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腳迴旋:用熱情在生命中探索 @ 河道:生命的歷程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心靈見聞
  • 公益 / 分享
  • 200903132004單腳迴旋:用熱情在生命中探索
    〈生活大師〉 林睦卿 專訪

    單腳迴旋:用熱情在生命中探索



    林睦卿(左)與他的朋友王蜀蕎(右)

    林睦卿 單腳跳舞

    林睦卿 單腳跳舞 單腳攀岩 

    「人生能有一個方向,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同時還可以帶給大家歡樂,我覺得這就是我最想做的事。我希望有我在的地方,大家都能非常的快樂。」這是林睦卿的願望。她,從小就想當一個表演者,在舞台上把歡樂帶給大家。

    然而,上天卻開了一個大玩笑,在16歲的那一年,她失去了原本要登上舞台的一條腿。

    永不變的守候
    國中的年紀,睦卿和一般的孩子一樣,都希望能因為運動而長高,哪知原本球場上簡單的運動傷害,卻成了人人聞之色變的癌症。從中醫推拿,到青草藥店喝青草汁,甚至家裡還花了很多錢修風水,睦卿腿部一個小棒球般的腫瘤,最後竟然腫得像大冬瓜一樣。儘管各大醫院的醫師都確定那是個惡性腫瘤,一定得截肢,但是林爸爸一直都不願相信,因為他捨不得女兒那麼年輕,長得漂漂亮亮的,卻少了一條腿;他怕女兒的終生幸福,就會像這條被截肢的腿般,給截斷了。

    「為了要活著,真的沒辦法!」睦卿回憶起自己接受化療,體重只剩下25公斤的情形,和當她知道必須把整條腿給鋸掉時,心中有多麼的沮喪、失望以及生氣。特別是生氣,她總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平凡的國中生,沒有蹺家、抽煙,也沒有做壞事,為什麼,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際遇和下場?但是為了要活下去,還是得不斷嘗試各種治療的方法,而那種痛苦卻是沒有經歷過的人難以想像的。

    「人生了病就會這樣,就是會有那種痛苦,讓人喪失心志,讓人最堅韌、最堅強的部分都給磨光了。」面對病痛,當時她的念頭就是「放棄,截肢算了!」但是爸爸都一直抱持著希望。只要聽說哪裡有什麼偏方,他就馬上去找,常常一早坐火車從台北出發,到竹東、南投,深夜再坐回來。這樣鍥而不捨的追求,花了很多時間,也花了很多錢。然而就是爸爸這樣不捨的
    ,也成為了她在經歷截肢的痛苦與害怕中,心中最重要的支柱。

    不願相信的不存在
    當手術完成,睦卿清醒過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用完整的右腳去碰了碰左腳,當她發現它真的沒有了,不禁嚎啕大哭起來。「我沒有腳了,怎麼辦?我的生活要怎麼過下去?」她腦海中只能不斷浮現這樣的畫面。

    所以她高中畢了業,花樣年華的女孩子,唯一的心態就只是自卑。每次走在街上,空著的一隻腳,她怕別人的眼光,所以把它隱藏了起來。裝起了義肢,自己還不斷告訴自己說「我和別人是一樣的」,她說,或許在潛意識中一直覺得自己還是個四肢健全的人,不願意接受少了一條腿的事實。而這種無法真實面對自我的情形,一直持續到她接觸了團體,加入了弦月舞集才真正有所轉變。

    久違了,自我肯定
    加入了團體是睦卿生命的另一起點,也是另一扇被開啟的窗。在團體中,同樣身障的朋友聚在一起,除了舞蹈之外,還不時會有經驗的分享,不管是工作、家庭,還是感情,讓她對自己際遇的不平有了宣洩的出口。前輩們以過來人的身分不斷地鼓勵她:「遇到事情不要太難過,因為其他的人也發生過;遇到這些阻礙也不需太沮喪,因為這樣的際遇,人生碰到也是很正常。」

    這樣的交流,讓她對社會上以歧異眼光與價值觀對待殘障朋友的人,逐漸釋懷,不再罣礙,同時也能以更積極的角度來看待自己的身分與生活。她體認到身為一個身心障礙者,在正常人的社會中或許自己是不正常的,但是在這個身障的團體裡,看到大家共同遭遇到的困難,這些卻都是正常的。正因為角度不一樣,觀點不一樣,所以心裡的感受也就不一樣。

    「身體的殘缺只是一些外在的表相,最重要的其實是自己的內心,是不是很健康,能不能接納自己。」這樣的思考觀點已不再局限於外在形體的美貌,當她覺得自己能很踏實地接受自己的時候,對她來說別人的看法都不再有任何的影響了。

    舞台上的驚歎號
    然而,這樣的體會來得一點都不容易,重新生起的自我接納與肯定,要歸功於弦月舞集。

    剛開始在舞集中跳舞,睦卿最原初目的只是為了運動和暖身,並非表演,沒想到後來竟然爭取到上台的機會。回想起當時,舞台幕起前的那一刻,她鼓起了好大好大的勇氣把義肢拆下來,深怕必須赤裸裸地面對大家的眼光。然而隨著阿妹「站在高崗上」的輕快旋律,她單腳奮力地跳著,觀眾竟全都熱情地跟著打起了拍子,睦卿好訝異,原來觀眾可以全然接受這樣的她。不需藉由義肢來掩飾,來假裝自己是四肢健全,她心裡就像放下了一塊重石,輕鬆極了,終於可以坦然回歸最自然的自己。雖然現在她是「三缺一」,一隻腳不方便,但是對她來說,「這樣就夠了。」

    從生命深淵底反擊
    對任何事都不斷往前看的睦卿來說,生命從知道自己得到骨癌,必須截肢的那一剎那到今天能站在舞台上,就像行過死蔭之地,從鬼門關硬生生地給走了回來。「我已經把自己看到極限了」,再回到這個世界,能做什麼樣的事情,要做什麼樣的事,睦卿很有自己的想法。

    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睦卿不想僅局限於舞蹈,她不斷地修習與表演相關的課程,期望有一天能以更專業、更全面的形象,站在更寬廣的舞台上。不同於現下有些人對生命的消極看法,對只剩一條腿的睦卿來說,她覺得自己很幸運,對生命充滿了感激,「我覺得我還是有機會去成為我想要成為的那種人。」雖然剛截肢的時候,躺在病床上,她也曾黯然覺得自己的願望無法實現了,但是後來轉念一想,「我要做什麼,成為什麼樣的人,學習什麼樣的技術,跟我的腿一點關係都沒有。透過學習,有機會,我就可以去爭取,但是首先要先相信自己有這個能力,可以做到。」當然這當中一定有很多的掙扎是必須自己努力去克服的。

    用熱情在生命中探索
    除了表演外,睦卿的生命中還有許許許多多的熱愛,她攀岩、潛水、登高山,豐沛的生命力讓許多人常常忘了她只有一隻腳;而這些故事,也即將在3月透過新書來與大家分享,希望大家可以一起來把生命過得更充實、更精采!


    文/葉文芳◇

    http://news.epochtimes.com.tw/7/2/1/47216.htm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