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卡獵殺 梅爾吉勃遜導演的動作片~讚 @ It's My Life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1. 沒有新回應!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Re:[博彩公司人气...],By 博彩公司人气排行榜_波音博彩公司_哪家博彩公司赔率准 於2014-11-25
    Re:[大发888游戏 下...],By 大发888游戏 下载 於2014-11-17
    Re:[跳蛋],By 跳蛋 於2014-11-15
    Re:[威廉希尔公司...],By 威廉希尔公司官网 於2014-11-15
    Re:[大发娱乐,大发...],By 大发娱乐,大发娱乐注册,大发娱乐国际,大发娱乐888-9123123.com 於2014-10-04
    Re:[博彩公司评级-3...],By 博彩公司评级-362娱乐城官网 於2014-10-04
    Re:[盈丰国际真人...],By 盈丰国际真人娱乐开户 於2014-10-03
    Re:[博彩网站,博彩...],By 博彩网站,博彩网站排名,博彩网站排行,澳门博彩网站-9123123.com 於2014-08-20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200902192038阿波卡獵殺 梅爾吉勃遜導演的動作片~讚

    真是孤陋寡聞,今天才從star movie看到這部滿有震撼力的電影,上網找了一下網評,看到這位大歌寫得滿不錯的,引用一下,推薦給大家囉!


     



    去年三、四月份公開的電影海報

     前言

    瑪雅文明,一個位在中美洲、我們幾乎很陌生的古文明,它分佈在今天的墨西哥東部,與瓜地馬拉接壤的恰帕斯Chiapas、北部的猶加敦Yucatan半島平原、貝里斯(Belize)、瓜地馬拉北部的佩騰Peten盆地與周圍的峽谷,以及宏都拉斯境內。(地理位置如下圖)

    片商的宣傳介紹中,說明《阿波卡獵逃》是發生在中世紀瑪雅帝國的故事,但事實上瑪雅文明始終都沒有統一成為「帝國」,而是各個城市之間相互結盟、交流,衝突和征戰。整個文明分為前古典時期(形成期,1500 BC250 AD )、古典早期(250 BC600 AD )、古典後期(600 AD900 AD )、後古典時期(900 AD1500 AD ),以及西班牙殖民時期。

    《阿波卡獵逃》的原文片名APOCALYPTO為希臘文,意為「文明的崩壞與重生」,就有如瑪雅文明一般,一個曾經強大的城邦衰落之後,另一個城邦起而代之。

    在歷史上,後古典時期整個文明的中心從佩騰轉移至猶加敦。到了這時期的末年,主要的最大城邦瑪雅潘(Mayapan,位於猶加敦半島西北方、這個古文明的名稱由來)勢力大約於西元1441年崩潰之後分為十六個諸侯國,他們之間頻繁的征戰、年輕人不是被強迫徵召入伍打仗,就是被獻祭給神明,貴族生活墮落而腐敗,瘟疫橫行,天候異常。APOCALYPTO 的故事大約就發生在這裡。



    瑪雅文明(草綠色)與阿茲特克帝國(橘黃色)的疆域分佈

    ◎故事大綱

    主角Jaguar Paw是一個平凡的森林獵人,有一天跟父親Flint Sky和村裡的夥伴們狩獵告一段落,在回程的路上遇到了自鄰村逃難的村民們,那一整天他心中的不安油然而生。

    第二天的清晨村子遭到以Zero Wolf為首的戰士襲擊, Jaguar Paw在情急之下把自己的兒子Turtles Run與懷有身孕的妻子Seven藏身在地洞中之後,積極的幫助朋友們奮勇抗敵,但是卻失敗被俘,並且看著自己的父親遭到Middle Eye殺害。

    身經百戰的Zero Wolf終於帶著戰利品回到了城邦。女子在市集裡被販賣而淪為奴隸,男子們則被帶往金字塔的頂端,準備獻祭給羽蛇神。難過、恐懼而悲傷的Jaguar Paw目睹面對死亡而充滿恐懼的好友們一個個推上祭壇,心中想起了還在地洞裡的無助妻兒,堅信自己的命運絕對不會就這樣結束,突然出現的日蝕讓他暫時的逃過一劫。

    Jaguar Paw在受了傷的Blunted幫助之下,殺死了Zero Wolf引以為傲的兒子Cut Rock而成功的逃回自己所熟悉的叢林。悲憤的Zero Wolf決心無論如何都要親自報仇,一場驚險的「獵逃」就此展開。




     電影佈景的呈現與瑪雅文明的考據

    社會結構

    古代瑪雅的社會分為四個階層:貴族(包括統治者)、神職人員(祭司)、一般百姓和奴隸。此外,有五種情況的人會淪為奴隸:奴隸的子女、偷竊者、戰俘(像是那些被活捉的村民們)、孤兒(村裡的孩童都沒有被抓走),還有賣身為奴的奴隸。當然,這些不幸的奴隸階級是可以做為商品買賣的。

    後古典時期的居住區佈局,根據西班牙人征服之後的記述:城鎮中心是神殿和露天廣場的所在,(就是今日看到的金字塔與廣場、球場等遺跡)圍繞在它的四周是地主、祭司和那些顯貴人士居住的房屋,之後是富人的住所,再來是最受尊敬者,最外圍的近郊才是一般平民或是底層階級的居住地。換句話說,人們的住所距離城市中心是遠是近,得取決於他們社會地位的高低。這些城鎮的佔地面積通常是非常廣大的,所以電影裡的俘虜們需要爬山涉水才能到達祭祀中心。

    建築材料

    Jaguar Paw和其他被俘虜的村民們快要接近中心地帶時,觀看那些全身被石灰粉染白的工匠們,正在採石場內忙著趕工的景象,那可不是什麼「水泥工廠」喔!相反的,我們可以藉此得知古代瑪雅的石灰粉製作過程:在畫面中可以看到大捆的木材被排列成一個巨大的圓,中心留下一個大直徑的孔,放進打碎了的石灰石,然後將之點燃,最後化成石灰粉。不過這得要砍掉大量的樹木,對自然環境的傷害很大。

    整個瑪雅地區雄偉的建築與金字塔群都是以石灰石和砂岩建造,甚至還在採石場的遺跡中找到切割一半的石塊。猶加敦半島盛產石灰石,天然的石灰石比較軟、易切割,一旦曝露在地表的時候會變硬,剛開採出來的一段時間之內還是可以雕刻,砂岩也有這種特徵。此外大部分的石碑是用一種安山巖鑿刻,它的表面細緻、紋理平整,但沒有開採前後硬度不一的特性。

    這些建築群都是由一般百姓興建,他們平日不但得養活自己,還得供養最高統治者、地方酋長和神職人員,為國王孝敬貢品、提供地方長官的禮物,以及透過祭司向神靈敬獻的祭品,負擔實在是非常的沉重。
     
     


    雨神恰克的浮雕



    位於金字塔底的羽蛇神庫庫爾坎雕像

    活人獻祭

    這些俘虜們被帶上金字塔頂準備獻祭時,有兩個頭戴雨神恰克(Chac )面具的祭司(在壁畫與手抄本的插圖中並沒有人戴著面具),如大象一樣的鼻子是祂的特徵,而劇中的祭司所站立的神殿上就有雨神恰克的神像雕刻。至於羽蛇神庫庫爾坎(Kukulkan )這個神祇大約是在後古典時期才有,通常和雨神一同出現,祂也代表著死亡重生,是祭司們的保護神。羽蛇神最普遍的形象就是蛇形,長著羽毛的蛇、嘴裡吐著長舌。

    人類本身與鮮血是最寶貴的祭品。平常祭神的物品不盡相同,例如祈求病痛能夠治癒這種小麻煩,只要用一些食物與飾品獻祭即可。但
    每當發生飢荒、傳染病橫行或是持續的旱災等重大事件就會舉行活人獻祭,這很符合電影設定的背景。

    即將獻祭的人會被脫去衣服,全身塗上藍色,頭上還會帶著鳥嘴狀的頭飾(電影中沒有)。金字塔頂的祭司為了要驅逐鬼怪,也會在祭壇塗上藍色。四個人(從古神殿裡發現的壁畫與電影裡頭是兩個人)押住犧牲者的四肢,一名劊子手剖開他的左胸取出還在跳動的心臟高高舉起,然後把屍體丟下金字塔,而心臟則放進一隻盤裡燃燒,表示天神已經接收
    ——正如電影所演出的那樣。

    但是沒有呈現出來,而且更毛骨悚然的是,犧牲者心臟交給chilan 或是主持這場儀式的祭司之後得要把鮮血塗在要祭祀神像上,底下職等較低的祭司就會把被扔下的屍體除了手腳之外的皮膚給剝下,chilan則脫下自己的長袍披上犧牲者的人皮,與下面的圍觀者們跳著嚴肅的舞蹈。有時祭司也會把犧牲者的鮮血塗在自己身上,長髮因此凝結成塊……在電影中只是把沒有頭的屍體堆在金字塔底的一角,或是丟入大坑洞中任其腐爛而已。 

    如果犧牲者生前是一位戰士,那他的肉就會被在場的貴族與觀眾分食,手腳則歸主祭司。假如他是個不幸的戰俘,那麼擄獲他的軍人就可以配帶他的一塊骨頭,以紀念戰功。
    雖然這些更血腥的畫面沒有演出,不過Zero Wolf的左手臂上配戴著三個下顎骨,大概就是這樣來的。 其實犧牲者並不限於男子,婦女與孩童也都可能遭到這種待遇。然而在電影中,女子被販賣為奴,孩童則遺棄在被燒燬的村子,兩者都沒有被抓去獻祭,也許是考慮到觀眾所能接受的尺度問題。

    在影片中,犧牲者的心臟被挖出來之後頭顱也被砍下,或許有時候真的會如此,例如對方是貴族出身的俘虜時(那些村民可不是貴族!)。然而這種作法只不過是皇室用來向民眾展示權力的行為。文化相似度極高的阿茲特克Aztec也會把人牲的頭顱砍下來,這兩個民族都曾經受到托爾特克人Toltec的文化影響,當然也包括活人祭典。瑪雅的活人祭習俗很有可能是由他們入侵猶加敦時傳入,甚至相傳庫庫爾坎(羽蛇神)也是一名偉大的托爾特克領袖。 



    Zero Wolf 的左手臂上戴有三個人類的顎骨以及頭上的獸骨裝飾,代表他豐富的獵殺經驗

    祭司階級

    日蝕對瑪雅人來說是面臨死亡的一種形式,他們深怕太陽也許永遠不會再次出現。統治者會在公開的場合透過放血儀式,企圖阻止災難的發生。不過在金字塔頂端神殿的國王放血儀式只有少數的特權階級才可以看見,他們也可以藉由這種儀式和祖先交談。電影裡面卻是身為戰士的
    Zero Wolf用刀劃破手掌,讓鮮血滴在地上。

    祭司和貴族們也會舉行這種儀式,在放血之前會藉助麻醉植物進入虛幻的世界,女子的放血部位在舌頭,男子則在其他的部位放血,血滴在樹皮紙上焚燒,產生的煙霧由諸神當成養份吸收。類似的場景電影裡面其實也有,當他們穿過一道繪有殺人祭過程的壁畫走道時,一旁的窗戶邊有一些似乎像是吸了毒一般舉止怪異的人們,
    那大概就是處在和神明「交談」的狀態。

    突然之間發生了日蝕的現象,眼看臺階下眾多迷信而無知的圍觀者處在惶恐之中的那位主祭司,很顯然的是以花言巧語、大呼口號的激情方式來安撫他們。因為瑪雅的數學與天文觀測很發達,祭司們是可以預測出日月蝕的。祭司階級的地位即使不如以統治者為首的貴族高,但他們卻是瑪雅社會真正的菁英份子,一切的知識與文字都由他們壟斷,而且代代都在這個階層中傳承,就連統治者也要尊敬三分而時常向他們請益,這兩者的互動很密切。

    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今日的瑪雅後裔根本不瞭解自己祖先的歷史與原始文字——西班牙人征服之後,惡名昭彰的迪戈.德.蘭達(
    Diego de Landa 15241579)主教認為他們所信奉的「原始」宗教是魔鬼崇拜,所以祭司們皆被處以火刑燒死,而手抄本書籍也都付之一炬,只剩下殘缺不全的四本,僥倖生存的後裔也許大部分都是像Jaguar Paw一樣的平民,甚至是奴隸階級,當然也有少數的王室家族延續到了今日。不過諷刺的是,儘管蘭達主教竭盡心力的詆毀瑪雅宗教,但是他的著作《猶加敦風物誌》卻也成為瑪雅考古學界無可爭議的權威著作之一。



    迪戈.德.蘭達(Diego de Landa 1524~1579)主教

    瑪雅人的服裝與飾物

    瑪雅人自嬰兒時期起,父母就會在孩子的臉上打洞弄些裝飾品,例如耳飾、唇栓和鼻栓,他們最重視的東西不是黃金白銀,而是玉石。所以貴族們都以華麗的羽飾和玉石、黑曜石等來裝扮自己,連牙齒都鑲滿了玉石(注意看那些金字塔頂端的貴族與神職人員們)。此外可以用作裝飾品的還有貝殼、珠子,魚類和美洲豹的牙齒,以及金與銅。下層人民,像是Jaguar PawSevenFlint SkyBlunted與其他村民們的飾品則多半在鼻、唇與耳朵的部份,以骨頭、木頭、石頭和貝殼製成,而傳統上的飾物種類有領子、項鍊、手鍊、腳踝鍊,以及膝蓋部分的長條飾品等。

    人們皆有刺青的習慣,而且女子比男子精美。雖然過程很痛苦,但是身上完全沒有刺青會被嘲笑。母親會用板子前後夾住嬰兒的頭部,使顱骨變形(這樣沒被弄死才是怪事……真是不可思議!)——他們認為扁平而傾斜的前額和高聳的顱骨是美麗的象徵,可能與他們的神話有關:造物主用玉米創造了人類這種審美觀至少在貴族之間很流行,所以今天我們所看到的壁畫中,人們都是這種頭型,《阿波卡獵逃》的造型設計也注意到了這個細節。

    此外瑪雅人也會在身上染上不同的顏色:戰士是黑與紅,罪犯是黑白相間的條紋,神職人員和獻祭的物品、即將被宰殺的犧牲全身都要塗成藍色。男子的衣著很簡單,外衣就只有纏腰布與披在身上的大塊方形棉布,到了夜晚這塊棉布就是窮人的被單;
     女子則是穿一件裙子或是又寬又大的長袍。

    不論男女皆蓄長髮,不過男子在頭頂上會有一小塊被燒灼而不能生髮的地帶,然後把頭髮編織起來纏繞在上面,就像王冠一樣,但走在隊伍中的時候則要把頭髮放下來;女子則非常呵護自己的秀髮,用各種方式編結髮型,但已婚與未婚的樣式不同。
    他們腳上穿的草鞋則是用沒曬乾的鹿皮與麻繩編織而成,在壁畫上可看見那些貴族的鞋子樣式都非常多樣而精美。

    總之,不論整體服裝或是佩戴在身上的飾物、羽毛,地位越高就越顯華貴,看看站在金字塔上的那些人們,除了祭司以外很顯然的就是這座城市的統治者與他的家人,頭上都戴著比例大得誇張的羽飾。


    順帶一提

    瑪雅人很疼愛小孩,對孩子們的寄望也很高。就像
    Jaguar Paw Seven 百般呵護著愛子Turtles Run,以及Zero Wolf期望Cut Rock能夠成為像他一樣的驍勇的戰士。電影中的兩對父子: Flint Sky教導Jaguar Paw面對考驗時千萬不要心存恐懼,要冷靜的運用智慧來克服困難,而身為戰士的Zero Wolf卻讓兒子以戰鬥、掠奪、增加殺人的數目來證明自己的能力,對照性質非常明顯。

    瑪雅文明的奇怪風俗還有:父母為了訓練小孩的注意力,會用孩子的一撮頭髮吊起一個小型的松脂球在眼前左右擺動,讓他們變成
    鬥雞眼,這在今日實在是難以想像的。

     觀後隨筆

     人類漫長歷史的演變中,毀滅與重建的模式一直不停的輪番上演著……

    篤信「宿命」的民族

    瑪雅民族皆篤信「宿命」,是個非常迷信的民族。他們認為人的一生將會遭遇到什麼,冥冥之中自有定數,也相信透過夢境就能夠知道即將發生的事情;他們認為139都是吉祥的數字。通向天堂的台階有九階,地神也有九位。週二如果看到蜈蜙一定要把牠切成九段帶走壞運;看見一隻綠色的蛇,他們認為自己會在一年內死亡,所以要趕快抓住牠然後切成九段……凡事都要湊上九個數才行。

    13這個吉祥數字似乎只限於在宗教慶典,在宗教祭祀的曆法中,一個月有十三天,也有十三位天神,一位天神守護一天,這個數字在瑪雅的曆法中也佔有重要的地位。每年之中有吉日也有凶日,就像我們的農民曆一樣。人們也認為週二與週五不吉利、週一和週六才是好日子;對於天氣的變化也很迷信。

    如同電影海報上的副標題「沒有人能夠逃出命運的掌控」一般,村子遭到摧毀,自己會死在祭壇上是命中注定的,最後大家在無法抗拒之下,只好束手無策的聽天由命。這樣就更能夠突顯本片中這位平凡的森林獵人
    Jaguar Paw為了心愛的妻小,不輕易的向命運低頭的信念:它是掌握在自己的手裡的。

    電影的涵義與暗示

    崩壞與重生 《阿波卡獵逃》藉由歷史上瑪雅文明衰敗可能的原因:持續的天災與瘟疫橫行、各城市之間繁複的戰爭、農民大起義與貴族的生活日漸墮落腐敗……如同片頭一開始引用美國哲學家威爾杜蘭W. Durant的話:一個偉大的文明不是毀於外在的征服,而是亡於內部的衰落。」 來表示這個輝煌文明的「衰落」;主角成功的擺脫被活活獻祭的命運,他那堅強的妻子歷經驚險後平安順利的產下一子,則意味著「重生」。

    這整部電影一直圍繞著這兩個主題。那位罹患天花的女孩所說的話語正是本故事所強調的重點,也等於提前告知了這則故事往後的發展方向;金字塔上所祭拜的羽蛇神庫庫爾坎也有這樣的象徵,甚至太陽開始被遮蔽代表「毀滅」,結束時
     「重生」光明的日蝕,則是情節的轉捩點,也表現在電影原名《APOCALYPTO的圖像中。

    日蝕的寓意 這種情節可能會被觀眾認為那只不過是讓Jaguar Paw得以逃生的濫招,不過它卻有上述的寓言性質,儘管在表面上所呈現的是祭司如何愚弄無知的人民。然而最近就有這麼一個關於瑪雅滅亡的新推論:除了天候異常、戰爭不斷,下層民眾掀起革命等等的自然與人為的可能因素之外,還有人民不再相信祭司故弄玄虛的伎倆,整個文明因為他們製造出來的神話被揭穿而分崩離析。雖然這項推論聽來很奇怪(百姓是如何在突然間開竅的?),不過可以拿來討論一番。

    瑪雅末期的呈現 俘虜們經過瘟疫橫行的地區、遇見了那位發出預言的女孩,到達統治階層積極徵召百姓大興土木的採石場、因長期旱災而有欠收穫的玉米田和處於飢餓狀態的一般民眾、他們所居住的茅草小屋、金字塔神殿的建築工地,以及熱鬧的市集裡忙碌的商販、沿街乞討的乞丐和那些無所事事、裝扮華麗又養尊處優的閒逛貴婦們、一個販賣奴隸的攤位上,為了爭相購買他們認為條件很好的俘虜而大打出手……等場景,都是為了把瑪雅末期社會的可能景象(染上重病的人任其自生自滅,百姓辛勤工作也挨餓、貴族富裕而糜爛傳達給觀眾,也符合了他們的聚居習慣:社會階級越高,住所距離宗教祭祀中心就越接近。

    由此可知
    Jaguar Paw和鄰近的村莊,如果不是每個城市都沒有管轄權的三不管地帶,與世無爭,就是一個大城市的最外圍,天高皇帝遠。  



    顏色與天候的暗示與隱喻 除了無所不在的「毀滅與重生」兩種意義之外,顏色在這裡也有一些暗示。全身被塗上藍色,即將成為祭品的Jaguar Paw在面臨Zero Wolf的追殺威脅下,縱身躍向瀑布逃生(這一幕令我想起了《大地英豪》的場景)恢復了原本的膚色,代表他已經正式擺脫了被獻祭的命運。前面提到過,瑪雅的戰士們都習慣在身上抹些黑色或是紅色。掉入泥沼而全身漆黑,則是提醒接下來的轉折——主角將搖身一變,變成為了拯救妻小而奮戰的戰士。

    通常在戲劇的表現中,天氣的變化有時候可以代表著故事人物的心情、一件事物的微妙轉變。羽蛇神庫庫爾坎和雨神恰克(祂是善神喔!)或許對這次的祭典很滿意,所以天空中突然佈滿了陰霾,降下甘霖。從這個角度看來,我覺得這也算是一種他將帶來的東西能夠遮蔽天空、劃破大地,毀滅你們的世界,白晝將由黑夜取代的隱喻。

    殺戮與鬥爭是人類可悲的天性之一 殺人獻祭與村子被燒殺擄掠的部份會讓人直覺這個民族的作為實在是太過野蠻殘暴,其實以殺人祭神和活人殉葬這種習俗在上古時代的各古文明之中,幾乎都曾經發生過。另一方面,戰爭與毀滅本身一向就是這麼野蠻與兇殘。

    殺人獻祭當然算是殘忍的行徑,但那時的歐洲本土也有所謂的「宗教法庭」來箝制民眾的宗教思想、獵殺女巫與巫師的行動,還有列強在征服整個美洲之後,逐以違反宗教教義、杜絕惡魔崇拜的罪名,和其他
    各種為了滿足私利的奇怪理由凌虐、迫害或是屠殺許多的無辜者、原住民們致死等行為也是一樣的不人道!即使是現代的戰爭與掠奪也一樣,只是武器更新穎罷了,可是本質上根本沒有任何的改變。導演梅爾吉勃遜也說過:「我們把年輕人送到伊拉克打仗,那不也是一種殺人祭嗎?」雖然這句話只是他個人在反戰的情緒之下做出的比喻,但卻也值得深思。

    如今瑪雅與阿茲特克等擁有此種野蠻習俗的古文明雖然早已消失(他們的子孫仍然存在),但人類在嗜殺本性下的作為卻不時的躍上媒體版面,可別說那些紛爭、搶奪、破壞、仇殺等等之類的暴力行動都是仁慈而斯文的!更何況單單只是為了活人祭典的祭品需求而挑起的戰爭與掠奪,是中美洲各古文明的習俗之一,而其中含有的宗教意涵是一般外人無法理解的。

    《阿波卡獵逃》並不是一部單純的娛樂動作 有的觀眾反應這部電影雖然緊張刺激卻沒有劇情:從影片開頭的村民們日常狩獵與笑鬧,到村莊慘遭毀滅、Jaguar Paw被俘虜、乃至女孩的預言、日蝕的發生、刺激而驚險的大獵逃(獵殺與逃脫)的展開到故事的結尾,真是太老套、單調、血腥,而且也太不合理了!甚至還出現「白白浪費金錢看爛片」的聲音。

    的確,這個故事架構是很簡單,但它所想要表達的內涵似乎不容易被瞭解。其實《阿波卡獵逃》並不是針對某時期或是某一事件、人物的歷史敘述,它純粹只是一則與瑪雅文明有關的虛構(寓言)故事。任何一部商業化的電影,為了滿足觀眾在現實生活中不能作為的幻想和想像力,必定會有些誇張又不合理的成分,否則又何必要發展這種娛樂事業,不是嗎?


    有關電影的報導

    相關報導中強調全片全部使用瑪雅語言
    Yucatec發音,演員也一律都是印第安原住民Yucatec是至今居住在墨西哥猶加敦半島的瑪雅族裔通用語,演員雖然都是美洲原住民,但並不一定全都是瑪雅族裔。其實這也不算是什麼新鮮的創舉,早在1990年的《與狼共舞》(Dances With Wolves)中,導演凱文科斯納就堅持原住民的對白一律得採用蘇族語,演員當然也是找他們擔綱,總不能讓亞洲人或白人喬裝吧?1992年的《大地英豪》(the Last of the Mohicans)部分劇情也有原住民母語的對白。 

    梅爾吉勃遜為了不讓演員們曝光
    ,事前堅持不透漏任何相關細節,就連去年四月份初次公佈所謂的「先行版」的預告片中,男女主角造型和現在的比較起來也有所差別,讓我不禁懷疑演員是否也有做過變更?就連這張宣傳海報都在故弄玄虛。是的,目前看到的電影海報裡的那位手拿著黑曜石短刀的仁兄也不是主角。注意到了嗎?那其實是追殺主角的其中一人。

    我不知道這部電影為何讓人批評醜化了瑪雅文明?其實它在被發現的初期,的確有被誤認是個崇尚和平、喜歡研究科學的民族,因為那時被解讀出來的文字多是與數字或是天文有關,人們因此對這個古文明充滿了浪漫的幻想。但隨著考古的發現越來越多,以及象形文字更進一步的破解,才發現原來他們各城邦之間也有戰爭與殺戮、通商與交流,更有如同中南美洲的其他古文明一般的殺人獻祭習俗。





    初公開與現在的劇照




    海報裡的人是左邊這一位
    Middle Eye,而不是主角 Jaguar Paw


    最後的結語

    這部電影的細節很多都只是點到為止,卻也恰到好處的能夠讓觀眾一窺神秘的瑪雅文明點滴:村子被毀滅的情節與殺人祭的過程我認為已經算是有所收斂、(但真的很有感覺!)末期的貴族的奢華和墮落、金字塔建造的場景,以及瑪雅人的服裝都值得作為參考,就連最後西班牙船隻的出現都算是點出了這個古老文明後續的歷史。

    假如村莊的掠奪場面演得更真實,或是殺人獻祭的過程按照完整的考據來演出,肯定會有更多人出面抨擊。既然影片的宣傳中就已經警告說內有限制級的鏡頭,那麼想要觀賞者就得要有心理準備。(當天電影院散場的時候,走道上還發現了一大包爆米花灑了一地,不曉得是不是受到驚嚇的觀眾所為??真辛苦了那些清潔人員……)

    最後西班牙遠征軍的大船出現在海邊,從船上放下來載滿了士兵與傳教士的三個小舟,(這是全片中僅有的一小挫白人)追殺Jaguar Paw的僅存兩個人在驚訝、好奇之餘都不由自主的朝向他們走去。這段劇情應驗了之前那位女孩的預言:因為追逐Jaguar Paw而讓他們遇到前所未見的人物,所帶來的東西足以讓瑪雅文明永遠地衰落(但不是滅亡)這會是下一集的伏筆嗎?我認為這樣的結局安排就已足夠,因為誰都知道中南美洲的古文明在十六世紀的時候皆毀於西班牙人之手。更何況那些歐洲人征服之後的所作所為,已經不再是本片所要敘述的重點所在,它強調的是這些偉大的文明在毀滅之前,先「亡於內部的衰落」的省思,而非後來「毀於外在的征服」的描寫。

    說不定Jaguar Paw與他的妻子Seven和他們的兩個兒子,也是「象徵」著在征服者的迫害之下劫後餘生,今日仍然散佈於整個瓜地馬拉,以及墨西哥的猶加敦、恰帕斯、坎佩切(Campeche)、塔巴斯科(Tabasco)、維拉克魯斯(Veracruz,本片的拍攝地點都在這個州)……等地區的瑪雅後裔(重生)呢! 

     參考書目

    如果看了電影之後還想進一步認識瑪雅文明的話,可以去找尋一本經典的學術著作《全景瑪雅》(原名:古代瑪雅—The Ancient MAYA)來看看。作者是著名的瑪雅學權威Sylvanus Griswold Morley(1883~1948),原文書早在1947年出版,但台灣並沒有發行,只有在2003年的時候由北京的國際文化出版公司發行簡體版。

    不過這裡也有《瑪雅的智慧》《失落的文明—瑪雅》兩本繁體版書籍,它們的作者都是時任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文學院副院長的林大雄(在勇)先生。前者再版多次,後者在2002年由香港的三聯書店出版。這兩本書的內容其實大同小異,而且很多地方都是引用
    Morley這本著作的資料,我把它看做是《全景瑪雅》的重點整彙版本。

    另外還有一本《叩問叢林—發現馬雅文明》也是很不錯的參考資料,作者是北京大學的歷史系教授朱龍華先生,
    2000年由世潮出版社發行。

    想要前往瑪雅文明區域(瑪雅之路)探索,瞭解現代瑪雅族裔的點滴與重點旅遊等觀光資訊,這本《千年迷霧─追蹤馬雅古文明》可以作為行前的「惡補」工具書。作者為曾經擔任過某報記者的陳佩周小姐,2000年由MOOK出版。




     

    上排由左自右
    Rudy Youngblood
    Jaguar Paw
    Dalia Hernandez=
    Seven
    Morris Birdyellowhead=
    Flint Sky
    Jonathan Brewer
    Blunted

    下排左起:

    Raoul Trujillo
    Zero Wolf
    Gerardo Taracena=
    Middle Eye
    Rodolfo Palacios
    Snake Ink
    Maria Isidra Hoil
    Oracle Girl

     下面的劇照最左邊那位,應該是
    Mauricio Amuy Tenorio
    Mayan chief
    中間那位最高祭司是
    Miguel Angel Galvan 飾演
     

       


    電影中文官網:http://th.foxmovies.com.tw/apocalypto/main.htm
    這個電影官網做得很有趣:http://www.apocalypto.film.de/
    電影英文官網:http://apocalypto.movies.go.com/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