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161915如果怕,哪就請董事長與我們這一群人面對面的針砭郵政。

不管是抗爭、或是提升。這活動當然已造成極高層的高度重視。而我也一再接到關切的電話,當然也對長官造成不必要的困擾。而我很感謝,一波波的遊說當中,他們都承認,我昰不會屈服服與退縮的。只要對的是,就一往直前。他們也知道,就算只有我一個,我還是會做。況且,現有一群真心珍惜郵政的會員在基層奔走號召中。

說客中,幾一再重複聲明同樣的立論,我現是專員,又不是窗口,也不是郵差,值得嗎?

針對極高層的說客,我很禮貌的表明我的立場,這是茶壺裡的風暴,是工會內部的信念之爭,非關公司,請勿涉入。

⋯⋯

如果怕,哪就請董事長與我們這一群人面對面的針砭郵政。

我承認,我沒當過郵差,但我幹過窗口,我在郵政打滾近30年,我深知郵政的轉換,始於人心不足的貪婪下。背棄人性。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