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91107構樹怨

構樹怨 - 日誌用相簿
構樹怨,樹心下方我擺一個十元硬幣可比較大小。

今晨有事外出,九點多返家,發現長在巷子口的 構樹被砍了,一棵自己長在路邊廿幾年近卅年,已有約兩層樓高的 構樹就這樣不見了。誰下的手?什麼時候鋸的?樹液還在滲呢,砍樹的人總有千百個理由,說穿了就是看不順眼。這回是第二次被砍,下手比第一次重,幾乎貼地鋸掉,市府單位來處理的,還會再長出來嗎?想到幾年前水溝施工,在居民要求下,承辦單位還做了護樹措施,這一回是誰決定將樹砍了?

構樹怨 - 日誌用相簿
構樹怨

這是一棵長在水溝蓋和柏油路接縫間的樹,就像巷子裡多出來一對築巢的 斑鳩,或是又多了幾隻流浪貓,我不曾特別去關注它。這裡原本有一座警衛亭,是這棟大樓的管理室,以前有幾位老杯杯會輪值坐在裡邊休息。可能占用到公共空間,後來被拆掉了,少說十幾年前吧。構樹依舊留下來,夏日裡它的樹蔭讓十字路巷口這一角特別清涼,許多走累了的 老人家會在樹底下暫歇腳,所以斜對角停車場管理室在轉角處也種了一棵 榕樹。民生東路2段147巷是有安全島的巷子,安全島上原本就種著一些 榕樹,加上這棵 構樹和對角的 榕樹,八哥、斑鳩和 白頭翁都靠過來了。

構樹怨 - 日誌用相簿
唯一拍到這棵構樹的一張照片,2017年11月某日的下午。

構樹剛開始就是從警衛亭邊長出來,那時我剛搬來不久,小構樹約30cm高左右。某日它周邊多了保麗龍板,警衛亭的一位老杯杯說:『看它可憐所以圍板子,裝一點土給它。』,就這樣長成一棵大構樹。後來 構樹開花了,原來是一棵雌株,果熟後腐果掉落地面,老杯杯會清理。幾年後警衛亭拆除,落果沒人處理,樹下堆積腐果感覺髒亂,與其他社區的 構樹一樣命運,被攔腰砍了。重新再長大的 構樹這次被砍得徹底,連同對角停車場的 榕樹一起被砍,不是長在公共空間嗎,礙到誰了?

 

 

回應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優質大賞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