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10009


豐子愷 繪 弘一法師像

2012年10月14日在 上海 龍華寺巧遇 弘一法師圓寂七十週年紀念展開幕,拍下了這張 法師弟子 豐子愷所繪的遺像,如獲至寶。弘一法師俗名 李叔同,未出家前就是才子,出家後中興 律宗,成為 律宗第11代世祖。民國31年(1942年)10月13日 弘一法師圓寂,通常在前後數天會有紀念法會或音樂會,會場總會響起《春遊》、《早秋》、《西湖》、《送別》、《憶兒時》、《夢》、...等等歌曲,其中以《送別》最讓人熟悉。

李叔同在母親逝世,悲傷之下以 美國民謠之父 Stephen C. Foster在1851年時寫的《Old Folks at Home》「故鄉桑梓;故鄉的親人」放慢旋律寫下《夢》這首思念至親的歌曲,並在告別式時自彈鋼琴演唱;一首扣人心弦帶中國風的美國民謠就這麼傳唱全中國,至今仍是合唱團愛唱歌曲。《Old Folks at Home》另有其他翻譯翻譯版本,是意同原曲的思鄉歌曲,因歌詞內容不盡相同,這裡僅介紹《夢》的歌詞。

 

  詞:李叔同  曲:Stephen C. Foster

哀遊子煢煢其無依兮,在天之涯。
惟長夜漫漫而獨寐兮,時恍惚以魂馳。
夢偃臥搖籃以啼笑兮,似嬰兒時。
母食我甘酪與粉餌兮,父衣我以綵衣。
月落烏啼,夢影依稀,往事知不知?
汨半生哀樂之長逝兮,感親之恩其永垂。

哀遊子愴愴而自憐兮,弔形影悲。
惟長夜漫漫而獨寐兮,時恍惚以魂馳。
夢揮淚出門辭父母兮,嘆生別離。
父語我眠食宜珍重兮,母語我以早歸。
月落烏啼,夢影依稀,往事知不知?
汨半生哀樂之長逝兮,感親之恩其永垂。

1846年 福斯特年僅20歲,以一首《Oh! Susanna》「噢!蘇珊娜」而成名,24歲與 珍妮結婚並決定成為專業作曲家。福斯特創作有兩次黃金時期,本文介紹的《Old Folks at Home》另一個名稱為《Swanee River》,是 福斯特創作黃金前期(1851~1854年)最經典民謠之一,這時期聞名的歌曲另有《My Old Kentucky Home》「肯德基老家鄉」和《Jeanie With the Light Brown Hair》「金髮珍妮」。1855年以後因遭逢父母、兄長接連噩耗,陷入寫作低潮,經濟拮倨。

1860年 南北戰爭爆發前夕,佛斯特想起妻子 珍妮家的黑僕,寫下了《Old Black Joe》「老黑爵」,開始創作第二次黃金時期。這期間寫下100多首民謠,其中另一首經典歌曲是隻身在 紐約想念妻子所寫的《Beautiful Dreamer》「美麗的夢仙;夢中的佳人」,1964年在 紐約旅館內意外身亡,享年才37歲。《Old Folks at Home》歌詞似乎有多個版本,以下轉貼原創時的版本,裡面有些單字拼法不同於今,可能與鄉音有關。

 

Old Folks at Home   by Stephen Foster (1851)

(1)

Way down upon de Swanee Ribber,
Far, far away,
Dere's wha my heart is turning ebber,
Dere's wha de old folks stay.
All up and down de whole creation
Sadly I roam,
Still longing for de old plantation,
And for de old folks at home.

All de world am sad and dreary,
Eb-rywhere I roam;
Oh, darkeys, how my heart grows weary,
Far from de old folks at home!

(2)

All round de little farm I wandered
When I was young,
Den many happy days I squandered,
Many de songs I sung.
When I was playing wid my brudder
Happy was I;
Oh, take me to my kind old mudder!
Dere let me live and die.

All de world am sad and dreary,
Eb-rywhere I roam;
Oh, darkeys, how my heart grows weary,
Far from de old folks at home!

(3)

One little hut among de bushes,
One dat I love
Still sadly to my memory rushes,
No matter where I rove.
When will I see de bees a-humming
All round de comb?
When will I hear de banjo strumming,
Down in my good old home?

All de world am sad and dreary,
Eb-rywhere I roam;
Oh, darkeys, how my heart grows weary,
Far from de old folks at home!

 

 

回應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優質大賞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