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012254雖然也因我的作為,讓部分的長官不諒解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

 

郵差的生涯中,所面對的風險與不確定,哪是一個字足以形容。

 故當我到烏日郵局後,我採取的很多手段與努力,讓弟兄們產生自省的機制,除的投遞外,難道沒有更重要的事情嗎?

 

 

 尤其,當我知道烏日郵局有兩位弟兄曾因車禍,而動過頭顱的大刀,後因祖上積德而倖存。而小車禍與狗咬事件,更是司空見慣。

 

我做得很多簡化的工作,也在臉書上與大家分享,我的目的很單純,就是讓我們知道可以做更多的選擇與努力;雖然也因我的作為,讓部分的長官不諒解但我都會自我解嘲的以為,或許,我做的他們曾經想做,但又不敢做的作為吧。

 

舉個小例子吧,在烏日的從前(我來以前),郵差可是常會接到公眾的電話,而這電話當然是郵局的人為省個人麻煩而推,故提供給客戶的,不管是公、私有電話。而我,到任後發現這問題,立刻嚴厲禁止。不談個資問題,只想問投遞過程的安全與心情。我之所以發現,就因弟兄接到客戶的不合情理的電話,而受到傷害的情緒發酵,且足以影響其後續的投遞品質與安全。

 

要聯絡,概由我與襄辦、稽查聯繫既可。碰到任何客訴電話,我會在弟兄們返局前,全部處理妥當。

 

而準時上下班,也是我正努力推行的運動。我的想法更簡單,效率與健康不是在疲憊下可以達成的。就以個人為例,常因工作10幾個小時後,回家常走錯路,這更加深我的感受,在沒有一個健康的身心下,把弟兄放在馬路上,就有如定時炸彈。對個人,對民眾,對公司、、、都是一種罪惡。所以我會用輔助段協投。

 

幸運的我,在烏日,弟兄們都能體會我的努力,盡可能相互支援與互助下,完成所有交付的工作。

 

當今晚,三星張蘭發生車禍一事,我除的電話了解與關心外,並發簡訊給楊大經理,請公司務必派法務人員協制筆錄外,並當司法救援。

 

另就是可以請職災(人力資源室)與工會的救助或協助,另有總工會的51保險。再就是車子的保險機制可用。

 

放下,所有的壓力,好好養傷;如因需要,仍可派任內勤工作。

 

祝大家平安,各位是公司的資產,務請注意安全。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