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302208而工會呢?沒有直選,就沒有未來。

不管您是誰,您我他都只是工具人:

 

選舉的後段,我們都看盡候選人們在各路口彎腰鞠躬的向偉大的選民問候招手。此刻的我們,心情的感受是甚麼呢?當然;選後,角色互換了。但最起碼4年後可以用選票表達。而工會呢?沒有直選,就沒有未來。

 

    數日前,我騎的鐵馬上班,行經復興路與台中路路口時,看到候選人的兩輛宣傳車就停在相對角的超商門口,且還是人行道上。雞婆個性的我,好心的告訴路口的旗手,是不是選票太多了,車子怎可以這樣停呢?最後開票出來的,她落選了。候選人會注意這種細節嗎?她的助理們會嗎?如會,應不會落選吧?以她的知名度與政治資源,真可惜了。當時的我,一直想要親口提醒她。

 

 

    為何以此為開場白呢?在工會,如還尚有幾分勞方意識的工會,可能只剩下高、鳳、豐、彰的這一屆。但豐原、鳳山就將走入歷史的灰燼中,只能留待茶餘飯後的悔恨了。

 

    但網路上看到高雄分會內部的兄弟之鬥,再次驗證權力讓人迷幻與興奮的迷思。言詞中,各方都說到自己所相信的價值,而對我而言,純德說服務51%的部分,我倒可以再予延伸。這就是我為甚麼支持直選的理由。在台中分會,約5年前,曾於代表大會通過直選案,而我也曾提到總會代表大會,但在台中,真正想推動的人,少。會很奇怪嗎?分會通過的案子。

 

    所以,純德所指或許是感嘆,工會的服務怎能有其侷限與算計呢?換句話說,或有黨同伐異之虞?我也曾針對這個問題問過茂松理事長,或許是他曾受傷害。

 

    而這就是部分為掌握工會服務機能的有心人士,力抗直選潮流。到底照顧代表容易,還是全員呢?當票票等值時,郵工們或才有勞權。

 

    總之;事情搞到現在,只會親痛仇快。而這時候如果還僵持,我僅能說,會成為工運史上的罪人。也傷害一再維護您們的年輕人。到底他太年輕,這也會是他對人性幻滅的開始。何苦呢?沒有職務,一樣可以。我只是ㄧ個風中殘燭的老人都做的到,何況是聰明如您們呢?

 

另就是要提醒,我已主動請純德、進文、廣志等協助。見個面吧。12月中如何。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