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10749搶衛生紙、菜價崩盤 跟一例一休無關?

搶衛生紙、菜價崩盤 跟一例一休無關?

賽夏客/資深教育工作者(苗縣頭份)#一例一休

日昨走進服飾名店,每年該店遇到折扣最低時,總是招來不少撿便宜貨的顧客,今年又加碼回饋金,但店裡冷清,偶而有顧客上門,幾乎都是「過路財神」。

外配店員面帶愁容問我:「政府何時會恢復以前的樣子?老闆沒錢賺,我們也等著失業。」我當然知道她指的是一例一休政策有問題,原本政府算計著討好龐大勞工群,卻偷雞不著蝕把米;勞工沒有老闆,工作也沒了,他們失業了,會繼續支持這樣的政府嗎?

小弟經營食品業,他過年告訴我們:「過去養了一百多個員工,主要來自中低收入的弱勢家庭,讓他們維持溫飽;自從實施一例一休後,員工休假吃掉微薄利潤,不得不精簡人事,現在只留下一半的人,勉強度小月,若寒冬繼續惡化,恐怕只有吹熄燈號。」

藝人吳宗憲近日關掉一間店,他坦言就是因為一例一休吃不消,也道出沉默中小企業老闆的心聲。

近日台北市農產運銷公司連續休市導致菜價崩盤,農民一季的心血全泡湯,酬庸式的總經理吳音寧成為眾矢之的,但拋開適不適任的檢討焦點,換另一個角度看,要不是政府一例一休的決策,怎麼可能造成廿天休市十一天的怪現象?她不就是制度的受害者嗎?

賴揆上任後,微調一例一休,仍然卡卡的,民眾還是期望回歸原來制度;勞資雙方創造雙贏的局面;否則,大老闆出走,小老闆撐不下去,各行各業都陷入恐慌。搶衛生紙現象絕非偶然,西北風颳得強勁,只等著民眾張開口。

 

台灣,妳為什麼這麼焦慮?

台灣,妳為什麼這麼焦慮?媒體充斥著負面報導,接觸媒體變成是一種痛苦,可能是資訊來源類似,親戚朋友見面談起台灣的未來都憂心忡忡。是的,經濟成長率偏低、薪資不大成長、空氣品質不怎麼好、年輕人不太愛生小孩、老人照拂還不到位、人才不容易留住、夏天怕沒電吹冷氣、社會吵鬧不休,的確讓人感到悲觀;但是,台灣人臉上常掛著笑容、看病或動手術不太需要等、水質不能說不乾淨、隨時隨地都可以找到好吃的東西、發生災難時大家總會伸出援手、儘管意見不同暴力也不常見。

其實我們的社會與世界各地一樣,百姓抱怨的多,滿意的少,但是,比起其他國家我們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以個人國民所得觀之,在全球一九五個國家中台灣排名四十左右,在世界快樂指數中我們排第卅五名,儘管不是世界第一名,離墊底還差得遠呢!

如果活在當下就不會這麼焦慮了,我們都過度想未來的事情,才會愈想愈悲觀,古人說:「豫則立」,又道:「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其實就算沒人提醒,人天生就是會煩惱未來。在一個非常不確定的年代中,愈有遠慮傾向的人愈容易焦慮,而且當自己對環境的掌握能力愈低時,焦慮感就會加深,這種焦慮是因為缺乏安全感產生的;但是每個人降低安全感的作法不會一樣,因此不同想法間的人就會有衝突,例如加薪是員工的希望,但在不確定的環境中,股東並不希望加薪,員工強力要求時,與股東的衝突就增加,當大家的安全感愈低時,衝突就愈嚴重。

台灣因為兩岸關係高度不確定、缺乏天然資源、國家實力不足以自保、教育品質日益受到質疑,所產生的高焦慮感正在升高社會的衝突感,在這種情況下,以加薪為例,企業的意願會降低,但是員工卻會更想加薪。

升斗小民無法掌握大環境,心裡的焦慮感超高是非常正常的,不過我們卻可以努力採取行動有效降低自己的焦慮,而如果所採取的行動也可以幫助降低大家間的衝突,整個社會氣氛就會變好。我們應先嘗試去理解一個事實:為了降低自己的不確定性,卻讓別人的不確定性增加,通常會增加衝突,衝突高到某種程度時,會變成大家卡在一起,動彈不得,因此該採取的是讓整體衝突下降的作為,減少增加衝突的可能性,例如逼迫老闆加薪,在不確定性很高的大環境裡,可能會造成兩敗俱傷,但如果員工與老闆可以提出來在某些地方努力,可以降低成本,加薪的目標就很可能達成。

當不確定性低,大家感覺良好時,很多事情很容易討論,社會的衝突比較小,例如八○年代,台灣錢淹腳目,政府的政策很容易推動,少有勞資糾紛,但是今不如昔,幾乎每一個政策都有高度爭議,例如勞工要保護與福利,勞動部為保護勞工勞檢,企業希望營運有彈性增加經營效率,經濟部為發展產業希望改掉一例一休,勞工、政府、企業間衝突與爭端不斷。

除了大家應自己努力,降低不確定性外,政府的努力更為重要,例如兩岸關係的穩定及電力供應的充足等,如果能有足夠改善,大家的焦慮感就會下降,增進社會和諧。二○一七年英國有一個民調說台灣是世界上最宜居的地方,台灣人天天抱怨,卻都喜歡住在這裡,這難道不是一個大家可以共同努力的最大共識嗎?(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校長)

 

解放追訴權 懸案迎刃而解?

吳景欽/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新北市)

行政院通過刑法與刑法施行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其中針對殺人罪,將不再有追訴權時效之適用,。也代表像彭婉如、劉邦友等案面臨的追訴權時效問題,將因此解套,但真能如此嗎?

依現行刑法第八十條第一項第一款,只要最重本刑為十年以上、無期徒刑或死刑的案件,如殺人罪,追訴權時效為三十年。但這是二○○六年七月生效,一九九六年的彭婉如案、劉邦友案,適用的是廿年時效規定。

追訴面臨障礙,有時並非案發時證據蒐集不完全,而是以當時的科技能力,無從為精密檢測,致必須等待日後科學的進步,才足以釐清事實,最簡單的例子如DNA鑑定。

故立法院若能通過修正案,彭、劉兩案似就不再受到追訴權時效之束縛。惟要適用新規定,必須以追訴權時效尚未完成為前提,則此兩案,似距今已過二十年,基於法律不溯既往,即便修法通過,似也無用武之地。

更重要的是,殺人罪於追訴權時效的解放,只是解決陳年舊案與懸案的第一步,若偵查機關未能時時利用新科技來關注此等案件,仍可能隨著時間流逝,而為人所遺忘。

回應

人來到世上,就是來做功課的人生是一門學業,透過每天的學習,只有不斷的學習,才能增長福慧我們要看清自己;才能看清是與非

幸福,不在於您擁有多少事物,乃在於您用怎樣的態度去看待、享受自己現下所擁有的一切若是能這樣,即便您看似一無所有, 也能比那些大富豪或身體健壯但成天愁眉苦臉的人們更快樂、更富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