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敢看人家的眼睛了~我的催眠經驗.1 @ 河道:生命的歷程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心靈見聞
  • 公益 / 分享
  • 200807221717 我終於敢看人家的眼睛了~我的催眠經驗.1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也忘了已經持續了多久?我始終不敢靠人太近,也不敢看著任何人的眼睛。如果有人在我的身邊,我就會全身緊繃,縮在一旁,帶著許多不安和焦躁,只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

    今天我終於去催眠了,鼓起最大的勇氣,撥了電話給老師,又鼓起最大的勇氣,單獨前去。

    程旭老師的催眠中心並不難找,一路上我感覺著自己的緊張,在開門之後,穿著一身黑,比想像中看起來更年輕的程老師帶著和善的微笑歡迎我。

    問了幾個關鍵性的問題(催眠的前置作業)之後,程老師要我起立站好,他要對我做催眠感應測試,確認我是否能被催眠,而被催眠的程度為何?

    他要我閉上眼睛,去聆聽我周遭的聲音,然後他指示我的身體是放鬆的,因為放鬆而有著輕微的搖晃和旋轉,而我也真的有那種感覺,他要我去保持並感受那份感覺,不必抗拒。

    接著他舉起我的右手,慢慢的將我的右手抬高至水平線,又緩緩的放下,如此來回三次之後,他放開我的右手,他告訴我,我去感受我的右手,正被緩緩的抬高,而當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很奇妙的,我的右手真的有被一股力量托起來的感覺,而且那股無形的力量非常的明顯,於是我的手不自覺的自行緩緩舉起來了!

    之後他指示我的右手緩緩的回定位,且人依然保持再放鬆平和的狀態之後,才叫我緩緩睜開眼。接著他請我坐在沙發上,開始要我敘述我的困難。其實我的內心有好多好多話想講,我巴不得把曾經跟諮詢師講述的內容可以拿來播放一遍,因為我深怕漏掉了些什麼。但是我知道沒有那麼多時間讓我一一講述,所以一開始我有些擔心也有些焦急。

    我告訴程老師,我覺得我的人生一路走來都很不順遂,於是程老師先是要我在腦海中勾勒出我認為比較美好順遂的畫面,然後將這個畫面描述出來。我說我希望跟父母的關係可以很好,可以像朋友一般聊天,可以聆聽與分享彼此的心事,我希望我的人際關係可以很順利,我希望我的工作可以和興趣結合,總之我活著能夠做我想做的事情,這樣應該就夠了!

    接著老師問我,這些東西中,我認為哪一項是最困難達到的?我思考了一下回答說,與父母的關係(尤其是母親),接著在老師的引導下,我說出了我與家裡相處的困難,我說出了很多令我很難過很受傷的過往回憶,也說出了母親讓我對她心寒絕望甚至疏離之處。

    我說我的母親曾經很成功的將我洗腦,讓我相信自己是垃圾,所以那段時間我常常覺得自己沒有活在這世界上的價值,於是我在那段時間裡,滿腦子都只有充斥著自殺念頭,程老師說,我不只在當下,就連一直到現在,我的內心深處依然深信著我自己是垃圾!

    我把自己看得很渺小,很卑微,所以我才會拼命去做許多事情,希望自己被肯定被看見。比如說想要變漂亮,要能力很強、要有成就、要如何如何....。彷彿只要拼命達到跟完成某些事情,我就會變得有價值、有人愛、值得被尊重!

    也因此我帶了太多太多的面具過生活,我相對的也一直都背負著所有的過去過現在跟將來的日子,我真的已經忘記自己原本的模樣,也忘記了生命的本質本來就是可貴的,而不是我得拼命的努力去做出什麼或表現出什麼,我的生命才有資格被愛被可貴。

    難道我沒有那些外在的條件或優勢,我就不再是我媽的女兒嗎?我就沒有資格被愛嗎?當然不是,我內心深處知道這個道理,可是我走不出來!就如同我的親生母親自己也走不出來一樣。所以她永遠都在批判自己責備自己,或者批判別人責備別人。而我也承襲了她的處事個性!

    程老師要我做一件功課,就是從今天起不准批判自己否定自己,也不去批判他人否定他人,除此之外我什麼東西都可以想。不要想說我非得找個好工作,我非得表現出什麼模樣,我非得如何如何?這些批判和要求都不可以去想,不小心想起的時候,一定要記得馬上踩煞車!

    我聽完他的話,突然覺得腦袋一片空白,因為我突然不知道自己要想什麼,也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可以想。程老師說那就對了,因為我把我的生命中所有的思考,都花在批判自己否定自己跟批判他人否定他人,如今這些一被抽掉,我就沒有什麼東西可想。

     我終於敢看人家的眼睛了~我的催眠經驗.2

    引用/摘錄:麻醬麵(我的回憶日誌) 紫絹 文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