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41921當一切虛化了,依然雲和月

青青草:第一次寫信給你,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我總覺得萬千心語,恰似春潮湧動,翻滾不已。認識你至今,也快九個月了吧。多少個靜謐的夜裡,就有多少種思念的情懷。冥冥之中,我感覺有某一種不可預知的東西,在人海茫茫之中,將你和我牽絆在一起,未了緣耶?今生緣耶?我經常會漫步在時光的邊緣,遠遠地凝視你。每當這個時刻,你定然是千百年前宛在水中央的盈盈水蓮,溫婉脫俗,清麗超塵。愛愈深,情愈切,這是每一個心中有愛的感覺。我在思念中一再重複閃現你優雅的身影,也在仰慕中不斷地回味著你所說的一言一語,直至窗外鵪鶉的鳴叫,才恍然驚醒。每當暮色四合的時分,每當天空飄著綿細的雨絲,我的思緒就懸掛在明月中空,然後對這蒼茫大地說一句千遍萬遍也不厭倦的話——我深愛你,若你在天涯,我必於海角陪伴你。你知道我最喜歡聽你說的一句話是什麼嗎?你可能一時想不起來的吧。想不起來,我就不告訴你,等到哪一天你想起來了,你再告訴我好了。記得前幾天,你問過我:你說,人的這一生究竟圖個什麼呀?我有時也很茫然。我當時這樣回答過你:一生很短暫,除了工作,愛比任何事物更重要。是的,人的這一生,愛比任何事物更重要,只要我們彼此相愛著,這一生就不枉活。不然到生命老去的時候會留下很多遺憾的。因為自己一生沒有真正跟相愛的人愛過,那就是枉活。你說過這麼一句話,很多人就那樣,也不知忙忙碌碌過去,結果除了滿堂兒孫,自己得到的卻很少。這句話讓我想起了我的祖母。我祖母是我一生最尊敬的一個普通女性,她的人生歷程代表了上輩人的愛情婚姻觀。那代人的傳統觀念,我想你也是知道的。我祖母39歲時就守寡,一直到85歲去世,再也沒有被男人愛過。那時是我最艱難的時候,所以今天我還對她懷著深深的歉意。她臨終的時候,我跪在她面前,對她說:祖母啊,你能不能再活幾年,等我們過上好日子好嗎?她迷迷糊糊地說:我也想啊!但我還是要走了。你知道嗎?那時我跑出來,在門口嚎啕大哭。即便到今天,我想起那一幕,依然會淚眼朦朧。她比我父親遲去世了好幾年。後來,我經常去山上她和父親的墳前默默地思念他們。在那裡,我可以哭一哭,釋放一下不能盡孝的無限悲哀。那裡沒有人,只有風在輕輕地吹,而我在輕輕地啜泣。人到生命的終結處,什麼也沒有。你知道嗎?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有關我祖母的人生歷程呢?除了表達我內心那種“子欲養而親不在”的無限遺憾,更重要的是要說明

(繼續閱讀)

201204301844一直在路上

想為自己找到一個心理的平衡點,可以讓這連日來愈加倦怠的心找個著落點。每每以為我就可以收攏雙翼在安穩的樹梢小憩片刻的時候,總有風自同一個方向來,迫使我再次起飛。這麼起起落落,走走停停,就快要忘了無憂的感覺。在乎的東西變得越來越多。容貌、衣著、舉止,孩提時不曾修飾的一切;越來越在意旁人的眼光,在不知不覺間側耳傾聽關於自己的一切;開始無意識地和別人比較,偶會羨慕,亦或是嫉妒,或者有小小的開心……頭髮變長了,額上的痘痘變多了,衣櫃裡曾喜歡的衣物開始往角落靠。找不出確切讓我改變的原因,也許是心智的漸而成熟,也許是週遭的潛移默化,也許是更多零碎而又龐大的原因。總覺得現在的我活得不夠純粹了,在乎了太多,然後失去了單純的快樂。曾自欺欺人,以為只要自己堅守一個“純”字,就可以一路這麼乾乾淨淨地走下去,現在想來,那時的自己畢竟天真。終究要改變,不管是主動亦或是被動。回望昨天的我,嗯,我還是我;回望過去的我,唉,我還是我嗎?有羈絆終歸是好的,說明還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我愛這些羈絆,但也被這些我所愛的羈絆所深深牽絆。沒有試圖掙脫,於我,是上蒼給予我的珍貴禮物。我願意背著它們,一直在旅途上行走。它們會變得越來越重,會讓我一次次地想遺棄,又一次次地挺直腰板,然後它們會和沿途的風景一起,透過雙眼,滲入骨髓。沉默過,在很多個夜晚。夜深人靜,這似乎是很多人在無意識間不約而同悲傷的時間。寧靜,有種特殊的力量,引著你走向心靈的最深處,勾出那些原本藏得好好的記憶。感謝寧靜,讓我面對那些最深處的記憶。我在成長,不管歡笑也好,流淚也罷,所幸一直在路上。跨 界 @ 童 話 |申維:在路上 | Lasso |央金的BLOG | 一個人的西藏 Tibet,a

(繼續閱讀)

201204230449那麼脆弱的自己,不堪一擊

昨晚超給我打電話。吃驚卻不驚奇聊了半個小時,只是閒聊。才開始覺得自己與他終是不合適的他的人生,他的思維終是我所不能瞭解的那是的分開,於他於我都是對的。毫無疑問的張開始打不通我電話,手機可以,只是我們的專線的電話怎麼都打不通朋友的一句玩笑話,說我肯定設置了拒接他生氣了,開始不停的試,還真就打不通。於是就有了晚上的爭吵終究一個詞。不信任他跟家裡人吵架不開心,去喝酒慶哥卻固執的以為是我們倆吵架。問平我們的事,她倆也清楚我們長久不了張昨晚說你要是真覺得委屈難過就直接講出來,不用忍受我。只是無論如何我是開不了口,喜歡的成分終究讓我顧慮重重吵架到一點多,又是道歉,我開始對道歉產生了抗體、對了,可以理解但是不能原諒,這句話真對中午吃飯,才發現錢包沒了,所有東西都在裡面只是想哭。所有的難過混合在一起,然後這件事給自己找了借口大哭一場,連電腦都死機關不了。哭的 一踏糊塗的給平打電話這樣脆弱的自己,讓所有的人吃驚,加上自己的鄙視。所有難過襲來,我不知所措的只知道難過。所有的事情都快點好起來把,連帶著這個脆弱的自己。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