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42203我很感謝您持續關心我的資訊,而我也是利用這個園地與各界長官溝通交流(真話難覓),當然也寄望能給弟兄帶來態度與希望。

不入投遞,焉知郵務面對的險惡之一:不教而殺謂之虐

 

子張曰:“何謂四惡?”子曰:“不教而殺謂之虐;不戒視成(1)謂之暴;慢令致期(2)謂之賊;猶之與人(3)也,出納之吝謂之有司(4)。”(《論語・堯曰篇第二十》)

譯文:

子張問:“甚麼叫四種惡政呢?”孔子說:“不經教化便加以殺戮叫做虐;不加告誡便要求成功叫做暴;發令遲緩,到期卻不寬假叫做賊,同樣是給人財物,卻出手吝嗇,叫做像做小官員般的小氣。”

 

這是節錄子張向孔子請教為官從政的要領。孔子當時講了“五美四惡”,其中孔子反對“不教而殺”、“不戒視成”的暴虐之政。雖是古人名訓,對今之為官或執政者而言,仍具有相當的參考價值。

 

出:文化課教材(高級):屏四惡

作者: 正見文化課教材編輯小組

 

 

    20來天而已,宜欣郵局的同事已傳開,大哥老矣,臉色的神采沒了。她們也知,大哥我可是用生命與時間賽跑,希望能儘速建立郵務主事者的服務典範,讓大家知道投遞業務是可以這樣做了。

    20多天來,除的吃飯(甚至無暇吃飯),我躺下休息的時間不會超過20分鐘。弟兄們也感受我的真情,並一再希望我能休息,而我也想,但太多因循與客訴所洩露的風險,讓我,不敢也不能,不真正的面對。所以我都請求弟兄,務必配合我,而我也正與時間賽跑,因我也不知道何時會被拔除。當然,我也請求弟兄,要隨時隨地的提醒我,督導我。

    為的保護郵局、弟兄、甚至客戶,或所謂善意的第三人,我開始涉獵幾不孰悉的投遞領域。並針對弟兄的因循苟且,提出一篇篇的公告與提醒。因正都是面對客訴與查詢時所發現的弊與責任。

   數天前的中午,某部隊,來電查詢8月初的4件包裹未收訖;希望我能協助並查明原因。經過約3-4小時的糾纏,我也一再告知確實已簽收,但她們因未收到,而我的任何解釋也沒有用,她們就是要看到東西,而我竟不能提示明確的證據;因簽收單的4個欄位,是用簽名,非部隊的收發章。更糟糕的是,簽名者的字比我還雞飛狗跳,我用力的猜,不是蘇,就是黃,而部隊也真的問這兩個姓氏的安官,就是沒人承認。

    當,當日投遞的東哥回來後,他也看不出簽名。而部隊質問我,包裹就是不見了,要求我要負責,我很嚴正的表明,確實有人簽收(雖有瑕疵),但我還是說,可以交由法院裁判,如有責任,我定承擔。最後,可愛慈祥的東哥,或許火氣也上了,就帶的簽收單直奔部隊。

   東哥回來後告知,一到部隊,她們就說找到了;這真裝笑仔(姓莊)。但東哥還是把我的話轉達,請她們準備收發章,以後一定依規投遞,以釐清責任。當然也順便告知,郵件請自己到郵局交寄,而不是烏日郵局專門到部隊收件,而有浪費公帑,圖利之虞。

   這個部隊已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就幾天前,部隊也質疑弟兄上收交寄的兩件包裹的下落,這種質疑,當然讓東哥很不舒服,也浪費的很多協尋與後續處理時間。

   一通電話,我就好像是勤務中心,開始要電派上收弟兄到府服務,就算只是一件掛號,甚至是5個便利袋,就要有專人送去。一趟來回20分鐘,長則50分鐘,這不用成本嗎?況且,上收公司未達到郵局上收的標準外,還氣勢凌人口氣,更令我不爽。弟兄上門受氣、請()款受氣、墊款違法、我還要忍受窗口的責罵(窗口怒罵我或指正我,要求我停止郵差上收郵件),造成窗口的情緒不穩。這陋習,不是我搞來了,我才去幾天耶。更何況,幾乎每個弟兄都上府收件,風險卻都是弟兄承擔。這段日子來,為的無止境的服務,弟兄已不知墊的多少款項,且是呆帳。更遑論因這服務所增加的時間成本。

 

   再就是,每個弟兄都有一個疑惑,每個叫我們上收的公司,幾都是把大宗的的給民營業者托運,剩下,不要的一件、兩件才給我們,而我們卻要視為老祖宗的奉養他們。這對嗎?說句難聽的,這不是圖利,甚麼才叫圖利。

而他們不到郵局寄,還能到哪呢?生意人的天性是斤斤計較。不會作殺頭的生意。而我們輸的數字魔障,還賠上弟兄的尊嚴,又何苦呢?

油錢、電話費、路程、風險、超勤、車損、尊嚴、情緒、、。目前,我仍會踐履簽約戶的上收,但也一樣會檢討必要性與其價值。

 

  我很感謝您持續關心我的資訊,而我也是利用這個園地與各界長官溝通交流(真話難覓),當然也寄望能給弟兄帶來態度與希望。

  如同我今天向您報告的一句話,我到烏日,我就是要對您負責,這是我的承諾,我也希望,您會看到,不一樣的烏日。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