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41330公營事業/能源類新聞

電廠回來了…深澳的明天 只能與汙染共存?

 

 

 

這幾年,深澳因酋長岩等怪石而成觀光勝地。當燃煤電廠煙囪再次豎起時,會給東北角帶來...
這幾年,深澳因酋長岩等怪石而成觀光勝地。當燃煤電廠煙囪再次豎起時,會給東北角帶來什麼改變? 記者吳淑君/攝影

 

 

 

 

 

上月十四號,環保環評大會以八比九通過深澳燃煤電廠環差案,當煙囪再次豎起時,除了空汙外,還可能給這個東北角的小漁村帶來什麼改變?

二○○七年前的半世紀,深澳居民曾飽受深澳燃煤發電廠之苦,騎車被煤灰熏得睜不開眼、車子放在屋外,不到一周就可在車窗上寫字……,不論白天或黑夜,深澳的天空跟海水總蒙上一層灰。在這座曾是二戰後東南亞發電量最大的發電廠照亮台灣,外界看不見的另一面,是當地居民長年健康與安全飽受摧毀的陰影。

 

 

 

 

二○○七年前的半世紀,深澳居民曾飽受深澳燃煤發電廠之苦,騎車被煤灰熏得睜不開眼、...
二○○七年前的半世紀,深澳居民曾飽受深澳燃煤發電廠之苦,騎車被煤灰熏得睜不開眼、車子放在屋外,不到一周就可在車窗上寫字……,不論白天或黑夜,深澳的天空跟海水總蒙上一層灰。在這座曾是二戰後東南亞發電量最大的發電廠照亮台灣,外界看不見的另一面,是當地居民長年健康與安全飽受摧毀的陰影。聯合報資料照片/記者王淑美攝影

 

 

 

 

 

在深澳發電廠退場的這十年,沒了空氣中夾雜的刺鼻煤味,天清了,水藍了,魚多了,海兔、海膽都回來了,原本寸草不生的海菜也長出來了。很多人才驚覺,當退去了灰撲撲的外衣,深澳的海岸線居然如此美麗,更成了珊瑚礁及熱帶魚圍繞的潛水天堂。

這幾年,深澳更因本島唯一海蝕洞奇觀─打卡熱點「象鼻岩」暴紅,更有與野柳女王頭一樣的蕈狀岩、酋長岩以及各種鬼斧神工的奇岩怪石而成為觀光勝地。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未來電廠附隨設施─卸煤碼頭及防波堤就緊鄰著象鼻岩及蕈狀岩,還有一年吸引八百萬觀光客的國際級觀光景點九份、金瓜石也近在咫尺。未來這一切會不會隨電廠出現而蒙塵甚至消失?

象鼻岩外海有很多珍貴的珊瑚礁,圖為潛水教練王銘祥拍到的珍貴大海扇。 圖/王銘祥提...
象鼻岩外海有很多珍貴的珊瑚礁,圖為潛水教練王銘祥拍到的珍貴大海扇。 圖/王銘祥提供

 

 

 

 

 

深澳電廠逼近的不只象鼻岩及九份、金瓜石等觀光景點,實際到當地更會發現,發電規模如此龐大的電廠與當地聚落就隔了一條台二線。但外界不解的是,一般人都不願讓如此高汙染鄰避設施設在家門口,何況是過去曾深受其害的居民?但幾次環評會議,居民不但特別前往聲援支持興建燃煤電廠,還堅拒新北市政府及環團建議的燃氣電廠。偏鄉居民為何選擇走上開發這條路,背後是不是有更值得政府及社會省思的地方?

本報從今天起一連兩天,推出「深澳的明天」系列專題,分別從聚落與居住正義、生態、景觀等角度,探討這個上千億的開發案對當地可能帶來的衝擊。也藉此讓大家共同思考,除了在燃煤與燃氣電廠間抉擇外,深澳的未來還有沒有第三種可能?

 

盼電廠帶來就業 「少年免一世人討海」

深澳漁港居民大都靠捕渔維生。 記者蘇健忠/攝影
深澳漁港居民大都靠捕渔維生。 記者蘇健忠/攝影

 

 

 

 

這天,深澳港口對面的碧雲宮廟埕前來了幾位居民,討論著當天深澳燃煤電廠案環評過程,當中幾位居民都到場聲援。電廠除役拆除後,伴隨著電廠而生的商業及外包清潔等工作也跟著消失,漁村也漸趨蕭索,贊成的居民都盼著電廠帶來就業機會。

一如許多偏鄉困境,漁村青壯年除從事漁業,欠缺工作機會,許多人遠赴台北、桃園工作,過著早出晚歸的「蝙蝠族」生活。這裡不少漁民「抓半年休息半年」,六十二年次的杜勝鋒說,以前他夏天就討海,冬天電廠歲修時,做一些外包工作,「現在都沒啦!」深澳里里長曾素貞說,他們有跟台電要求「用人在地化」,「少年ㄟ不用像老一輩『戰風戰湧』一世人討海,也可以就近就業。」

 

 

 

瑞濱居民盼望電廠能為地區帶來「就業機會」與「各項補助」。 記者蘇健忠/攝影
瑞濱居民盼望電廠能為地區帶來「就業機會」與「各項補助」。 記者蘇健忠/攝影

 

 

 

 

過去台電對當地包括獎學金、老人旅遊、廟宇迎神賽事等都有補助,電廠拆除後跟著停。前年初台電重啟電廠規畫,在三里一漁會舉行座談會時被罵到臭頭,除了反對聲浪,不少里民更不滿電廠一拆,什麼都沒了。沒多久,補助又悄悄恢復了。

除了安排里民參觀林口電廠、恢復補助,台電更密集穿梭地方化解阻力。「咱也不是憨人,沒一個灶腳大,講成三房兩廳,當然(台電)都有釋出一點善意啦!」瑞芳區漁會總幹事黃志明說,台電有做了一些承諾,「三里都有溝通過,大家攏沒話講」,包括小型建設,讓居民可以做小生意,「甲阮這建設成『富麗漁村』,我們也可以變成觀光電廠、小卷煙囪啊!」

曾素貞說,她要求台電活絡地方經濟也包括觀光,增設、維護象鼻岩的觀光設施。記者問,但電廠會破壞景觀,是否矛盾?她說,象鼻岩周邊有不少私人土地,新北市政府之前有來看過,最後不了了之,「money嘛!」

「我們這裡不用入夜啦,太陽下山這邊就很黑了(沒人)!」碧雲宮副主委賴盈宏道出地方的無奈。他說,深澳這裡不像野柳有規畫,政府沒進來,「我們只好自己找資源」,對於外界的側目,「我們不是不求好,而是優先求活下去。」

 

對街蓋電廠 居民「連知的權利都沒有」

深澳電廠距離住家只有一路之隔。記者吳淑君/攝影
深澳電廠距離住家只有一路之隔。記者吳淑君/攝影

 

 

 

沿著港口深澳路往外走去,左轉便接上台二線,林立著快餐店、早餐店、超商及釣具店,越過三線道馬路,就是深澳電廠預定地。記者在大門前才按下幾聲快門,保全立刻趨前關切,「請問你們是什麼單位,需要幫忙聯絡公關嗎?」客氣中透著敏感氛圍。

台電在深澳發電廠除役後,規畫在原址興建超臨界燃煤機組,將卸煤碼頭設在鄰近基隆八斗子的番仔澳灣,十二年前通過環評,因遭到基隆漁民強力反對,計畫停擺。前年台電重啟計畫,除將兩部裝置容量各八十萬瓩的機組,縮減成各六十萬瓩燃煤超超臨界機組,卸煤碼頭改設在深澳灣,防波堤也縮小。

 

 

台電以此被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認為「比原案好」的方案投下關鍵一票通過審查。但外界質疑,此方案當初是以電廠既存的情況下進行環評,而非十年後沒有電廠的生態下進行評估,數據早已不符現狀。

「如果要停水、停電,好歹都會在門口貼一張通知單,為什麼住家附近蓋一座這麼大且離聚落這麼近的電廠,居民卻連知的權利都沒有?」七年多前一次偶然造訪而愛上深澳,與比利時籍丈夫及幼女從台北市擇居到此的台大歷史系副教授衣若蘭,積極參與反深澳電廠行動 ,也在環評大會以居民身分發言。

 

 

 

台電除了前年初在三里一漁會舉行電廠座談會外,沒再向當地居民公開說明未來電廠規畫。「資訊不對等是最大問題,」瑞芳文史工作者林文清說,瑞芳區公所曾請台電在瑞芳區卅四里辦座談會,台電回覆是「謝謝指教」,後再邀一次,台電回答是「有邀廿一位里長到林口發電廠參觀」。他說,台電所謂的溝通,就是只找里長、安排居民參觀林口電廠,最基本的環境、健康調查都闕如。

「賣豬賣狗也要主人開口。」深澳漁民吳智欽說,「(電廠)要過不過,咱嘛凍袂條,」但電廠腹地只十三點四公頃,比林口電廠的五十多公頃及台中火力發電廠的兩百多公頃,不但是最小也是離居民最近的,「要支持可以,但應該跟居民說明」。居民黃嚴德氣憤地說,電廠把環境都破壞,「老伙仔都是肺癌走的」,哪有什麼乾淨的煤,說什麼里民都支持,「黑白講!」

衣若蘭說,一個一千億、且影響北北基七百萬人口的重大建設,資訊卻完全不流通。她說,環評會當天,面對環委連番質疑,台電高層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完全顯露對社區、弱勢的霸凌。

 

「反對甘有效?」 煙囪再起…深澳人跟煤電拔河

圖中右上方一大片平地即是未來深澳發電廠預定地,離深澳聚落僅隔一條馬路。 記者許正...
圖中右上方一大片平地即是未來深澳發電廠預定地,離深澳聚落僅隔一條馬路。 記者許正宏/攝影

 

 

下午兩點半,一個尋常日子,深澳漁港安靜得彷彿只剩風吹過的聲音,一艘艘懸掛著集魚燈的鎖管船,被海浪推著來回擺動。這個以捕撈小卷、白帶魚等近海漁業為主的東北角小漁村,最近因一場八比九的投票,再次聚焦。一如過去半世紀,她的命運就像岸邊停泊的漁船,只能隨汐流牽動方向。

深澳燃煤電廠環差案上月通過審查,意味著消失近十年的大煙囪將再次豎起,港口會穿梭大型卸煤船,深澳灣多了卸煤碼頭與海中兩道長長的防波堤,將徹底改變她的風貌。

 

五十年 與燃煤空汙共存

一九六○年到二○○七年,曾是二戰後東南亞發電量最大的深澳發電廠,全力支撐起台灣電力與經濟發展的另一面,是周邊居民長年日夜與燃煤空汙共存息的陰影,「he時準(那時候),讀冊穿白衣,回來領子都是黑的。」深澳里里長曾素貞回憶依舊鮮明。談起舊電廠,居民都有說不完的痛苦記憶。

但為何過去深受燃煤所苦,近年也被逐步證實燃煤產生的PM2.5,還有燃氣所沒有的重金屬殘留,是呼吸道疾病及肺癌的主因。但幾次環評說明會,深澳居民不但包車前往聲援,對新北市政府及環團建議以燃氣取代燃煤,更激動吶喊「如果要建燃氣電廠,我們絕對反對到底!」讓環評委員及專家面面相覷。

反對燃氣 寧選燃煤電廠

大家不解的是,居民不但支持興建電廠,還是選擇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燃煤電廠 。

走趟緊鄰電廠的深澳、瑞濱、海濱三里,或許可以找到答案。贊成興建的居民口徑一致說「沒法度,國家就是缺電,我們願意代大家承擔汙染」,反對者則不希望噩夢再回來。但不論贊成或反對,居民都會反問記者:「反對甘有效嗎?」漁村向以剽悍著稱,深澳居民卻有外界難以理解的認命與溫順。

經濟大帽 剝奪環境正義

 

 

「我們是為政府犧牲的小地方。」緊鄰著深澳漁港的漁會辦公室,瑞芳區漁會總幹事黃志明如此形容他的故鄉。「犧牲」就是深澳半世紀以來命運最寫實的註解,長年在國家發展、經濟開發、交通建設的大帽子下,被忽視、剝奪的環境與居住正義,以及長期城鄉資源不均、被邊緣化,或多或少形塑了居民的性格,更與開發單位發展出錯綜複雜的依存關係。

從濱海公路往深澳方向,就可看到五顆畫著繽紛熱帶魚的藍色大圓筒矗立海邊。中油在深澳能源港旁設置了五顆儲氣槽,長年遭地方抗議。十多年前,一次瓦斯外洩事件居民不滿圍堵中油大門,瑞濱里里長胡長安跟其他居民以混凝土傾倒在大門口,還吃上官司。多年來與中油的抗爭無效,加上官司纏訟,都讓居民心灰意冷。

也因此居民說什麼都不肯接受燃氣電廠,對居民而言,毗鄰五十年的惡鄰居─燃煤電廠,雖不受歡迎,但至少是大家熟悉的。深澳里里長曾素貞說,燃煤就算爆炸「只會在裡面燒」,氣爆可就不一樣,「整個庄仔頭都滅滅去!」

煤、氣之外 有第三選擇?

為了國家能源政策,不論同意與否,居民都將再次承擔、犧牲。但除了承擔與犧牲,或燃煤與燃氣外,居民以及台灣社會還有沒有第三種選項?

 

德能源轉型 炸平核電廠冷卻塔築電網

 
2018-04-06

〔記者黃佩君/德國斯圖加特報導〕德國自二○一一年福島核災後致力於能源轉型,為了更大量引入綠能,國家制定超級電網建設計畫,興建長達二四○○公里、容量達十GW的高壓直流電網線路作為「電力高速公路」,因應再生能源調度。而德國電網公司Transnet BW在興建超級電網Ultranet時,為興建變電站,甚至將於二○二一年把旗下廢棄核電廠的冷卻塔炸平,變身電網中心。

  • 德國將於2021年把菲利普斯堡核電廠的冷卻塔炸平,並改建成變電站。(EnBW提供)

    德國將於2021年把菲利普斯堡核電廠的冷卻塔炸平,並改建成變電站。(EnBW提供)

超級電網更穩定 因應能源調度

德國的超級電網計畫,除了長達二四○○公里、高達六條的高壓直流電網(HVDC),整體建設電網規模更高達八八○○公里,相當於環台八圈,總投資達一.四兆台幣。

高壓直流電網能減少電力在長途輸送中的損耗、且更具穩定性,其減少再生能源帶給電網波動的功效,是交流電難以達到的。Transnet BW工程總監姚賀(Bernd Jauch)表示,德國產業多在南部,包括賓士、保時捷等汽車工業,但再生能源多分布在東部與北部,為連接風場與市場,他們投資德國西部的Ultranet及中部的SuedLink兩大超級電網。

姚賀表示,Ultranet是德國第一個結合直流與交流電的網路,在同一個電塔上結合兩種輸電方式,技術非常複雜,有時必須重建某些電塔,更困難的是變電站的興建,大部分人都不喜歡電塔蓋在自家後院,何況是占地達十個足球場的變電站;因此,EnBW決定把旗下的菲利普斯堡(Philippsburg)核電廠已停機的一號機場地改建成大型變電站,二○二一年將炸掉核電冷卻塔,象徵兩種能源的世代交替。

另外,SuedLink電網投資達四千億台幣,不僅是德國能源轉型最大電網計畫,也是首個百分之百地下化的HVDC,總長八百公里,電壓高達五二五kV,遠高於台灣目前三四五kV的高壓電纜。

Transnet BW發言人席林(Alexander Schilling)說,為了蓋這條電網,除了要先把電纜埋在地下試驗一年,還要跟一萬個地主談過,簽訂五萬塊地的權利合約,甚至還要經過三十個自然保護區。他說,不斷溝通成了必要課題,「一年要溝通兩百多天」,才能完成這樣巨型建設的社會工作。

 

 

 

 

 

 

 離岸風電 德最大電力商:台供應鏈準備好了

 
2018-04-06

EnBW資深副總裁:台灣可望成為亞洲樞紐

〔記者黃佩君/德國斯圖加特報導〕台灣積極推動能源轉型,而德國最大公營電力公司EnBW過去也仰賴核電,如今轉向風電等綠能,並投資巨型電網作為「電力高速公路」。對於台灣發展風電疑慮,EnBW資深副總裁古斯緯(Dirk Güsewell)表示,台灣的能力毋庸置疑,且有相當吸引力可發展為亞洲離岸風電樞紐,因為正確的方向及決策,供應鏈也已準備好,但台灣須保持法規穩定性,才能在未來五到十年繼續維持吸引力。

  • EnBW資深副總裁古斯緯(記者黃佩君攝)

    EnBW資深副總裁古斯緯(記者黃佩君攝)

EnBW過去曾有五座核電廠,古斯緯說,「核能曾是我們公司的起源之一」,但EnBW在二○一一年決定轉型,漸進關掉核電廠,最後一座將於二○二二年關閉;在此期間,EnBW陸續開發五個風場,其中兩個正在經營、兩個在建造、一個規劃中,總量達一.八GW。

對於台灣兩年前開始發展離岸風電,將於二○二五年達五.五GW風場,是否太快?古斯緯表示,快速發展離岸風電當然並非易事,需要以真正嚴肅的意志來面對,最重要的是必須把法規框架確定下來,「德國在二○一六年就建了三.五GW離岸風力,台灣在二○二五年前建五GW是可能的」。

他認為,目前台灣計畫已完備,投資者帶來技術及知識,供應鏈也蓄勢待發,「台灣一步步在使用工業上的優勢,建立一個新的產業」。他說,不少外商帶來know how,引介有經驗的供應鏈,帶著本土產業進入市場,「台灣為何不能成功?」

「要經營有效益的市場規模」

古斯緯也肯定台灣成為亞洲離岸風電樞紐的能力,目前歐洲每年僅四GW裝置容量成長,對產業來說遠遠不夠,因此無論台灣、日本、南韓都能發展為新市場,沒有相互競爭的問題;而目前台灣發展最快,有可能成為亞洲樞紐。

他強調,台灣若要成為樞紐,最重要的是先經營起有效益的市場規模,這個市場必須保持吸引力,讓業務能延伸到其他市場去。他舉例,德國曾在太陽能研發與製造上領先,但現在沒有任何太陽能在德國生產,代表未成功維持吸引力。

古斯緯認為,台灣政策的第一步是「帶進產業、投資,成立據點」,第二步是「維持它」,而最重要的是建立政策的信任感,「一個風場計畫就需要三到五年,加上兩年建造,廿到卅年營運,最重要的是建立可信度」,政策要保證三年後不會有一八○度轉變,才能維持對投資人及技術引進者的吸引力。

外界憂心台灣有地震及颱風等,可能造成離岸風電發展的困難;古斯緯則認為,真正的挑戰並非自然狀況,這是不少台灣人關心的議題,但產業已能給你們答案,目前技術均可克服。

 

 

 

 

 

 

 

 

 

 

核二2號機報告 恐延一週

2018-04-04

〔記者林菁樺、蕭玗欣/台北報導〕核二廠二號機停機事件,台電正加緊完成檢討報告,但原能會要求台電需納入「反應爐暫態模擬分析」;台電表示,這項「新分析」得由燃料束法國原廠協助,恐要再花一週左右時間,才能完成檢討報告。

  •  停機新分析報告 須由法原廠協助

原能會昨日表示,將派專案審查小組進行報告審查及現場審核,只有確認台電釐清事件肇因後,才會同意核二廠二號機再起動運轉。

核二廠於三月廿八日進行併聯後測試,因「蒸汽旁通壓力控制系統」調教時,參數設定過於靈敏,使得機組啟動自動保護而停機。

原能會昨表示,日前已要求台電應將核二停機發生時的「反應爐暫態模擬分析」納入綜合檢討報告,內容包括事件過程中機組系統設備動作序列正確性評估、事件發生肇因、改善措施、機組再起動安全性評估等。

台電解釋,反應爐暫態模擬分析是透過電腦分析程式,可模擬事件發生時機組功率、壓力等參數變化,分析將有助於確認爐心安全,整起停機事件安全無虞。

據了解,反應爐暫態模擬分析得由台電提供相關參數,並由燃料束法國原廠協助重建模擬分析,預期要額外花一週左右時間,台電發言人徐造華表示,「春假期間台電恐無法提出核二的檢討報告」。

至於事件發生肇因與改善措施部分,台電表示,原廠英維思集團技師已抵達核二廠,肇因應為蒸汽旁路與壓力調整(SB&PR)系統測試調整所引起,會詳細討論改善措施,以確保不會再發生同樣問題。

 

 

 

 

 

 遴選結果月底出爐 7月簽約

2018-04-06

〔記者黃佩君/台北報導〕攸關兆元投資的離岸風電遴選將於下週展開,經濟部能源局已收到九大風場開發商的計畫書,能源局官員表示,遴選結果將於四月底出爐、六月競標決定,七月與開發商正式簽約。

  • 圖為彰化外海開發離岸風場(資料照)

    圖為彰化外海開發離岸風場(資料照)

目前遴選申請達十.六GW,因僅五.五GW風場可入選,近一半將被刷掉。其中,已表態角逐二○二○年併網風場者,包括WPD雲林、上緯海能、亞泥竹風,超過一.五GW將爭取○.五GW配額;二○二一年之後競爭者則包括WPD、丹麥沃旭、丹麥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上緯與麥格理及德商EnBW團隊、加拿大北陸電力與新加坡玉山能源團隊,以及本土開發商力麗、中鋼、台電與亞泥。

台灣風場開發容量預計二○二五年前達五.五GW,其中三.五GW採保證躉購價格,另外二GW將採競標;躉購的三.五GW中,有○.五GW在二○二○年併網,可不受國產化目標限制,二○二一到二○二五年併網廠商則須配合國產化政策。

能源局官員表示,已初步檢視各開發商計畫書,並通知補件,下週將向開發商說明接下來的遴選程序,包括如何進行簡報、標準模式及時間長度等;其中,二○二○年併網與二○二一年後併網的兩階段將分開,前者先報告、審查並出具結果後,未爭取到的開發商,可加入二○二一年後併網的階段,與其他開發商競爭。

官員表示,預計四月底公布遴選結果,未入選者六月仍可加入競標,但競標要件是遴選分數須在六十分以上。官員表示,預計六月競標結束,七月與遴選及競標的入選業者正式簽約。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