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281553基隆登六堵山順訪荷蘭仔溝、險圳景觀步道

   基隆河流域上有趣的地名,五堵、六堵、七堵、八堵、都是利用河階地形凸岸的一側,發展所成的聚落。根據安倍明義的【台灣地名研究】,「五堵、六堵、七堵、八堵等地名,是往昔防蕃所築的土垣所命名。「堵」即是土垣之義,又稱為板,五板稱為堵。」堵的名稱除了出現在基隆河流域外,還出在現今的宜蘭有一堵、二堵、三堵及台北縣坪林有四堵的稱呼。在宜蘭的「堵」的意思,似乎比較接近安倍明義的說法,是防堵噶瑪蘭人或泰雅族人之意。至於基隆河的地名上的「堵」,是否防堵凱達格蘭族,還是河川兩岸曲流形狀如「肚」之意? 

   在臺灣地名辭書(卷十七)基隆市提到:「在六堵山上存有荷蘭仔溝老地名,此壕溝成南北走向約有一人高的防禦工事的土牆遺跡。北自茅草埔營(今工建路148號後山) ,中為死豬仔營(今工東街郵局後山),南延伸到鐵道旁明德二路後山稜上,全長約有1.5公里。迄今僅存茅草埔營一段仍然保持較完整」。傳說是由荷蘭時期沿基隆河中游向宜蘭方面在各山頭修築的據點? 是否就是防堵凱達格蘭族,就不得而知。不過早在1632年3月西班牙人耶士基佛神父(Fr. J. Esquivel),從淡水河溯流,進入台北平原,沿著北方的支流基隆河,沿途並招撫凱達格蘭族,開闢了抵達基隆的陸路。可知西班牙人並未遭遇凱達格蘭族的抵抗,所以似乎也沒有建立據點的問題,至於荷蘭的史料也沒有提及凱達格蘭族的反抗事件。

   到了1654年荷蘭人所製《大台北古地圖》中在基隆河流域出現Perranouan這個名稱(譯為八暖暖),約在現今的獅球嶺、暖暖一帶。其中給爾得辜(S. Keerdkoe)有關此圖的報告文寫道:…八暖暖是橫隔淡水與雞籠之間的障礙。上下攀登之時,有意外的陡峭山坡,許多地方路徑狹窄,土質鬆軟、滑溜,相當危險。此山大約一小時之內可攀越,抵達河邊後,便可航往淡水」。其中「Perranouan」一字, Per-an是前後接詞,表示場所,語幹應為「ranouan」。此字與馬來亞字「ruang」同一語源,意即「間隔處」。此段困難無形中有如堵般行程依各天然的障礙。在1632年那次的溯基隆河的探險行動中,也提到需經過這「三十六處的岩石」。驗證了古早時代基隆河從汐止到八堵多曲流地形險灘窒礙難行,再加上地形像人「肚」,是否這個「堵」是由此取諧音轉化而成。 

   至於何時才叫做「八堵」? 現存的最早清乾隆35年(1770年)的「八堵番契」中,漢人蕭秉忠等數人,入墾圭籠港子口八堵庄,向原住民金包里社、大圭籠(大雞籠)社、三貂社三社,承租土地耕作。其範圍「東至暖暖溪,西至石厝坑,南至山頂盡水流內,北至大溪。」所以八堵的叫法,應該在乾隆以前。八堵是否就是由荷蘭人的”八暖暖”,前接詞的”八”,再根據地形演變為”八堵”? 由上述史料得知,要以防堵凱達格蘭族來命名,似乎較無可能。一來基隆河流域卻不見一堵、二堵、三堵、四堵的地名「而卻跑到宜蘭和坪林? 似乎有些不合理。二來泉州人由汐止進入基隆河流域開墾時,是用承租土地地方式,並非用武力討伐,何來防堵? 因八堵地名較早,往後的開墾者,再根據相似的地形,依序命名為七堵、六堵、五堵,五堵以後已無險阻地形,因此就沒有四堵、二堵、二堵、一堵的稱呼。 

行程紀錄: 

2007/04/25 天氣:晴 獨自一人

    由基隆出發經八堵、七堵,往六堵工業區,過「六合橋」,即為工建西路,到達「五福橋」前左轉入工建路,進入六堵工業區,到達工建路136號,「代天府」的牌樓由此進入,附近有個「台銀倉庫」的公車站牌。不久可見全國首創的「慈母公園」,續上就是「六堵代天府」,主祀五府王爺。循右階梯有指標通往後山的「凌霄寶殿」。來到一水泥平台,左右都有「荷蘭作戰壕溝」的門板,傳說是由荷蘭時期沿基隆河中游向宜蘭方面在各山頭修築的據點? 兩邊各設一座涼亭。此「荷蘭仔溝」,根據史料的紀錄荷蘭人曾在1636年討伐過葛瑪蘭人,至於基隆河流域,未見有征討紀錄。

   倒是在清法戰爭(1885年)的記載中:「三月四日法軍全軍自基隆出發,以四艦官兵,自八斗子登岸猝襲月眉山,曹志忠、劉祜共派七百人堅守戲台山(今四腳亭砲台)堵戰,蘇得勝士勇兩營防守六堵,得急報派一營分守竹枚寮隘卡。三月五日清晨法軍自枕頭山,竹篙山,龍潭堵三道進攻,包圍月眉山。法軍窺出清軍由月眉山到深澳坑防線過長的破綻,就以千人突破此線,自深澳坑抄襲長牆背後,將戲臺山截斷,並三面包圍月眉山。清軍腹部受創,死傷慘重。只得棄守月眉山山巔。林朝棟等堅守大水窟和四腳亭,雖堅持不退,但遭法軍架在月眉山上的巨砲無情轟擊。劉銘傳見戰況危急,遂親率四百名淮軍,在六堵坐鎮,以防暖暖諸軍無退路。」由此資料看來,「荷蘭仔溝」應該是清軍防堵法軍所建立的作戰壕溝。可能是當地人誤認和荷蘭人有關。

    在水泥平台前取右行,可到達六堵山,又叫六肚山,海拔88公尺,由此續行可到達「工東路十八號」的大地遊龍社區,此山到處都是墳墓,是座不折不扣的墳墓山,視野展望好有些可惜。回到水泥平台取左下也是墳墓,不巧遇到惡犬無法前進,若續下可到「頂圳福德宮」。原路退回。 

   到工建西路上的六堵自來水廠,六合橋前有指標往「慈鳳宮」由此進入,到達先前由六堵山下來的叉路口,工建西路32號是間三山國王廟,叫做「百福三聖宮」,過後才是「慈鳳宮」,正在整修。續行奇特的「六堵樹仔公」,及六堵地區重要的「頂圳福德宮」,此福德宮乃是余氏家族,在嘉慶22年(1817年)前後,入懇六堵,為拓墾農地增加,急需水源,乃導引二條水圳,頂圳及下圳。其中引拔西猴溪的灌溉的頂圳長4.5公里,並於道光14年(1834)完成,為了感謝土地公保佑所建造的一座石屋土地公廟。過此即是基隆市政府興建「頂圳景觀步道」,沿基隆河而行。

   不久到了「六堵險圳」的刻字下,原本無字。下有93年8月吉日「六堵險圳的沿革」說明,「…險圳奇景與大陸的武夷山類似又稱小武夷山」。文中亦有不少錯誤的說明。最後來到明德二路(台五線)的「新草瀾橋」為止,原路折回。


 

  

回應

   在山腳下徘徊的人

   是永遠到不了山頭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