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260833我答應她,我會上書請求支援



 

救人如火

    為什台灣充斥著大陸配偶呢?這是王之長女的無奈心聲。她還是一位老師,但正深陷無助與老父家暴的環境。

榮民王,80好幾,育有3女。妻四年前病亡後已交過數位他自以為是的女朋友,這是長女的口述。

   71日案起,長女到郵局來告知父親正深陷於桃色風暴中,陸女要求榮民王交付60萬元為照顧安老的酬金,榮民王當然不疑有詐,而造成本已親情薄弱的底線絕裂。當長女臨櫃希望郵局能予協助防範時,我也深陷困擾,但為求時效仍予管制,但數分鐘後的交談,我解除管制帳戶的,因長女害怕當父親領不到錢時又無法對陸女交代時會惱羞成怒對她拳腳相向。

    是日午,榮服處許組長依諾而來,始獲得較通盤的了解,也正如長女所言。陸女已有數次婚嫁,目前婚約也持續中。但不解的是,陸女單獨居住,配偶卻失聯中。故引起當然懷疑的迷思,是為布局嗎?

    期間雖長女多次請求各方援助,但仍歸因於尚未成案,而無助。長女為避免再次被家暴,故屢興起放棄的念頭並請求我解除管制,就隨他父親吧

    822日,長女再次來郵局請求解除,我經不起她的哀求而應允。但我仍依承諾於25日晚親到榮民王家中拜訪關懷。期間父女倆同時敘述兩造的陳年家史與榮民王被拉夫從軍的戰鬥史。心隨者父女倆激烈對抗的成長與多次被所謂的女朋友們詐財的故事中,我感受到子女不捨其母的死與父親辛勞一輩子,到的終老卻陷入甜言密語的花叢中。這可都是棺材本。

    當然榮民王,也很驕傲的告訴我,他省吃儉用並坐資源回收,而培養子女兩個研究生與大學生。他的神情我可以感受到父親的慈愛。但當老了,真失去的一些、、、 ,還是想要抓住最後的青春呢?

我分析的很多榮民被詐的故事,也告訴他我曾救過住在他家附近的一位榮民被詐騙集團騙柒拾萬元吧,雖錢保住了,但不久後,他竟結婚了,又不久後,錢也被陸配榨乾了,在不久後,就傳出過世的信息。

    我告訴他,他絕不會是最後一個,況且我才剛救下同一手法遭遇的老榮民張35萬元。當晚回到家中,長女來電哽咽的告訴我,父親針對我的拜訪遷怒於她。她的精神狀況似乎傳遞一個訊息,我為保護我的父親,有錯嗎?為何台灣到處都是陸女呢?又為何要破壞她的家庭呢?兩岸的敵對與仇恨,這也是禍源之一吧。我答應她,我會上書請求支援。

    說的很多,但這老先生,還是堅持陸女對他的真心,還是堅持陸女沒有婚嫁、、、我與台中榮服處的許,江兩位組長已盡的力,也無能為力了。雖然,我還是請兩位組長持續關心並尋陸女的榮民配偶,以證謊言。

   懇請主委與市長的公權力介入防範。

敬陳

行政院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 主委

台中市 胡市長

       太平宜欣郵局 陳惠澤 1030826

@yahoo.com.tw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