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12147不是我愛找事,而是忠於職務。

忙不完:這都是沉苛,早該處理

 

昨晚,老婆戲謔的譏諷,當官之道,避事唯一。方能週全,進而保全

哪有人像你,拚命的找事。你不知道會犯忌諱的嗎?你不知道會顯示別人的無能或無為嗎?你不知道三高的你,可以承受嗎?

 

這都是真的,我也曾不止一次對我表示做太多事者的反駁,這早就應該做的,卻沒有人願意做,如果出事呢?又是要郵差自行負責嗎?這是當然的,誰叫你是郵差呢?

 

而郵差呢?好像也已習慣了承受,但這攸關各方法益與人民權益的事,又怎能如此輕忽呢?我告訴弟兄,只要一件 ,就只要一件,都可能讓你傾家蕩,身敗名裂。

 

一個門牌,數個個體。投遞的規範是按址投遞,如有閃失,必被究根問底,甚至嚴懲。這是殘酷的事實,但誰曾想過,或願意過,為郵差的工作困境,做一點事呢?就算是一丁點芝麻綠豆的事,我相信,弟兄們更會感恩甚至圖報。但這麼多年過去了,問題呢?

 

選前,我與戶政事務所何先生協調,他也爽快的答應協助,也勘察的一個現場,他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但選後的昨日,我再親電戶政,他退休了。真是無言。

 

我找的接替位置的吳先生,他透露何有告知。

 

新的對口, 所有的一切都要重新溝通。第一類接觸後的結論是請我轉知郵差自行注意。這是態度嗎?或許,溝通上仍有認知上的困難。我再改變方式。

 

我詳述郵差投遞的困難與民眾權益受損的事實極類似案件衝突的客訴。這一切,都還不能彰顯事態的惡化與可能的法律衝撞。尤其在地下工廠林立與親情鄰里間的疏離之當下,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我舉個淺顯的案例,如0000號有三戶人家,郵差按址投遞,竟然00號的居民,把不是他的信件亂丟到地上而隨風飄逝。更可怕的事,依照現狀,工廠更多這種現象。如果是支票呢?如果是商業文書呢?每一條,只要冠上洩漏個資的大帽子呢?或許在法庭的攻防,我們可以辯稱按址投遞。但別忘的善良管理人的責任心證在法庭;不是我們自以為。

 

所以,我告訴他,我現在做的事,就是窮所有方式防杜與解決,當到的哪一天,我就有排己與歸責於戶政事務所的門牌管理責任。

 

他當然懂,我也故意將要呈上的簽,給他副本。他好意的提醒,是否不要用公文的方式,他一定會辦理。但他同時也洩個底,他只是暫代這個職務。所以我請他務必要把處理的結果告訴我。而今天提供20個門牌,54戶個體戶的相片與住址給他。而這只是2/3而已,還有1/3強靜待弟兄持續蒐證。

 

他笑的多快樂,我可能讓他感動吧,不知上頭會感動嗎?

 

不是我愛找事,而是忠於職務。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