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河道:生命的歷程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心靈見聞
  • 公益 / 分享
  • 個人首頁 / 文章分類 /未分類

    阿助伯原本還睡眼惺忪,在知道我們是安寧病房來看他的醫護人員時,立即展露招牌的咪咪笑眼,親切地向我們揮手打招呼,看到阿伯依舊活力十足的樣子,我們知道症狀都受到控制而放心不少,在與女兒約定下次訪視時間後,便與醫師準備離開,前往下一家訪視。

    看到我們要走,阿助伯皺了皺眉頭用台語跟我們說:「開完刀後攏未使走路,甘ㄟ凍轉去病院復健,練習落床行路?」阿助伯提出復健要求。

    我在口罩後偷偷地深吸一口氣,狐疑地與醫師互看一眼,示意著:「阿伯不知道自己的狀況嗎?」

    (繼續閱讀)

     一 我是她的男人和情人的私生女。我8歲那年,被我的媽媽扔在她家門口。這個生了我的女人說,你若跟著我,只有死路一條。你爸爸死了,我連自己都養活不了。

    (繼續閱讀)

    201005171029 窗外

    父親五十五歲從省公路局退休後,就一直未再就業,那段漫長歲月中,父親有了一個新的興趣,對投入信箱的一大堆廣告,除了仔細閱讀,有時還會蒐集剪貼。如果收件人是他時,則如獲至寶,喜形於色,看得津津有味;有時,還會跟對方聯絡,我真擔心他被詐騙

    (繼續閱讀)

    一個人要想獲得成功究竟有沒有秘訣呢?答案是肯定的,成功確實有秘訣。但是,卻很少有人能夠真正領悟這些成功秘訣。如果你想擁有成功的人生,請讀一讀下面這十則勵志故事吧,希望你能真正領悟其中隱含的成功秘訣。

    (繼續閱讀)

    果然,才剛坐下,他便露出一付十分不耐,隨時候教的模樣,對所有詢問幾乎不作回答,他的母親見狀則在一旁忙著代為答應。

    (繼續閱讀)

    她,從小就想當一個表演者,在舞台上把歡樂帶給大家。

    然而,上天卻開了一個大玩笑,在16歲的那一年,她失去了原本要登上舞台的一條腿。

    (繼續閱讀)

    把愛傳出去的小魚乾媽媽
    「我不認為自己有做什麼了不起的事,我身邊的人都在不停地把愛分享給我,讓我覺得很幸福,快讓大家的愛淹沒了」小余媽笑著說。小余雖然不在了,但小余媽說,「小余一點也不可憐,她也是強者,可以為這個社會做很多事。」
    【文.採訪/黃瀚瑩】

    (繼續閱讀)

    我不是第一次看這個故事,然而春節間有機會再次閱讀,可能是應時應景之故(今年對許多人來說,真的是不好過),覺得特別溫暖、深刻...

    (繼續閱讀)

    老來女﹐這一直是我與爸爸之間的關係。
    走在路上﹐要捥著爸爸﹐同時忍受路人異樣的眼光﹐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我那時﹐就是把爸爸抓得牢牢的﹐管他人的訝異﹐表面上是怕他走不穩跌倒﹐心裡下是暗暗跟死神宣戰﹕就不讓你把爸爸帶走。

    (繼續閱讀)

    這是第十二個沒有「你」的父親節,

    雖然已經過了這麼久,

    一想「你」,雙眼依舊迷矇…。

    (繼續閱讀)

    當我十七歲時,我讀到一則格言,「把每一天都當成生命中的最後一天,你就會輕鬆自在。(If you live each day as if it was your last, someday you'll most certainly be right)」

    (繼續閱讀)

    那時我才剛邁入三十歲,然後我被解僱了。

    我怎麼會被自己創辦的公司給解僱了?

    (繼續閱讀)

    Apple, Pixar 總裁 Steve Jobs 給Stanford 畢業生的演講

    我從來沒從大學畢業過,說實話,這是我離大學畢業最近的一刻。

    今天,我只說三個故事,不談大道理,三個故事就好。

    第一個故事,是關於人生中的點點滴滴如何串連在一起...

    (繼續閱讀)

    〔勇士並非刀槍不入,而是能克服心中的恐懼〕

    每個人心中都有恐懼

    小時候,我最怕上台

    總覺得對很多人演講很可怕

    (繼續閱讀)

    然後出走躲去金瓜石的寬寓,那個美麗的小民宿,有個可愛的小廚房,

    (繼續閱讀)

    或許感情是一個很大的導火線,但在這段時間,我仔細的梳理一切,
    勇敢去愛的確換得受傷很重,不過這絕對都是自己造成的,
    一切的貪、瞋、痴,都是執念所造成,我、我、我怎麼能夠去埋怨誰呢?
    反而我很感謝有這樣發生,

    第一個轉涙點是我找到了一個有專業認證的催眠師--程旭,

    (繼續閱讀)

    當時,我沒有甚麼可以依靠,只能依賴藥物。所以我的抗憂鬱及抗焦慮劑吃得越來越重,兩三年後,吃再多的藥還是憂鬱,而且我的腦筋變鈍了,長期無法工作、經濟狀況不佳,偏偏被人騙去亂刷卡。

    我有一次焦慮到恐慌,後來找程旭老師催眠,剛開始我滿懷敵意,對人毫不客氣。第一次催眠時,我的眼淚狂洩,但是內心不會悲傷,不像在醫院做療程,幾乎都感覺痛苦到谷底。雖說是催眠,但是沒有睡著......

    (繼續閱讀)

    我說了好多話,好多好多好多話,無奈到了極點的話,悲傷無力孤單徬徨的話。

    是的,我的靈魂真的很孤單,因為從來沒有人懂,他孤單得那麼明顯!卻被層層面具覆蓋,所以沒有人看得見真正的我,也沒有人能瞭解真正的我。

    程老師之後請我到一個房間裡面,我坐在搖椅上,他要我盯著他的手,因為他要正式對我展開催眠。

    我看著他的手......

    (繼續閱讀)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也忘了已經持續了多久?我始終不敢靠人太近,也不敢看著任何人的眼睛。如果有人在我的身邊,我就會全身緊繃,縮在一旁,帶著許多不安和焦躁,只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

    今天我終於去催眠了,鼓起最大的勇氣,撥了電話給老師,又鼓起最大的勇氣,單獨前去。

    程旭老師的催眠中心並不難找,一路上我感覺著自己的緊張,在開門之後,穿著一身黑.....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