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82349想像無限的《偽詩集》



        看蔡仁偉的《偽詩集》是很有趣的經驗,他的短詩容易讓我聯想到假牙詩集《我的青春小鳥》,為了釐清起見,還特別重看一次,才發現同樣是言簡意賅,但蔡仁偉的詩題與內容之間,經常以喻體和喻依的方式存在,例如〈螢幕保護程式〉像「太久沒發片的藝人/偶爾會傳出緋聞」、〈老梗〉是「回沖太多次的茶包/到後來都變苦了」,或是〈偷情〉像「樹和樹雖然等距分開/但地上的樹影全都/疊在一起」,慧黠而精準。但假牙短詩的題目比較像是核心詩眼或整體意境,詩句是娓娓的敘事,如〈分享〉:「梵谷把耳朵割下送給/貝多芬  於是聽到了/向日葵盛開的聲音」、〈境界〉:「她看破紅塵/下海伴舞」,或者是〈暗戀〉:「她來探訪時他不在家/她於是在廚房的桌面/下了一粒蛋/他毫不知情/煮了當早餐」。

       
兩個人的詩風偏向知性,往往有令人拍案叫絕的巧思,如假牙寫〈秘密〉,只有短短的「荷包蛋」三個字,卻是意在不言中;蔡仁偉的〈想一個人〉說:「想一個人啊像電腦中毒/視窗一直一直一直/跳出來/怎麼關都關不掉」,真是一語中的,心有戚戚焉啊!但抒情終究是詩的質感所在,喜愛捉狹這個世界,不代表他們沒有憂傷的心事,只是以中性的敘述取代而已,像蔡仁偉的〈距離〉:「刺蝟愛上了一顆氣球/但牠不能擁抱它/後來/刺蝟學會用一條繩子/帶著氣球四處旅行」,這首詩中的無奈微微、深情幽幽,很能夠觸探到我的心。又或是假牙的〈溺〉:「謝謝你給我大海一樣的溫柔/讓我湛藍如睡/水底魚群溜溜/陽光晃盪  斑斑迷眼/我的寧靜一如水草的搖移/一如萬劫不復的寬心」字裡行間盡是甘願,若說與他人爭辯產生了修辭,那麼,無須與自己爭辯亦可以是詩啊!非常推薦合讀這兩本詩集,想像無限------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