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021222[往事果然如煙] 楊儒賓老師談1949:黃仁宇上身?

  沒想到楊老師有一天也成了「名嘴」,和幾位名嘴圈的老面孔排排坐,一起縱論古今。當然,一個小時的節目,有一位主持人加三位來賓,還插穿紀錄片的播放。楊老師能分到的發言時間實在少的可憐,很多地方也只能點到為止。雖然老師上的是電視節目,不過發言的語調神態依然令人熟悉,彷彿是在學術會議發表論文一樣。而楊老師自始至終強調,我們要以「大歷史」的角度來重新看待1949,不由得讓人想起了黃仁宇。而且將某一年定調為大歷史發的重要結穴,不就是黃仁宇論史的標準風格嗎?

   憂鬱小生的父親剛好就誕生於1949,從某種意義來看,憂鬱小生也是1949之子。不過家父對於小時候的記憶,好像僅剩八二三炮戰和八七水災,還留有比較深刻的印象而已。「連續性」是歷史之所以為歷史的重要特徵,不管你認同或不認同那年曾經發生過的事,那些事和後來發生的影響,都已成為所謂「台灣主體性」的重要部份。這大概就是楊老師所要闡述的核心理念吧。很早就耳聞楊老師有收藏與早期國府相關文件書信的習慣,以前在唸碩班時,記得還有幾次機會把老師整理其中一部份文獻。不過所謂的整理,也只不過是把斑駁的文獻逐頁攤平,分頁排比好而已。那時候對這些文件的意義也藐無所知,只感覺的出來其中似乎有大學問在其中。後來離開母校之後,也就無緣接觸過老師這項「大事業」。只是偶爾從網路新聞上得知,楊老師捐贈了不少手稿文件給母校博物館,或是在哪裡做了有關1949的演講而已。

   在節目裡楊老師出乎意料的「倒題」發言,認為大家高估了「黃金」的歷史意義,應該是想要矯正一些人重經濟輕文化的史觀,可說是用心良苦。不過王丰不塊是名嘴圈的老手,一個「只剩一公升汽油汽車」的比喻,又在氣勢上把楊老師的苦心孤詣給比了下去。但是楊老師用「大海嘯」來比喻歷史苦難的那段,不管重看幾次都讓人覺得感同身受。不管多偉大的人,一但遭遇了歷史的無情總是顯得渺小,而人站在命運之前也總是顯得卑微。我覺得楊老師現在縱使有推廣「1949史觀」的宏願,應該是不會再上2100或大話之類的節目,畢竟他也沒這個時間。不過楊老師這次的電視初體驗,還真頗令人驚豔啊。

*************************

*************************

國立歷史博物館:1949新台灣的誕生展(8/26-9/27)

http://www.nmh.gov.tw/zh-tw/Exhibition/Content.aspx?Para=0|22|517&unkey=20

「民國38年12月8日_中華日報剪報」-很有歷史意義的一張剪報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