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032242我當然有痛,也有恨,政客們怎可妄為到毫無人性之地。

善款的流向 從沒人關心過 故助長政治性的吸金歪風

我實在不願這麼說.但最後.您會失望。
921上百億的捐款.從各級政府再到慈濟等宗教山頭,再到慈善團體、、、、、我很多的鄰居.卻無福分享社會的愛心捐流,而只能拿到政府判全倒的20萬.餘分毫未取.至今地還空在那.還得繳納地價稅.更多的人無力償還貸款,僅餘的持份也被金融機構拍賣了。

這筆善款是集社會之大愛.但.確可能成為政客的小金庫.成為鋪陳其業的工具.這是我的人生經驗告訴我的故事.也是我的痛。⋯⋯

我比部分災民更好的是,我住過組合屋,雖然室溫40,雖然冬天寒冷無比,雖然熱漲冷縮,會自動門戶洞開,雖然被視為馬戲班的觀光勝地,但最後仍被重建成功的謊言,拆解組合屋。

我當然有痛,也有恨,政客們怎可妄為到毫無人性之地。

從921後.我每年的捐款(累計上百萬元).都以直接的方式.給真正有需要的人。

尤其是慈濟.對我而言更是拒絕往來戶.我不懂.那群人又怎能背棄上人的初衷。
更多
(4 張相片)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