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141023「松山機場」與「印度獨立」的連結:Chandra Bose

  自由印度臨時政府

  Chandra Bose

講到松山機場,戰前飛機失事很少被記載,以致於台灣人多很陌生。

我個人聽耆老所述的是:1936年完成啟用的大正時代,松山機場有一場民用航空機試搭(台北附近繞幾圈?)過程,結果失事,一些記者與仕紳身亡。

而在日本時代還有另外2場空難,分別是1944年與1945年,這兩場容易被混為一談。

19441025的空難與台灣有關:總督府所建立的「神社新境地」即將完工前,預計將神社於舉行「鎮座祭」的同時遷座於「護國神社」旁。但是在神社「遷座祭」來臨之前的1025,一架日本運輸機不幸失事,墬落在「台灣神宮新境地」(今圓山忠烈祠)附近。帶來了不祥的兆頭。

1945815日本投降。投降後第三天18日,松山機場又發生空難。這次空難死了一位印度人錢德拉.鮑斯Netaji Subhas Chandra Bose18971945),也解散了一個政府。鮑斯最後埋骨於東京杉並區蓮光寺。

印度-台灣-日本(其實還有德國、俄國等地)三地的組合,標示了鮑斯與眾不同的一生。

  東京蓮光寺的Bose雕像

 

長期以來有關錢德拉.鮑斯的死因是1945818從台北搭日本軍機赴日,在松山機場墜機身亡。目前印度的聯合政權的國民會議派,在19561970年也曾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結論是錢德拉.鮑斯的確死於松山機場空難。日本《朝日新聞》專訪了鮑斯姪子的夫人克麗蘇娜鮑斯,她贊同印度政府的看法,因為有很多證據顯示錢德拉.鮑斯死於空難,骨灰也是他本人的沒錯。

但印度人民黨於1999年執政時委由前最高法官負責成立調查小組,提出相反的調查報告:錢德拉.鮑斯死於松山機場一事是日本捏造的,而且安置在蓮光寺的骨灰也非他本人的。

有關印度獨立,課本只教我們甘地Mahatma Gandhi,稍有點涉獵的會知道赫魯Pandit Jawaharlal Nehru。但事實上,錢德拉.鮑斯國會議事中央殿堂的肖像中,鮑斯並列三人的油畫像。

Bose與甘地

 

鮑斯1897年生於英屬印度,是印度的獨立運動者。為了爭取獨立,他在1941年離開印度,經由巴基斯坦,到蘇聯請求史達林協助,被拒絕。當時約有2000印度人為追求印度獨立而在德國組成「印度兵團」Indische Legion),即「自由印度軍團」(Free India Legion)。鮑斯轉而流亡德國請求納粹協助。但是,墨索里尼或希特勒都予以拒絕,希特勒更說「還要150年」。

珍珠港事件後的1942年日軍佔領香港與新加坡,8日軍將被俘虜的印度軍隊組成「印度國民軍」Indian National Army)。此時,德蘇間已宣戰,鮑斯轉而請求日本協助。日本也想借重鮑斯影響力故答應協助。

1943年日本安排透過軸心國的關係,由法國的大西洋岸出發,請德國海軍以潛艇經印度洋換乘日本潛水艇而到東京。在東京,鮑斯與一些印度領袖合作,先擔任「印度獨立聯盟」總裁,在日本的支持下,錢德拉鮑斯於1943年在新加坡成立「自由印度臨時政府」Provisional Government of Free India),並就任「印度國民軍」最高司令官。【讀者是否想到「自由法蘭西」(Free French)、「自由越南」(Free Vietnam),與更重要的「自由中國」(Free ChinaKMT呢?】

除了日本之外,德國、汪精衛的南京國民政府、義大利、克羅埃西亞(烏斯塔沙政權)、泰國、緬甸、滿州國與菲律賓都承認「自由印度臨時政府」。愛爾蘭自由邦Irish Free State也在成立時致贈賀詞,也算是一種「默示的承認」,因為當時愛爾蘭並無完整的外交權,只屬於「英王王權自治領」(the Dominion)的一類。鮑斯後來還代表參加「大東亞會議」。

  大東亞會議

 

1944年與日軍為切斷蔣介石的補給,在印緬邊境的「印帕爾戰役」(Battle of Impha)中並肩作戰。自由印度政府在19431024對英國與美國宣戰

日本戰敗後,鮑斯認為與日本合作對抗英國爭取印度獨立已經不可能,故衡量冷戰架構想要與蘇聯合作。松山機場的空難,就在其出發時發生。

終戰後,這個日本所支持原額20,000人的「印度國民軍」,有400被英國女王定以「叛國罪」。但印度的「國民議會派」以「印度國民軍事印度獨立的英雄」要求予以釋放。印度人民甚至於印度裔海軍士兵不服而佔領軍艦,印度陸軍的印度籍官兵也拒絕接受英國軍官的鎮壓命令。

印度獨立,不僅僅是甘地的「不合作主義」而已,也有相當暴烈的成分。「印度國民軍」官兵在獨立後,受到「年金」的表揚。

鮑斯是爭取印度獨立的激進派,在1937年到1939年曾擔任印度國大黨的議長,但是後來被甘地為主的溫和派開除。他是一種為了獨立的終極目標不惜和所有勢力(蘇、德、日、蘇等國)合作的典型,從任何一國的角度看,都具有極大的爭議性,評價見仁見智。連鮑斯是否死於台北(松山機場)都眾說紛紜。看起來,不免令人懷疑諜影幢幢。

台灣,特別在大正到昭和年間,早就是非常國際化的區域。松山機場,連結著印度獨立的事蹟,是被ROC教科書洗腦的台灣人所無從得知的。由此事可知:獨立,絕非島內事務,無論在視野或實務上皆然。

 

延伸閱讀:

http://blog.roodo.com/indiaupdate/archives/1653387.html

http://www.yorozubp.com/9808/980814.htm

DC-2台灣民航的起始機型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