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41101隨風而逝的掛號啟示

 

12/12日下午,00弟兄回局作帳後,告訴阿國掛號信真可能被風吹走。阿國可愛的說,我又能怎麼辦呢?00弟兄無助的穿上郵衣外出,想也知道,責任感要求他一定要找回客戶的寄託。

看在眼理的我,卻怎麼也不能做。因這時候正有廠商奉上級之令來調整監視器的角度。

當搞定後,我問阿國等,溪南橋在哪,阿國善良的說,哪橋上風大又空曠,一飄離,就不可能再找回。但我能不去嗎?阿國又說,外面急凍且冷,風寒又大,提醒我的身體負荷,並請我留下。但,我又問自己,我能不去嗎?

 

出的門,刺骨寒風,不禁地一再顫抖。但00弟兄的孤獨與望助心切的神情,我還是選擇騎上150cc的神駒。頂著轟隆的寒風,停駐在橋上下的每一角落,觀看每一個可能;流域、車道、工廠、田埂、資源回收場、、、、。窮目所極似如斷線紙鳶無蹤無影。鼻子也塞住了,才短短的數十分鐘。

 

弟兄們的苦,上位者當然知道,只是不願面對;尤其是如散沙般的吠言。當然仍有幾位不知名的弟兄,選擇做自己,甚至與上位者熬鬥中;但終究是少數中的少數。想要改變,工會直選,或有可能有改變的一天。但敢發聲或願意選工會代表者,稀也。哪,只好繼續宣洩吧?

 

回局後,我請已回局的00弟兄,還是選擇面對,請他先與寄件人聯繫,再圖後續,以維護寄件人的權益,以讓自己安心、放心。幸好,寄件人是諒解的(發票),到底是這個鬼天氣。

 

00弟兄的責任感與面對的態度,我喜歡。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