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032339多少的災難,卻沒有S,O,P嗎?但吸金的手法卻很快地建立。

作噁的回憶又上心頭
這新聞事件,怎會又在自以為是的台灣一再重演。

法制與人性真必要被這麼糟蹋嗎?

921時,因我住的社區(宏總新平生活公園),從5樓變一樓,當場死亡12芳鄰,卻未被媒體重視或報導。當然關注就少了。⋯⋯

為引起注意,我將偷工減料的沙拉油桶置於大柱上的弊與箍筋的短綁與施工手法,實為5樓塌陷為一樓的真相。借由媒體力量的協助而引發大量的報導,當然也把李、連都引來了。

哪天,當李總統探視災區時,我親自要求政府要派憲兵巡防,以維護災區的財產安全。因當時倒榻的大樓,如危城,沒人敢上去。而逃離的時候,又幾乎是在驚嚇與呼喊救命的瞬間。

但,就在那幾天的深夜,大樓出現的鬼魅般的身影,個個身手矯健,災民的錢財當然、、、、如電視。更可惡的事,當我請求救難總隊運用吊車協助344戶的災民輪流取回其應急之物後,又出現的一群人,以飛簷走壁之功。電解冷氣與鋁窗等、、、、。

我只能請求較熱心的鄰居利用晚上分時巡防,但下場是被恐嚇而終止。

當我向李總統力陳(當時的江連福市長也在現場,樂安宮辦公室),但他沒給任何承諾,哪天起,我就認定他的 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只是話術,是騙人的。

而救難隊總隊長告訴我,救難隊是救人而非財務,但因受我及團隊的感動而應允。雖然過程中,還是有芳鄰的不理性行為,但終究是攸關其未來。

當下的高雄,市政府沒有人力巡防嗎?

多少的災難,卻沒有S,O,P嗎?但吸金的手法卻很快地建立。
更奇怪的事,高雄都沒有責任,全是中央與廠商。

事變後,有一個深綠的同事問我,陳菊會怎麼做,
我說,假設我是陳菊,我會自請處分並下台以彰顯政治高度與責任。
以為下一任準備,
但她不會,因這裡是台灣,理盲情濫的地方,沒有是非,只有立場。
陳菊很可惜,本可以建立歷史上的地位。
更多
相片:作噁的回憶又上心頭
這新聞事件,怎會又在自以為是的台灣一再重演。

法制與人性真必要被這麼糟蹋嗎?

921時,因我住的社區(宏總新平生活公園),從5樓變一樓,當場死亡12芳鄰,卻未被媒體重視或報導。當然關注就少了。

為引起注意,我將偷工減料的沙拉油桶置於大柱上的弊與箍筋的短綁與施工手法,實為5樓塌陷為一樓的真相。借由媒體力量的協助而引發大量的報導,當然也把李、連都引來了。

哪天,當李總統探視災區時,我親自要求政府要派憲兵巡防,以維護災區的財產安全。因當時倒榻的大樓,如危城,沒人敢上去。而逃離的時候,又幾乎是在驚嚇與呼喊救命的瞬間。

但,就在那幾天的深夜,大樓出現的鬼魅般的身影,個個身手矯健,災民的錢財當然、、、、如電視。更可惡的事,當我請求救難總隊運用吊車協助344戶的災民輪流取回其應急之物後,又出現的一群人,以飛簷走壁之功。電解冷氣與鋁窗等、、、、。

我只能請求較熱心的鄰居利用晚上分時巡防,但下場是被恐嚇而終止。

當我向李總統力陳(當時的江連福市長也在現場,樂安宮辦公室),但他沒給任何承諾,哪天起,我就認定他的 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只是話術,是騙人的。

而救難隊總隊長告訴我,救難隊是救人而非財務,但因受我及團隊的感動而應允。雖然過程中,還是有芳鄰的不理性行為,但終究是攸關其未來。

當下的高雄,市政府沒有人力巡防嗎?

多少的災難,卻沒有S,O,P嗎?但吸金的手法卻很快地建立。
更奇怪的事,高雄都沒有責任,全是中央與廠商。

事變後,有一個深綠的同事問我,陳菊會怎麼做,
我說,假設我是陳菊,我會自請處分並下台以彰顯政治高度與責任。
以為下一任準備,
但她不會,因這裡是台灣,理盲情濫的地方,沒有是非,只有立場。
陳菊很可惜,本可以建立歷史上的地位。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