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21] LITOST阻塞 @ 球迷的巴拉巴拉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200605270018[U-21] LITOST阻塞

    LITOST是什麼?

    捷克文LITOST是個無法翻譯成其他語言的字。這個字的第一個音節LI發長聲加重音,讓人想到喪家之犬的呻吟。

    LITOST是一種陷人於苦惱的狀態,它誕生於我們自身悲慘遭遇突然被揭露的真實現場。

    LITOST發作的時候像個兩段變速的馬達。 苦惱過後就是報復的慾望,目的就是要讓對方看起來跟自己一樣悲慘。

    米蘭昆德拉‧笑忘書

    而我現在心中正盈滿這種所謂的LITOST....

    話說,我盼了兩年,好不容易MONTOLIVO、PAZZINI等人雙雙進了UEFA位於葡萄牙的U-21決賽。(這句話有語病,但我想無需挑剔:p)
    比賽開始排排站唱國歌,AQUILANI因傷遣返令人遺憾,BIANCHI和MONTOLIVO坐在板凳是個小瑕疵,但我不介意,我對這個球隊有信心。



    義大利對丹麥的前幾十分鐘,義大利表現我挑不出異樣。你知道的,U-21就是這樣,在某些處理球的技巧上稍嫌生澀,組織進攻不若成人般穩定,會有小失誤,然而整體的靈活與優勢卻是義大利正式國家隊永遠比不上的。

    在這樣的概括條件下,戴起袖標DONADEL展現了屬於他的凜然,有幾個不錯的穿越傳球,一向活跳跳的PAZZINI也沉澱下來變得穩重,到位俐落,機會掌握也不賴,PALLADINO的技巧有效運用在陣中,不過幾個輕浮的動作要稍微收斂,FOGGIA跑動也靈活,後防站定位,都很不錯,也透過POTENZA取得了1-0的領先。

    接著,奇妙的事情發生了。

    義大利門前兩球員+守門員的三人防守,竟然將皮球彈給丹麥人,丹麥人起腳,球進了。義大利全隊都因過於驚訝而沒啥反應,我也是!

    這什麼狀況?
    中文有個形容這種狀況的詞,叫『中邪』,這個詞和著魔不太一樣,我不知道怎麼把這個詞翻成其他語言,所幸這篇文章是中文,所以也不太需要解釋『中邪』的意思。

    總之,『中邪』的狀況就發生了。這種狀況以前也發生過,都是發生在運勢正順的奇點上,所以才奇妙,所以才不知所以然,所以才叫『中邪』。

    這種『中邪』狀況最深刻的一次,在於2005年2月的UEFA五人制足球半決賽,義大利對俄羅斯,取得了3-0的領先,『中邪』的狀況就發生了!

    這種『中邪』狀況會停止嗎?
    不會,除非到了它自己設定的時間結束。

    於是那場半決賽,一球接一球,不明所以,義大利全隊處於無法反應的空白時間,從3球領先,直到輸掉了半決賽。

    禮拜四這場U-21的比賽也一樣。
    第二球,站在大門前的CHIELLINI親切地把球踢給了就在門邊的丹麥人,球進了。
    第三球,丹麥人自由球,他起腳,球進了,門將慢了半拍。



    從比賽的開場,我完全無法預料到這樣的結果,以殘暴(?)聞名的GENTILE在場邊氣得跳腳,畢竟體格略遜的義大利隊,整體技巧優於丹麥人。(當然某個道聽塗說的妄想拼貼北歐狂是不會認同我的觀點的:p)

    還好,中場了。

    下半場開始,義大利打得很沒自信,DONADEL失了冷靜,有幾個沒有必要的小動作讓他拿了黃牌。PAZZINI倒還維持一貫狀態,只是幾個機會球他不是恰巧漏失,就是打在門柱上。是的,中邪的必備場景,門柱。

    然而PAZZINI後來也急了,在PALLADINO回傳的絕佳機會中,丹麥門將比他早先抱住球,他一腳已經就位,收勢不住的他越過門將後摔倒在地,跌倒時差點慘遭丹麥球員圍剿,還拿了一張黃牌。PAZZINI的表情很無辜,我也這麼認為,在這件事情上我是傾向於袒護PAZZINI的立場,但我不認為我有失公正。

    還好PALLADINO和BOVO的自由球追回一球,暫時緩住了義大利的不安。



    接著PAZZINI被換下,BIANCHI上來。
    BIANCHI除了身高外,很多地方都和GILARDINO很像,他憑藉著從容不迫的氣勢,在90分中為義大利添了一球。

    場邊的丹麥球迷很失望,因為到手的3分成了平手。
    但是我才嘔好不好!義大利本來可以輕鬆拿取3分的耶!你以為義大利何苦上演這種辛苦追平的肥皂劇?還不是因為那莫名奇妙的『中邪』!

    『中邪』『中邪』,以前遇到這種狀況時,我都會想起某人攪局。這個某人啊,平常不看球賽,但只要他心血來潮搞個文字轉播或什麼的,那場比賽我支持的球隊就會從氣勢正旺到莫名奇妙的輸球。我們理工的不相信巧合這種事情,但每每碰上時,只能說那一定是預謀!

    那個某人尸位以待,平常根本不管比賽期間誰死誰活,只管比賽結束,來幾篇轉貼的紀錄與憑空的感嘆。但他看了五人制FIFA決賽,義大利輸了,UEFA的半決賽,義大利輸了,一時興起的國家隊友誼賽、義大利甲級聯賽文轉,義大利沒贏,FIORENITNA輸了,族繁不及備載。

    我只能說,還好他平常並不太看球賽,縱使他是所謂的足球討論板板主。

    其實我早忘了某人的詛咒這種事情,因為好久沒管某人的動向了,只是這次不經意的又給我發現,原來他又文字轉播了!

    於是我心起升起了那股LITOST,我想要報復,讓對方也能夠很悲慘、不幸,像我的心境,他最好被狠狠的報復,才能慰勞倒楣的U-21小朋友,卻沒辦法。

    這種狀況理倫學家也見過,理論學家很肯定地說,如果有這種況,就是所謂的LITOST阻塞。

    是的,我遇到LITOST阻塞了....T_T

    我很擔心義大利小朋友就這樣莫名奇妙地回家,什麼也沒得到...這些小朋友,他們有實力也很努力,我希望他們能得到應得的頭銜啊!只是,那詛咒到目前為止,我都沒有勝利過....義大利,你們自己保重吧!PAZZI...T_T

    [U-21] C'ship進入...|日誌首頁|[U-21] 危機暫時緩解...上一篇[U-21] C'ship進入倒數計時...下一篇[U-21] 危機暫時緩解...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