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240803Chinese Taipei:中國人的台北政權

Abstract

People’s identity or nationality is close related to the territorial status.

Taiwanese was deemed Chinese according to Article 10 of Treaty of Taipei 1952. However, the Treaty was terminated in Sept. 29, 1972 along with Japanese-China establishing diplomatic tie. Does Taiwanese still regarded as Chinese?

The US stated it “acknowledges that all ‘Chinese’ on either side of the Taiwan Strait maintain there is but one China and that Taiwan is a part of China” in the Shanghai Communiqué in Feb. 28, 1972. That means the “Chinese” of east side of Taiwan Strait only existed for 7 months.

The US approved the Taiwan Relation Act on April 10, 1979, in which it uses “people of Taiwan ” in stead of “Chinese”. Same question again, does Taiwanese is deemed Chinese?

“Chinese Taipei ” was developed in 1979 for the Olympic Games. There are several interpretations on it, such as Beijing’s “Taipei, China” and Taipei’s “中華台北” though. Yet the most possible interpretation of  “Chinese regime in Taipei ” along the context from Treaty of Taipei through the Shanghai Communiqué to the Taiwan Relation Act was never spoken of.

Taiwan has passed beyond the “Chinese dominion” to the “Taiwanese home-rule” under the arrangement of the US .

But in 2008 MYJ still advocates Chinese impression by “Chinese Nation” and “Chinese Taipei ” with Beijing together. Does he mean to undermine the system unilaterally?

 

台灣「領土地位未定」的議題,已經成為生活的ABC;但台灣人民的身份與「領土地位未定」,甚至於與ROC當局有何關係?卻少見關心。

戰前身份是日本臣民的「台灣籍民」,一直到195285透過〈台北條約〉第101的生效,才以「應視為包括」的方式被定義為「中華民國國民」,以免因領土放棄而成為「無國籍者」。第10條這樣規定:

就本約而言,中華民國國民應視為包括依照中華民國在台灣及澎湖所已施行或將來可能施行之法律規章而具有中國國籍之一切台灣及澎湖居民前屬台灣及澎湖之居民及其後裔;中華民國法人應認為包括依照中華民國在台灣及澎湖所已施行或將來可能施行之法律規章所登記之一切法人。

這時,距離戰爭結束已經7年。法律上,所謂的「視為」(deemed2 是「事情本非如此,但法律規定如此並賦與相同的效力」,也就是「把假的當做真的」。根據葉公超當年在立院「台灣人民屬於中國籍」的說明,我們知道ROC流亡政府對搶不到土地之餘意外分到人民,是聊感欣慰的。【3

人算不如天算的是,1972929日中建交時,日本外相大平正芳【4宣布廢止〈台北條約5,台北當局也發表〈斷交聲明〉6。大平正芳當時是這樣說的:

作為日中邦交正常化的結果,〈台北條約〉已失去了存在的意義,並宣告結束。

(日中関係正常化の結果として,日華平和条約は,存続の意義を失い,終了したものと認められる)

根據〈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707的規定,條約被廢止並不影響先前的權利義務關係,意即台灣人在1952197220年間8雖是「〈條台北約〉下的Chinese」;然而,法律(條約)被明示的廢止了【9法律(條約)的規定如何繼續有效呢?換言之,1972年以後台灣人合法的國籍是什麼?

讓我們進一步看,與台灣有關的各種國際法文件中,涉及Chinese的還有:1972228的〈上海公報101979年奧委會的「Chinese Taipei模式」等等。

上海公報〉中,在美方「在台灣海峽兩邊的所有中國人(Chinese)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的「認識」(acknowledge)中所述及的Chinese,已經在7個月後的929因〈台北條約〉的廢止而在「法理上」(de jure)被撤銷11】稍後更被日益茁壯的台灣意識而在「事實上」(de facto)給顛覆12】了。

台北條約〉的廢除,連帶的、意外的(?)讓〈上海公報〉牽涉台灣的部份失去意義。

197911月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在處理中國入會問題時發展出Chinese Taipei模式。其結果是,中國奧委會以「中國奧委會」(the 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入會,而原ROC的奧委會的名稱則在紀政與楊傳廣的力爭後僅能以簡稱為「中華台北」的「中華奧委會」(the 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的模糊名義出席。Chinese Taipei逐漸成為我們(誰是我們?)參加WTOAPEC、國際電玩賽等等國際組織的名稱

值得注意的是,在奧會模式中,Chinese既可以是「中國」,也是「中華」,這是怎麼回事?

字典上,Chinese有「中國的」(形容詞),與「中國人」、「中國話」(名詞)等幾種意思。

從通常「中華台北」的漢字翻譯上幾乎讀不出Chinese Taipei任何意義,但以「人」來看Chinese,並放在〈上海公報〉的架構,將清楚浮現「中國人的台北政權」的圖像。

這個「中國人的台北政權」的圖像,因貫穿戰勝國對佔領區台灣地位的處理、ROC流亡政權的安置,與台灣人民身份的妥協等各脈絡,而有首尾一致時間軸上的意義。

1979年在美國承認PRC時,基於「台灣地位未定」13】立場所制訂而於同年410日生效的〈〉,則跳過Chinese的糾葛,直接使用簡單又明瞭的「(全體)台灣人民」(the people on Taiwan)與「(複數)台灣統治當局」(the governing authorities on Taiwan)等。可以說,歷史已經從「Chinese統治」邁入「Taiwanese自治」的階段了,讓蔣經國不得不在1987727說「我也是台灣人」了。14

但 馬 先生基於「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傳統,在2008年就任時高唱「中華民族」(Chinese nation),並企圖以流亡意義的「中華台北」(中國人的台北政權)與北京私下妥協。15我們雖不知他是否意在出〈台灣關〉的老千以翻轉美日安保,卻明白他從未須臾放鬆「中國人」的立場,而以「中華民國」與「中國人」對待「(全體)台灣人民」,等於出已非Chinese的所有台灣人民(包括原住民在內)的老千。

全家是美國籍、自己也許擁有「永久居留權」的馬執政,是基於何種心態要拉「台灣人民」為「中國人」呢?



[2] 「推定」係指依現實情況綜合判斷,信其事實大概如此。講白話就是「我猜大概是……」,既然是猜的,自然就可以舉反證推翻之。「視為」係指本來不是如此,但法律將之視同如此,而賦與其法律上相同的效力,講白話就是「把假的當做真的」,既然是真的,就不能舉反證推翻之。見賴丕仁,〈推定與為〉台灣法律網,2001.09.13

[3] 在立法院審議中、日和約時,葉公超被問及「台灣及澎湖的地位如何?」他回答:「台灣與澎湖原是中國領土。由於日本已經放棄對台灣及澎湖的主張只有中國有權收回」。實際上,我們現在已經控制這些領土,毫無疑問的他們已經構成我們領土的一部份。但是,國際間的微妙情勢,『使他們並不屬於我們所有』。依目前情勢,日本無權把台灣及澎湖轉移給我們;『即使日本願意轉移,我們也不能接受』在中、日條約條文中,我們列明台灣及澎湖的居民,包括法人在內屬中國籍,此項規定『或可彌補』在台灣及澎湖歸還我們時可能出現的不銜接

[4] 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六十七條「宣告條約失效、終止、退出或停止施行條約之文書」:

一、第六十五條第一項規定之通知須以書面為之。

二、凡依據條約規定或第六十五條第二項或第三項規定宣告條約失效、終止、退出或停止施行條約之行為,應以文書致送其他當事國為之。倘文書未經國家元首、政府首長或外交部長簽署,得要求致送文書國家之代表出具全權證書。見:http://zh.wikisource.org/wiki/%E7%B6%AD%E4%B9%9F%E7%B4%8D%E6%A2%9D%E7%B4%84%E6%B3%95%E5%85%AC%E7%B4%84#.E7.AC.AC.E4.BA.94.E7.B7.A8_.E6.A2.9D.E7.B4.84.E4.B9.8B.E5.A4.B1.E6.95.88.E3.80.81.E7.B5.82.E6.AD.A2.E5.8F.8A.E5.81.9C.E6.AD.A2.E6.96.BD.E8.A1.8C

[5] 見:1972929〈大平外務大臣在北京舉行記者招待會的詳細記錄〉,《戰後中日關係文獻集1971-1995》,112-114頁;田中彥明研究室:http://avatoli.ioc.u-tokyo.ac.jp/~worldjpn/

[6] ROC〈斷交聲明〉,田中彥明研究室:http://avatoli.ioc.u-tokyo.ac.jp/~worldjpn/

[7] 字典上,Chinese有中國的(形容詞),與中國人、中國話(名詞)幾種意思。

[8] 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七十條「條約終止之後果」:

一、除條約另有規定或當事國另有協議外,條約依其規定或依照本公約終止時:

(甲)解除當事國繼續履行條約之義務;

(乙)不影響當事國在條約終止經由實施條約而產生之任何權利、義務或法律情勢。見:http://zh.wikisource.org/wiki/%E7%B6%AD%E4%B9%9F%E7%B4%8D%E6%A2%9D%E7%B4%84%E6%B3%95%E5%85%AC%E7%B4%84#.E7.AC.AC.E4.BA.94.E7.B7.A8_.E6.A2.9D.E7.B4.84.E4.B9.8B.E5.A4.B1.E6.95.88.E3.80.81.E7.B5.82.E6.AD.A2.E5.8F.8A.E5.81.9C.E6.AD.A2.E6.96.BD.E8.A1.8C

[9] 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七十四條「外交及領事關係與條約之締結」:

兩個以上國家之間斷絕外交或領事關係或無此種關係不妨礙此等國家間繼續條約。條約之締結本身不影響外交或領事關係方面之情勢。見:http://zh.wikisource.org/wiki/%E7%B6%AD%E4%B9%9F%E7%B4%8D%E6%A2%9D%E7%B4%84%E6%B3%95%E5%85%AC%E7%B4%84#.E7.AC.AC.E4.BA.94.E7.B7.A8_.E6.A2.9D.E7.B4.84.E4.B9.8B.E5.A4.B1.E6.95.88.E3.80.81.E7.B5.82.E6.AD.A2.E5.8F.8A.E5.81.9C.E6.AD.A2.E6.96.BD.E8.A1.8C

[10] The United States acknowledges that all Chinese on either side of the Taiwan Strait maintain there is but one China and that Taiwan is a part of China .

[11] 國際法上對於條約廢止後的效果如何,分為兩種不同的情況,是基於對條約分類而來。條約若是執行性的(處分性的,executed),則不因為條約的廢止而無效,領土割讓就屬於這類。若條約在規定一種關係,則條約的廢止,就是關係的不存在。國籍,是一種關係,若未經國內法繼受(國籍法的修正),則權利來源仍是「條約」,特別是以「視為」而存在的國籍,「條約」不存在,也會產生效力的問題,故該屬於後者。

另,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六十九條「條約失效之後果」:

一、條約依本公約確定失效者無效。條約無效者,其規定無法律效力。見:http://zh.wikisource.org/wiki/%E7%B6%AD%E4%B9%9F%E7%B4%8D%E6%A2%9D%E7%B4%84%E6%B3%95%E5%85%AC%E7%B4%84#.E7.AC.AC.E4.BA.94.E7.B7.A8_.E6.A2.9D.E7.B4.84.E4.B9.8B.E5.A4.B1.E6.95.88.E3.80.81.E7.B5.82.E6.AD.A2.E5.8F.8A.E5.81.9C.E6.AD.A2.E6.96.BD.E8.A1.8C

[13] 2(b)3the future of Taiwan will be determined by peaceful means、第2(b)4any effort to determi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