解決。

    直到我開始懷疑人生的意義,我的憂鬱症被診斷為中度至重度,常有自殺的念頭,有二次非常強烈想自殺,但又有另外一股求生的意志力在衝撞我,是那不願認輸、不肯認命的勇氣,讓我繼續活下來。有好幾年,我非常辛苦的活著。

    (繼續閱讀)

    有一天,這位女病患突然大哭了起來,她哭的很大聲,哭的很傷心,我的學姐不知道怎麼了,趕緊的去撫慰她,以為她有不舒服或發生什麼事。

    結果這位年紀很輕的女病人在學姐的安慰和輕聲關懷下,邊抽噎邊眼淚地說:「我不要死,我要活下來!」

    你知道嗎?這世界有多少人遇到了很大的挫折和困難,他們都勇敢的接受和面對,他們排除萬難的想要活下來,可是卻有一些人遇到一點困難就自我了結。形成強烈的對比。

    (繼續閱讀)

    要開始整理遺物了。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放在書架上像盤子般的獎牌。拿起獎牌一看,上面刻的字令人訝異,原來亡者是首爾大學牙醫學院第一名畢業的準牙醫。書架上豎著密密麻麻的醫學書籍,書桌與房間地板也都堆滿了書。我們打開其中一本貼滿便利貼的書,看到裡面到處都有用螢光筆畫的重點,還有用芝麻般大小的英文字抄滿的筆記。那一刻馬上可以想像得到,亡者在念牙醫系的期間有多麼用功。
      
    看起來他一直非常認真用功。他所念的科系是成績列在前 1% 的學生才有機會進入的志願,想必從進小學之後,學生時期都努力維持著最好的成績。
      
    這位進入大學窄門科系、到畢業為止都考第一名的秀才中之秀才,現在已經是一名牙科醫師,但是這樣人人稱羨、大可以好好活著的年輕人,為什麼會自行結束生命?

    (繼續閱讀)

    假設我的錶故障了,於是我把它拿到鐘錶店修理。為了清潔與修復我的錶,鐘錶店老闆把錶拆開,去除齒輪上的鐵鏽(現在的錶裡面還有齒輪嗎?假設這是一具老舊的懷錶)。他清潔了所有的零件,一一擦亮之後再重新組裝起來。一個星期後,我回到鐘錶店問道:「我的錶呢?」他把修好的錶交還給我。就這樣,一切看來都沒有問題。

    不過,假設我對鐘錶店老闆說:「等一下,你這傢伙。別想騙我。這不是我的錶。這個錶所有的零件雖然都和我的錶相同,而且排列方式也完全一樣,但這不是我的錶。」這麼說顯然不對。相反的,我認為在這個例子裡,正確的說法應該是說那個錶的確是我的錶(當然,我的錶被拆開來了一段時間。說不定,我們應該說我的錶在那段時間不存在。不過,所幸它終究還是重新組裝了起來。而既然重新組裝了起來,那個錶就還是我的錶)。

    (繼續閱讀)

    我們將會討論死亡的本質所引發的哲學問題,例如,人死的時候會怎麼樣?不過,要談到這個問題之前,必須先思考這個問題:我們是什麼?人是什麼樣的個體?說得更確切一點,我們到底有沒有靈魂?

    本書提到的「靈魂」乃是哲學上的術語。我所謂的「靈魂」,指的是一種無形的東西,一種與肉體不同的東西。所以,本書將提出的問題是:我們是不是擁有無形的靈魂,一種會在肉體死亡後繼續存在的東西?如果沒有的話,那麼這對於死亡的本質帶有什麼意義?死亡的時候會怎麼樣?

    (繼續閱讀)

    跟安德烈說一個好友的故事。好友很愛他母親,母親死後,他就把骨灰長年放在一個美麗的盒子裡,擺在書房。每次搬家就先搬盒子。有一次半夜裡來了小偷,早上醒來,盒子不見了。

    「你要不要把我的骨灰也放在你書房,擺書架上?」我問安德烈。

    我們在緬甸茵萊湖畔一個旅店裡,兩張古典大床,罩著白色紗帳,外面雨落個不停,我們在各自的帳內,好像國王在享受城堡。他趴在床上看電子書。

    (繼續閱讀)

    死亡,是不可說的秘密或文化禁忌嗎?面對親人即將離世前的這一段路,如果因為不敢說實話而無法好好道別,死者與生者會不會留有遺憾?

    為了補足本土生命教育遺落的記憶,高雄的張啟華文化藝術基金會透過繪本故事比賽,把面對死亡的生命教育轉化成一件件充滿情境渲染力的繪本故事,藉由故事的陪伴和學習,呈現生命的溫度與深度。

    (繼續閱讀)

    上週學校上課的主題是「生命的逃學者─探討自殺現象與問題」。我和學生們在學校教學網頁上熱烈討論是否曾經有過自殺念頭,人為什麼會有自殺想法,家人想自殺又該怎麼辦?同學們很熱烈的參與討論,也引來校內其他系所同學的關注和參與。

    (繼續閱讀)

    談完一般的死亡觀念後,接著我和台下的長輩們談到「現代善終觀念」。我告訴台下百位專心聆聽的老人家們,我們的老祖宗說,「既壽且富,耄耋之年,壽終正寢」就是最好的善終了。也就是從前的人認為:活得很久,還要富有,生命最後,在子孫的環伺陪伴下,死在自己家中的正廳,就是最有福份、最美好的人生ending了。換句話說,傳統的「善終」觀念,認為死得其所,死得不痛苦,最好是自然老死,就是最好的善終(意即「好死」)。

    (繼續閱讀)

    前幾日應邀到台中市政府演講,題目是「身後事,我做『囑』」,和上百位銀髮老長輩一起談這個題目,對我來說,真是很難忘的經驗

    想到要談這個題目,對象又是老人家,說實在的,真是一個稍有難度的挑戰。我想了好幾天,決定用感性又微婉的方式來談生死觀念、身後事、殯葬自主和預立遺囑。

    那一天,台下坐著滿滿超過一百位的老人家,每位都以專注又認真的眼神看著我,看著每一位專注的眼神,我很好奇,這些老人家對生死觀念不知抱持何種看法?他們平日忌諱談死亡嗎?在來聽演講之前,他們曾和家人談過死亡和身後事嗎?他們自己對死亡又是什麼樣的看法?

    (繼續閱讀)

    昨天你帶著悲傷與困惑的心情來找我,即使在你父親去世的兩年之後,對生命你仍然存在許多的不解。由於父親的過世,讓母親獨自背負沉重的家計,也讓你必須更加獨立。

    (繼續閱讀)

    記得某天小夜,來了一個病情極度不穩定的病人,看起來是個40幾歲的青壯年,當我看到他時,他已經是整個氣管內管充滿血水,正靠著胸外按摩器不斷的「乓噗、乓噗」和強心劑及呼吸器維持他的心跳和呼吸,他,離死亡很接近...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