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年社造路漫漫-訪問社區規劃師陳德君 @ 生活備忘錄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201507051909十七年社造路漫漫-訪問社區規劃師陳德君

    引言:「有時候,尋得一個更美好地方的最佳方式,就是努力把你我身邊的地方變得稍微好一點。」Taras Grescoe

    前言:

    萬華甘蔗祭今年已來到第17屆了,陳德君最早接觸的社區營造案件就是從糖廍開始,當時她還是在臺大城鄉所就讀的學生。

    1997年,糖廍社區裡要興建療養院,覺得被蒙在鼓裡的居民不平則鳴,成立「大理街附近居民權益促進會」,躬逢選舉不斷的年代,一開始走抗爭路線,尋找支持的力量,後來發現糖廠文化上的價值,成立「糖廍文化協會」,繼續爭取權益。終於爭取到一個史蹟公園「糖廍文化園區」,事蹟還登上教科書被傳誦,堪稱社造界最經典的案件。回頭看,陳德君卻並不以為然,全因碰到選舉政治角力時機,剛好卡到位。她很遺憾居民間的理念對立,至今無法消弭,里長與協會兩派做事風格迥異,難以溝通,以公園一角種甘蔗一事而言,就就有去留完全不同的看法。陳德君被貼標籤歸為協會一派,社區民眾卻衷心接納她,稱呼她為「糖廠的女兒」,她每年回去參加「甘蔗祭」活動,就好像回家一般。

    走在中萬華,尤其是艋舺大道上,幾乎處處可以看見陳德君的手筆,她承接了都市更新處「艋舺大道沿線空間色彩改造計畫」,在台電公司同意提供的牆面上繪圖,使用古地圖上的一些圖例,招請在地的工班協助土木及油漆,一方面提供工作機會,一方面也有利於日後的維護。這案子卻因議員質疑登上了媒體版面,草草收場,說來有點遺憾。

    她自己比較喜歡提的案件是和平里的工作,2005年應新上任的李里長彬基邀請,與社區協會合作,從鋪開一張地圖開始,逐一檢討上位計畫、土地利用現況及國內外案例整合等,藉著「舊鐵支路後巷壁面美化」、「改造雙園街入口意象景觀」、「和平里生活圈發展」……等系列計畫來形塑社區。參與的過程完整,不單是實體設計,更有之前的討論與意見凝聚,安排居民參觀淡水街角藝術風景案例、為打擊樂器演奏測試可能性……。經過這幾個案子後,得到居民的認同與信任,例如:作為邂逅或小憩地點的和平小站,吸引居民來坐坐,享受小確幸,小站甚至溫馨地出現在許多部落格照片裡,相當符合當初構想。

    艋舺大道原來是什麼樣的面貌呢?幾十年來就被火車鐵軌切割,忍受煤煙汙染、噪音干擾,當鐵路走入地下,後巷突然躍升為前庭門面,有太多的地方需要美化再造。牆面描繪出長久以來的火車風景,喚起的不只是當地人的記憶,也是那個時代台灣人的共同記憶。其間當然有許多挫折,例如被議員罵、與藝術家爭執……,甚至被老師質疑。

    在和平青草園改造的時候,設計上走生態路線,雖有居民希望興建地下停車場,但西園街附近地下管線太多,又加上鐵道穿越,現實上無法執行,這才讓居民轉念接受。一起參觀臺大舟山路側的生態池,看到許多可能,引發一些討論,也逐漸對被汙名化的仁濟院古蹟意義產生認同感。之後與主管單位公園路燈管理處密切保持聯絡,在設計的時候從旁提供一些意見,不致偏離當初的構想。

    最新的案子就是萬華林宅,藉著老照片展覽及「玩聚場」裝置展,讓在地人甚至是林家人站出來當志工。將孩子列為教育的重點,一步步去影響身邊的大人,乃至於更多。

    17年前大理街居民從街頭抗爭走向社區經營,陳德君一路陪伴走過,藉著辦活動培養能力,建立信任,在其間可以聽見一些聲音,調整工作的方向。她從來不放棄與居民對話的機會,當她得知一位在地的孩子在暑假眾多的營會中,主動選擇參加糖廍的紅磚厝小學堂」青少年種子營,只因身為萬華人想更多認識這塊地土,這份心意也令陳德君感動。

    她認為社區規劃師最重要的特質就是「正直」,有時牽涉的利益太大,若心中沒有一把尺,很難不走偏。成為社區規劃師的門檻不高,受過訓練即可,但沒什麼資源,要靠自己去努力,常需要跨越領域,向專家尋求支援。她笑說自己走了這些年,仍只能以個人工作室方式做社區營造,手上有工作時要請學弟妹來幫忙。

    她認為「社區規劃」若沒有在政府成為具體制度、都市計畫作業流程、或具備跨局處的思維,靠個人跟單點社區的努力打拼,其實對都市政策的影響非常非常非常有限,社區參與的風氣也無法因此就推廣。

    她說到自己的經驗,家住與萬華比鄰的中正區,她承認自己是「天龍國」人,一路在國語實小、南門國中、北一女明星學校就讀,完全不知道居於社會比較底層人的生活,她很高興來萬華學到許多實際的生活,常有驚喜,對許多社區爸爸媽媽手上都帶著記憶,十分欽佩。

    萬華的人情味濃厚,是幫助,也是社區發展的包袱,「太內聚,太保守」。她對未來仍有許多期盼,例如:最近成立的「萬華人的小宇宙」社群(原名「我是萬華人」),資訊傳遞速度快,臉書吸引許多人來關心,年輕人開始參與。329日臺北市都市更新處在西門紅樓舉辦的公民咖啡桌,參與踴躍令她印象深刻,討論範圍及人數都比以往增加許多。

    她觀察到早期的社造幾乎都要靠動員,現在主動關心的人多了,訊息也更即時,當然這都是網路社群的影響力,也許不必一定是在地人,畢竟有些空間是帶著歷史意義或是共同記憶的。

    一直以來,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OURs)常提供都市政策上的建議或提案來協助社區,五年前陳德君與OURs秘書長彭揚凱結成連理,一起來關懷這個社會,彼此互相成為動力。因著老公的關係,陳德君也去巢運幫忙,例如:去年底夜宿帝寶豪宅所在的仁愛路,但她還是喜歡社造路,愛萬華這個地方,「因為你熟悉你的對象,而社會運動的訴求對象不知在哪裡。」當然兩者之間仍有互相對照學習的地方。

    最近陳德君投入「好管家」的工作,關心的範圍更廣,510日貴陽街上「老街迓鬧熱」活動,雖然與母親節撞期,她預先在臉書上感謝母親給她的安全感,然後說:「我要去忙我關心的事了,我全被心愛的事給佔滿了。母親節我要過門不入了。」

    這份社區規劃的經驗或者帶著些許失落或失望,但陳德君在心情或實務上都累積了更多的沉穩及甜蜜,她接受專訪時說來興味盎然,這份熱情可能也是社區規劃師最需要的特質之一。如今臺北市都市更新處將要重新啟動社區規劃師制度,作為官方與民間的橋梁陳德君重新投入即將在剝皮寮設立工作室17年來的累積沉澱後,她「有社區參與的萬華再生」的夢想終將有機會成真。

    臺北市都市更新處今年將要重新啟動社區規劃師制度,作為官方與民眾之間的橋梁,預定在剝皮寮及東園街兩處設立工作室。若情況順利,陳德君有可能會重新投入社區工作,歷經17年來的累積沉澱後,或許有機會實現她「有社區參與的萬華再生」的夢想。

    糖廍文化園區

    舊稱下崁庄的萬華大理街一帶,清代楊埤在此設置糖廍,以牛隻拖動石造磨礅壓榨甘蔗,煮汁為糖。1909年日人木下新三郎等集資在此興建新式製糖工廠,名為「臺北製糖株式會社」,1910年取得臺灣總督府許可設立開工生產,形成龐大的製糖產業。1915年稱「臺灣製糖株式會社」兼併成為「臺北工場」,又稱「臺北糖廠」,這裡是桃園以北唯一的糖廠。

    1945年台灣光復,台糖公司接手經營,以貯糖為主,不再製糖。爾後隨著時代變遷,規模龐大的糖廠經過多次拆除改建,目前僅存三座舊式倉庫。日治時期製糖所辦公室的A倉,由紅磚疊砌的倉庫本體、拱門、梯形柱是一大特色,C倉貯糖倉庫的M形屋頂也具珍貴的舊建物特色。1997年底,大理街社區居民抗爭反對此地改建療養院及爭取鄰里公園,文化局協助無償取得糖廠周邊公園土地及爭取經費修繕建築體,1999年內政部通過都市計畫案。2003923日市政府公告指定為市定106號古蹟,2009年成立糖廍文化園區,明華園進駐其中兩座倉庫做為劇團基地。(資料來源:糖廍文化協會網頁)

    夢寐以求英倫行|日誌首頁|開創南萬華新亮點:訪水谷藝術總...上一篇夢寐以求英倫行下一篇開創南萬華新亮點:訪水谷藝術總監彭才瑄...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