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清代海關碼頭-大概全國唯一被地方政府參發霉凌亂的軍方營區 @ 怪獸爹地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我叫怪獸,我是好人。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200904272326淡水清代海關碼頭-大概全國唯一被地方政府參發霉凌亂的軍方營區

    (被掏空的淡水清代海關碼頭部分,那是古蹟)

     休假,送小孩兒到保姆家後,沒計劃地東摸西蹭大半天,原說要騎車登高流汗的計畫,被鎖事耽誤,只好在家附近騎騎自行車道。

    我的小白瓜被太座買個兒童座墊裝上,搞得像美牙早上載臘筆小新上幼稚園奔馳在春日部馬路上那輛。爾後陪我單騎出征的,怕都要由T-33頂上,於是拆裝座墊包換個構型出門,跨上座墊,就聽座管吱吱機機地叫起來。

    (成為親子車的小白瓜)

     

    (T-33要成為百斤男的主力了,背景就是淡水海關碼頭一部分)

    車行踅過淡一碼頭自行車道後,抵達淡水海關碼頭,前幾天版主寫條社區新聞,說軍方已答應釋出被指定為縣定古蹟的淡水海關碼頭,要給縣政府規劃為淡水自行車道的休息站與藝文展場,約半年後來淡水玩耍的民眾就不必再隔水望著碼頭出神,還要連帶讀著軍方送你「軍事重地禁止進入違者法辦」幾個臭字。

    這事兒是在數天前國防部長陳肇敏到台北縣政府,參加「與民有約」座談會時答應的,軍方內部都管這叫「與『割地賠款』有約」。當時與會的文化局還沒報告提案內容,老部長與周錫瑋就連忙搖手稱:「不用報了,這事國防部已討論過,就釋出吧!」

    兩隻雙簧在台上閃得快,不過,文化局要這地方要了整整六年,大概慣看軍方嘴臉,那沒唸出來的提案資料寫得挺有火氣的,大抵說明了軍方平日在這處地方是怎麼耍玩的。

    (這是文化局原欲向國防部報告的提案,見紅筆圈畫處,你讓縣府小文員說你海軍營區建物內部發霉,那海軍割地賠款可謂剛好而已)

    (臨著淡水河的海關碼頭,這段碼頭保持得較為完整)

    (被指定為縣定古蹟的淡水海關碼頭,現暫為海軍監偵指揮部海光營區,大概是全國唯一被地方政府參營區發霉凌亂的部隊營區)

    國防部態度當然堪稱開明,但文化局寫了看來這麼搥胸頓足的東西,不為文伺候一下殊值可惜。個人認為,海軍若捨不得放棄這處風光明媚的營區,那就好搬座復仇者飛彈車擺在此處,砲塔沒事兒上下左右伊伊啊啊很科技地給他追瞄一下;不然就沒事找一連兵士站上碼頭,在遊客多的時候原地踏步踏唱他半小時軍歌,讓人家覺得裡頭很忙,閒人勿近,想必飛機大砲認不了幾架的縣政府就不敢來囉嗦,要虎爛說這還有軍事用途或根本就是反攻大陸秘密基地,他們都會信。但實際上,這營區裡頭鎮日空空盪盪不說,有時還可見到三兩打赤膊的小兵悠閒地坐碼頭釣魚,然後卻要貼大字報告訴人家「軍事要地禁止進入」。營區不是這樣顧滴。

    版主查了查資料,發現這碼頭是有趣又有歷史的地方, 興建於1861年,歷代使用過的單位,包括清朝滬尾水師守備營(19世紀末)、英國稅務署滬尾海關公署(1862718日碼頭營運);國軍台灣指揮所憲兵第四團,1945年國府接收台灣時,搭戎克船自此處登陸(戎克船就是中式帆船,民國34年的國府軍隊還搭這種船,這個...不過淡水古蹟園區的資料這樣記載);過去也曾做為軍事情報局海勤隊的訓練基地(1950年代),海光藝工隊、海軍海蛟分隊、海巡部河搜組也使用過,現在則由海軍海洋監偵指揮部列管。

    這兒本來是當做雷達偵搜中隊的寢室,還派有陸戰隊站崗,管叫「海光營區」,但約三百公尺外的指揮部整修後,寢室夠了,大部分兵士就住到指揮部裡頭便於管理,這裡只找了少數老兵佔著營區,由於縣政府經常來檢查、剌探,軍方還虛張聲勢,在外圍弄個蛇籠剌絲什麼的,然後漆個「軍事要地、違者法辦」等字眼向外頭心戰喊話,但顯然通通沒用,明明知道縣府垂涎此地,不好好搞出個整潔軍容來宣示主權,竟還被縣政府小文員用白紙黑字參你軍營裡頭「建物內部發霉」、「四處凌亂」,笑死人也,全國大概只有這宗,你海軍把指揮部也割給縣政府算了!

    (縣府說要拆了軍方這長長的牆,將裡面的碼頭河岸做成開放空間)

    (這是海光營區的另一側,與榕園餐廳接壤,可見過去軍情局海勤隊船隻下水的坡道,坡道頭的蛇籠是近不到一年才裝的,就是想告訴縣府這裡駐有部隊) 

    版主邊騎車邊覺得爆笑,不知覺地騎到自行車道與監偵指揮部在河邊接壤的邊上,這處造型特異的碉堡也是那監偵指揮部列管,主要是看著不遠處那四艘飛彈快艇,不過平常是沒有士兵進駐的,聊備一格。

    淡水河的確是戰術要地,現在還找了海軍陸戰隊駐守,那天聽軍備局長報告,八里渡船頭代號「重慶四號」長達四、五公里的的地下坑道,也要借給鄉公所搞觀光,局長還強調那兒「平封戰啟」,打仗時陸戰隊可以躲在裡頭,所以交待鄉公所不能改變坑道構型,小心蛇,平時愛怎麼綠美化都行。

    反正打仗時軍方最大,要徵收什麼要地都行,既然偌大的營區連打掃的活兒都沒人做,那不如誰要就拿走,平常讓清潔隊去傷腦筋,免得讓文員參你軍方有人駐防的部隊「營區發霉、四處凌亂」,怎麼聽都不大調調。

    (飛彈快艇邊的哨所碉堡)

    (這四艘飛彈快艇上的雄風一型飛彈是淡水河口機動反艦的主力,海蛟想借台北港海巡基地幾個船席來靠泊,但海巡很小氣,至今未鬆口)

    愈喝愈明白的酒|日誌首頁|淡水-八里 三人被豔陽曬得暈陶...上一篇愈喝愈明白的酒下一篇淡水-八里 三人被豔陽曬得暈陶陶之行...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