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42218憶三伯母

茶 新北 三峽 三層坪 - 花花世界(三)

近午 堂姊在群組貼『我媽媽今凌晨過世了!人生謝幕。』,隨即接到 堂哥電話告知 三伯母病逝。八月中旬 父親做五七時,堂哥、堂姊就說 三伯母情況很不樂觀,儘管心裡已有準備,但收到訊息還是感到不捨。三伯母享年96歲,年長 父親兩歲,與 四伯同歲數,台北第三高女(中山女中)畢業,算是 祖母的小學妹。堂姊(三伯三女)與 姊姊讀 中山女中時,祖母和 三伯母都好高興,三代同一所中學,從日治到民國。

記得一大家子住建國北路時,房子與房子間圍著內院,我們都稱「深井」,大伯、三伯和我們的廚房都在深井邊,三伯母下廚房,若心情愉快會唱歌,多是 日治時期「文部省唱歌」頒布的歌曲,《送別》、《憶兒時》、《》、《故郷》、《春の小川》、《朧月夜》、...等等。有段時間 三伯母的歌聲消失了,約是我國小高年級時,有人問她怎麼不唱歌了,她回答:『兩個兒子,一個在 金門、一個在 馬祖,哪唱得出來。』。兩位堂哥都在外島當兵,當時還有「單打雙不打」,兩岸互相砲擊,任誰也不放心吧。

以前建國北路未拓寬前中間是美軍住的洋房,今日朱崙街上的體協原是美國學校。美國人跟著美國學校搬到 天母後,洋房改住官員、軍眷,一棟分好幾個單位。有段時間這一帶小偷猖獗,除少數幾戶外都遭竊,搞得人心惶惶,街坊都在談論。一回聽 朱厝崙的長者說:『家裡有屬虎的比較不會遭小偷。』,三伯母笑回:『我家裡有四隻虎。』,眾人都說難怪你家沒事。四隻虎就是 四伯、三伯母、三堂哥(三伯次子)和我,三堂哥長我一輪;民間習俗屬虎的禁忌很多,沒想到居然會有防賊的好處。

姊姊結婚時,三伯母笑著拿兩張喜帖來,一張是我們送三伯家的,一張是三伯母的族兄寄給她的。有趣吧,三伯母來自 木柵張家,姊夫也是 木柵張家,三伯母笑說她從張家嫁來許家,現在許家還一位給張家。木柵張家其實就是 淡水張家,是來自 泉州 安溪的七個兄弟,拜 尪公的 張家。當初帶著故鄉的茶苗來台灣拓墾,定居 淡水 小坪頂,因為該處種茶品質不佳,老大留 小坪頂看顧祖厝,老二留 淡水做生意,其他五位移墾 台北盆地周圍。

大台北的 尪公廟只要芳名錄以張姓為主,幾乎都是這個 安溪來的張家,因某位兄弟在 木柵種植 鐵觀音、包種茶成功,張家兄弟多位移墾,再循 景美溪、新店溪進入 深坑、石碇、坪林找種茶地點,張家在清代、日治時代對 台灣的茶葉佔舉足輕重的角色。部落格「老爸的童年回憶」中,「46.淡水公學校」、「47.米山丸」都提到 四姑丈是 淡水張家,也是同一個家族,四姑丈過世時,四姑媽就是到 小坪頂、木柵等地查對族譜。姊姊當時協助核對,笑說 姊夫輩分比 四姑丈高,應該是當初兄長留 淡水之故。

三伯母過世,父親五位兄弟及配偶都離開了,儘管他們年歲都高,但短時間相繼離開還是讓人無奈。卅幾年前搬出建國北路舊家,在此之前天天見到 三伯母,可以說就是同住的家人,喪不對喪的習俗,三伯母的法事我們兄弟姐妹都不能參加,僅能在心裡懷念她。

 

回應
    沒有新回應!
優質大賞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