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蝙蝠中隊和美金的小子 @ 怪獸爹地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我叫怪獸,我是好人。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200706261031拒絕蝙蝠中隊和美金的小子

    (右一宋孝先、右二鍾申寧等台灣飛官,在三十五年前無視美金誘惑,拒絕了由美軍協助成立的蝙蝠中隊召募)-翻攝自中華民國的空軍九十六年六月號。

     

    空軍司令部所出版「中華民國的空軍」今年六月號第十一頁,由空軍前輩宋孝先撰寫了一則「與黑蝙蝠擦身而過」文章,內容恰給近期不斷炒作蝙蝠中隊隊史以證明某項政治目的特定團體一項警醒,證明當年仍有飛官拒絕美金誘惑,只為執著純粹的從軍理念。宋君一文點出,當年有情報高官公然以「領美金」為誘因,鼓吹台灣飛官為美軍執行偵照任務。

    此文開場由宋君簡介他讀了國防部史政編譯室出版的「北斗七星下的勇者」,一連串引用書中可歌可泣等溢美之詞,但話鋒一轉,隨即透露當年:「我們捨棄豐厚的美金薪俸,只因一心追求戰鬥機飛行員,而不是怕犠牲生命,所以在被徵召時,堅定說了『不』字」。

    這篇文章,主要都在說明民國六十年春,宋君在完成F-86F軍刀機部隊訓練後,與其他兩名飛官接受時任空軍情報署副署長臧錫蘭將軍召見,希望他們自戰鬥部隊轉服深入敵後偵測、支援美軍在越、泰、緬邊境的特種作戰任務,過程中不免透露出當年軍方以支領美金為誘因,吸引台灣飛行員為美軍效力的手段。

    宋君透露,他們三人當時在新竹基地被一輛情報署的休旅車載走,在三十四中隊幹部的帶領下,在總部情報署分別接受臧某召見。神秘兮兮的情報高官慢條斯理地開始就問他:「很好,你有五個兄弟妹」(這是什麼意思?是要脅嗎?)臧某隨便說了些年輕人報效國家當飛官是很好的途徑之類的廢言,隨即切入正題,強調有意徵召三人進入「特種部隊」服役,理由是「你們三位是經過我特別挑選的,我看過你們的成績,不但英文好,飛行技術也很好,正是我們要選的對象...」。

    臧某強調這是空軍第一次從戰鬥部隊選人,對三人很是重視,但不識相的宋君卻一口回絕,理由是希望先分發作戰基地接受正規戰鬥訓練,爾後有機會再說。

    臧某這時說到「重點」企圖說服宋君:「到了三十四中隊,可以天天面對敵人出作戰任務,『還可以領美金薪水』,一舉兩得,為何要放棄這麼好的機會?」

    宋君轉述「最後副署長看我不為所動,停了幾秒後,憤憤的說『真是令我失望,你們還是我第一次試著從戰鬥部隊要人,你們卻斷然拒絕了,最後我要提醒你,今天的談話都屬機密範圍,走出我辦公室後,如果有洩露我們談話內容的話,以軍機洩密罪依軍法辦理!』」

    宋君轉述到這節時還特別說:「看副署長遭拒絕後,臉上已現出不耐和憤怒的樣子」,他趕緊站起行了軍禮,迅速離去。後來才知道三人都拒絕了這項徵召。他在文中解讀他這項舉措的理由是:「很單純的認為年輕的生命應該可以有更積極和不同的方式來報效國家,捨了特種任務的黑蝙蝠中隊,我們奔向另一個鷹擊長空的疆場」。

    版主被同業糾正過許多次,說三十四隊叫「蝙蝠中隊」,不叫「黑蝙蝠」,但反正連空軍老前輩都這麼叫,也無妨。而宋君文末還強調,國防部既已出了書,那他補述這段軼事,也不算機密了。

    版主之所以引述這段文章,主要是在質疑近期有特定團體、媒體不斷炒作三十四中隊隊史,不但中資鳳凰台、U報大炒,連中天陳文茜的節目、李濤的2100,都特別開了現場,過去以野火批判時政的龍應台也參一腳,規格高得有些突兀,試圖藉強調三十四隊史的可歌可泣,傳達些什麼訊息。

    版主弩鈍,實在不明所以,其後有幸請教到主其事的「高人」,獲其透露:「這就是要傳達『外省人也有以生命愛台灣的表現』」。而國防部也努力配合了一段,將坊間已少流傳的「北斗星下的勇者」一書再版發送。

    愛台灣不應分本省、外省人,版主不是狹礙、卑鄙的省籍主義者,但要藉三十四中隊隊史來強調「外省人也愛台灣」,這段思想建構方式是不是「低路」、「遜迦」了一點?這會有多少效果?會不會反而「畫虎不成反類犬」?

    三十四隊偵照的隊史固然感人,地上的孤兒寡母著實可憐,但這段歷史適不適合用以炒作特定的思想建構?實大有酙酌的空間。而宋君英明,點出當時也有另抱鵠鴻之志的飛官,只願守著防衛台灣的基本崗位,縱使高官以「美金」提點,也不改其志的將士,版主覺得這才是大時代裡明是非、知進退者,同樣值得愛惜與表揚。

    版主了解由空軍司令部政戰部控管的「中華民國的空軍」一刊的編輯流程,他們對來文有增刪、修改之權,料想宋君之文,必遭可預見的修改,但文中「我們三位同學都不約而同回絕了這項徵召」的情節,已剖明早年的飛官對三十四隊任務性質實際上是各有定見,而非純然只是「犠牲奉獻,為國為民」可一語含括。此事若要詳見其紋理,恐怕像宋君所揭一端「物外之趣」,可能多之又多。

    空軍三十四隊隊史在台灣歷史上確值一書,版主竊以為,衛視鳳凰台撰相關專題,骨子裡根本是在罵台灣空軍何苦犠牲飛官生命做美帝走狗,而在當年美軍圍堵共產主義的策略裡,三十四隊固然有角色,某種程度可解讀這些飛官以身代薪,為台、美聯盟圍堵中共而發光發熱,但其本質適不適合在當下用做某種思想建構,大有商榷餘地。

    從事危險任務,自應有較優渥的待遇,自不待言;但「愛台灣」這種政治口號,經不起摻入「領美金」這種故事因素。

    此篇文章名為「與黑蝙蝠中隊擦身而過」,版主倒覺得,此文應管叫「拒絕蝙蝠中隊和美金的小子」。當年的台灣飛官,還是有人有智慧選擇自己報效國家的方式。

    (翻攝自中華民國空軍九十六年六月號所刊空軍前輩宋孝先所撰文章)

    小恩報到(2009.04.17更新)|日誌首頁|玉山07兵推夾克上一篇小恩報到(2009.04.17更新)下一篇玉山07兵推夾克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