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10615轉載 時報週刊

陳惠澤表示自己上法院作證的傳票厚厚一疊,手上的只是近3個月的量而已。
陳惠澤表示自己上法院作證的傳票厚厚一疊,手上的只是近3個月的量而已。

陳惠澤表示自己上法院作證的傳票厚厚一疊,手上的只是近3個月的量而已。

因為詐騙案太多不敢生小孩的陳惠澤,認養了兩個小孩。
因為詐騙案太多不敢生小孩的陳惠澤,認養了兩個小孩。

熱情的陳惠澤,曾任災盟主席為災民喉舌。
熱情的陳惠澤,曾任災盟主席為災民喉舌。

曾是飛彈維修士官的陳惠澤,一直很有榮譽感。
曾是飛彈維修士官的陳惠澤,一直很有榮譽感。

曾是飛彈維修士官的陳惠澤,一直很有榮譽感。


  陳惠澤是防詐騙達人,單單一季可就防堵高達17件詐騙案。從89年起,他防制詐騙的案件多到可以出書,金額超過兩億元;他的目標,就是將詐騙集團趕出台灣。

  台灣去年一整年全民總計被詐騙了一百二十億元新台幣,平均每天發生一百一十四件詐騙案,其中怕被笑或被家人知道,而不敢報案的黑數更高。

  任職台中郵局的陳惠澤,雖然只是郵局的小櫃員,沒有受過專業訓練,但過去五年來,他成功阻止上百件詐騙案,圍堵詐騙集團超過兩億元不法所得;此外,經驗豐富的他還帶領幾個徒弟,積極做防詐騙宣導。

  詐騙集團曾放話要殺他、打電話恐嚇他,甚至坐牢成員出獄後,跑到郵局向他當面嗆聲,這些威脅都不能改變陳惠澤繼續為民「雞婆」的個性,他仍竭盡所能為民眾保護財產。

  向同仁解釋說要先「演習」之後,陳惠澤實地示範了他防堵「車手」(詐騙集團中負責提領贓款的同謀)的過程,先是藉故拖延,然後打pass給同事通知警方。

熱情的陳惠澤,曾任災盟主席為災民喉舌。

  好人當上癮

  陳惠澤常用「歐陽啊,你中午便當訂了沒有?」等「密語」暗示同事,事先約定好的同事一接收到指令,就會偷偷報案。陳惠澤總是相信,多一個車手被警方查獲,就有機會多破一個詐騙集團。

  他曾經攔下一組車手,被警方當場逮捕兩人後,更循線破了詐騙集團,一共十七名共犯,這個犯罪集團不法利益上億元,這還不算在陳惠澤個人的「成績」內。

  儘管老婆抗議幾百次,陳惠澤還是停不下來,「我老婆都說,我陪警察做筆錄的時間,比陪在她身邊的時間還多,所以她也不跟我生孩子了,一來怕危險,二來看到台灣的未來這麼令人不放心,也不敢生了。」陳惠澤幾乎將心思全放在防詐騙上,連生小孩都給擱下了。

  「不生,沒關係,我還是有兩個孩子啊,一男一女,自己生都沒這麼剛剛好。」熱心公益的陳惠澤,指著孩子們的照片,開心地說明他認養家扶中心資助的兩個孩子,臉上盡是為人父的慈藹笑容。

  陳惠澤本身其實是九二一災民,當時他住的宏總建設生活花園,正是台中縣太平市倒下的三棟大樓之一。之後,他出任「九二一受災戶聯盟」理事長,更是全國災盟主席團主席,「那個時候,我就已經很雞婆了。」陳惠澤自嘲,真的是當好人當上了癮。

  防詐郵奇兵

  士官學校畢業的陳惠澤,有強烈的榮譽感,更有俠義的古道熱腸,他自封「郵俠」,電腦螢幕保護程式更秀出了「防詐郵奇兵」(特種部隊遊騎兵的諧音),可見他對防詐騙的自我期許。

  服役時,陳惠澤不斷進修,最後成了陸軍防空飛彈的修護專家。年紀不大、但服役很資深的他,退伍時已具有榮民身分,他也以此為榮,所以十分痛恨詐騙集團對年邁的榮民伯伯下手。他氣憤地說:「那些錢都是老榮民賴以餬口的退奉,沒那些錢會餓死人的。」

  陳惠澤表示,「每一分錢,都是民眾的血汗。」身為郵政儲匯人員,能幫民眾保住一絲一毫,是不能推卸的責任。」他認為,只要金融單位人員多注意一點,許多詐騙案就會無法進行。

  曾經奮不顧身當街追捕詐騙集團車手的陳惠澤,形容自己是憑著一身「憨膽」,一心只想捉住可惡的詐騙集團成員,沒有想過對方可能亮刀、亮槍,威脅到自己的性命。

  陳惠澤積極防詐的作為,讓他在去年九十五年榮獲行政院院長「打擊犯罪英雄獎」、交通部「模範公務人員」,今年更獲頒內政部警政署參等義行紀念章。

  政府雖然宣導「全民防詐」,不過陳惠澤仍然覺得相關單位的重視程度不足。提出了相關的數據,陳惠澤說:「郵政總局去年七到九月,短短三個月,有敘獎外加發獎金的辦法,總共有效防制人頭戶、防止民眾被詐騙案件七百七十三件,但是今年六月到十月份,改變敘獎辦法,不再加發獎金,全國同期竟然只抓到三個車手,防制案件少了一半以上。」

  捍衛血汗錢

  陳惠澤指出,「一個大學生去當『神捕』查贓車,一年可以賺到一百多萬元獎金,我們阻止了上百、上千萬的詐騙金額,一季最高獎金五萬元,一年頂多二十萬元,民眾遺失摩托車一台五、六萬元,民眾被詐騙可是平均可是幾十萬元起跳,這種落差,讓郵局的同仁很灰心。」

  陳惠澤當年在竹子坑郵局的同事,也是他防詐的徒弟劉善光反諷說,「只有陳惠澤要做,大家都不做了;沒錯,我們就是愛錢、愛獎金。」

  陳惠澤私下向本刊透露,其實劉善光本人也是防詐騙好手,業績在全國也是數一數二,只是多數長官不支持,讓他變得灰心,只好附和外面的說法,表示自己防詐,只是為了獎金而做,「劉善光嘴巴硬說不做,真遇到詐騙集團,他還是會出手相救。」

  跟著陳惠澤,本刊來到了陸軍車籠埔營區對面的一個小眷村,裡面有個行動不便的老榮民,差點就被詐領走僅存的老本,落得衣食無著。

  詐騙集團假扮台中榮民醫院人員與護士,出示了偽造的證件,騙老先生進行免費健康檢查,還說只要進行檢查就可獲得三千元的補助,只要老先生出示身分證證明自己是榮民。

曾是飛彈維修士官的陳惠澤,一直很有榮譽感。


  歹徒看準老人都將重要證件、存簿、印章放於同一處,趁老人上廁所小解存尿杯,以利送檢的空檔,偷走、掉包存簿、印章、身分證,還騙走密碼,說要匯入獎勵金。

  說到氣憤處,楊老伯伯顫抖地提到,「他用別人的身分證、存簿把我的掉包,我想,簿子、印章沒拿走,密碼給他沒關係,我眼睛不好,翻了翻抽屜摸了摸,身分證、存簿、印章都在,也沒細看是不是我自己的。」

  上級不支持

  碰上機警的陳惠澤,楊老伯自比中樂透,而陳惠澤描述案情,他判斷,「掉包的存簿與身分證,可能是上一個受害者的;至於印章,歹徒早就拿來提款單,在老伯伯家裡直接蓋上,到時有存簿、身分證就可以到郵局盜領。」

  「我們做防詐,還是有風險,除了外來的壓力,我們也怕誤認車手,得罪客戶;如果錯認一次,可能連工作都要沒了。」陳惠澤拿出了一分剪報,描述因為某銀行經理成功圍堵詐騙集團提領贓款,被惡整的過程。

  對方用一個警示帳戶,進行一項真實的匯款,都是詐騙集團的匯兌雙方套好招,硬是以「妨礙龐大商機」為由,要銀行經理下跪認錯。

  雖然民眾一年被騙走一百二十億元,陳惠澤卻表示,防詐其實不困難,只是多數金融機構的員工,不會嘗試防範風險,陳惠澤表明自己要具名指出,有金融機構高層授意基層櫃員,「防詐是警方的工作,我們不能得罪客戶,失去本分。」

  陳惠澤不諱言地指出,某次開會,「上面長官竟然授意員工,真的發現詐騙集團車手,就告知對方警方要來了,如果對方是歹徒就會趕緊離開了。」這種做法只是把歹徒趕出去,讓他去別的金融單位領錢,完全是「別人的小孩死不完」的自私心態。

  斬草要除根

  「上面要求做到百分之百的證據才能報案,不然只是得罪客戶;只要警方抓到的是客戶不是車手,櫃員就準備回家吃自己吧。」陳惠澤指出,這根本是陷有心防詐的同仁於不義,還有誰想自找麻煩?

  有一次車手有所警覺,放下存簿跑了,陳惠澤馬上從郵局追了出去,一面還用手機聯絡警方,最後還被車手辱罵,「你跟我有仇啊?幹嘛一定要捉到我。」

  陳惠澤更自費打電話給人頭戶,勸說對方出面投案,以免更深陷犯罪囚牢,「有時候一個月電話費,就會超過五千元,但印象最深刻是,有一次大雨天,淋得全身濕透地登門去人頭戶的家裡去拜訪,始終嘴硬的人頭看到我的狼狽,才心軟答應出面投案。」他表示,單純的人頭戶案,最多判三個月易科罰金,有他作證還可能獲判緩起訴。

  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有限,陳惠澤數度上書相關單位,甚至總統府,就是希望換醒大家,不要讓台灣成為「貪婪的詐騙之島」,還對鄰近國家輸出詐騙技術,「這樣真的很丟臉!」陳惠澤希望不要讓各國把台灣人都當成騙子一般看待。

  陳惠澤提到一個重點,「各金融單位到底要不要給社會大眾一個承諾,民眾從銀行把錢匯出去給詐騙集團,銀行不能提供專業的常識,給民眾應有的保護嗎?是不是要有相關的單位,例如消基會,去串連受害者對銀行提告訴,金融單位才會重視防止詐騙的工作?」

  有多年防制經驗,將許多詐騙案例、方法都撰寫下來的陳惠澤認為,「訓練基層員工防詐的手法,再給予基層員工激勵,包含有形的獎金、無形的支持,我相信只要有心做,詐騙金額一定會下降的。」

  改變敘獎郵局防制績效大降

  ★時間:95年7~9月

  ◎防制冒名開戶數:37

  ◎防制遭詐騙辦理匯款或無摺存款或語音、網路、ATM約定轉帳案:494

  ◎有效阻止歹徒臨櫃提領民眾遭詐騙款項案件:125

  ◎成功攔阻遭轉移之款項案:61

  ◎有效勸導人頭出面案:56

  ◎合計案數:773

  ★時間:96年7~9月

  ◎防制冒名開戶數:改制後無件數記載

  ◎防制遭詐騙辦理匯款或無摺存款或語音、網路、ATM約定轉帳案:253

  ◎有效阻止歹徒臨櫃提領民眾遭詐騙款項案件:82

  ◎成功攔阻遭轉移之款項案:12

  ◎有效勸導人頭出面案:改制後無件數記錄記載

  ◎合計案數:352(含登錄異常帳戶12件、抓到車手3件)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