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50033我國養老資產不足面臨銀發貧困-人活著錢沒瞭



內容來自sina新聞

我國養老資產不足面臨銀發貧困:人活著錢沒瞭

  人生最大的悲哀是:人活著,錢沒瞭!而這句笑話,恰恰就是中國養老即將面臨的問題。

  國慶長假前夕,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與社會保障中心教授楊燕綏發佈瞭一份《中國老齡社會與養老保障發展報告2013》(以下簡稱《報告》),這份報告明確指出,由於老齡人口存在養老資產不足、消費和購買能力不足等問題,未來可能陷入"銀發貧困狀態"。

  數據說明問題:按照實際贍養比觀察,受1963年生育高峰和女性50歲退休政策影響,中國在2010年已提前進入深度老齡社會,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在2013年後,難以維持3∶1的贍養比,可能提前20年進入超級老齡社會。而在此之前的傳統統計口徑是,中國2000年之前進入老齡社會,2025年進入深度老齡社會,2035年進入超級老齡社會。

  未富先老

  如今隨著老齡化的加速,"銀發貧困"問題開始日益凸顯。

  "這樣的狀態在我國一直存在。比如,老年人在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階段隻好去養老機構,但這類養老機構的費用基本都在每月3000元以上,而企業職工每月的平均退休金不過2000元左右。"10月7日,中國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唐鈞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對此,清華大學的《報告》明確指出,我國即老即富準備不足。這首先體現在未富先老,人均GDP水平未達到1萬美元即進入老齡社會;其次,未備先老,養老服務體系和老齡產業發展滯後,養老難困擾著2至3代人;再次,未老先懶情緒滋生,勞動人口(15至64歲)就業參與不足,加之養老金增長快於低收入人群的工資增長的"倒掛"政策,再鼓勵人們提前退休和早退休,更加劇瞭養老資產準備不足。當這個人群進入高齡失能階段,將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陷入"銀發貧困狀態"。

  據記者采訪獲悉,2014年中國國民平均預期壽命達到76歲(城鎮78歲),減去15年養老金平均支付期數,應當從61歲開始計算老齡人口,但為瞭便於比較,清華大學的《報告》則是按照65歲計算老齡人口,也就是說,實際情況將比本報告更加悲觀。

  "事實上,1萬美元是一個國際標準,從發達國傢的經濟發展和人口結構變化來看,大部分國傢都是在物質財富積累達到一定程度後,才開始進入到人口老齡化進程階段,這些國傢有足夠的財力來解決老年人的養老問題。而中國在遠未達到這個經濟水平之前就已早早地進入瞭老齡化社會。"唐鈞表示,中國進入"銀發貧困的狀態"至少已有十年,我國正處於中度老齡社會階段。

  更值得註意的是,中國老齡化正在奔跑前行,甚至有專傢表示,中國或是世界上"變老"速度最快的國傢。以全球為參照,目前全世界60歲以上老年人口總數達6億,其中中國占近30%;2010年發展中國傢65歲以上的人口平均比重是5%,中國高出該數值的3.87個百分點;法國老年人口比例從7%翻倍到14%經歷瞭115年,瑞典用瞭85年,而中國將僅需27年。

  補救政策密集出臺

  不患寡而患不均,對於未富先老的快速老齡化,我們需要面對的主要問題就是養老金政策在政策公平性、制度效率性和基金持續性等方面。

  記者註意到,《報告》劍指的首要問題就是養老金政策欠公平,身份制和多軌制等問題導致養老金貢獻和待遇差距在不斷加大;其次,養老金制度欠效率,企業和職工養老金費率偏高,但養老金替代率偏低,為社會平均工資的40%左右,缺乏養老金待遇調整機制;最後,養老基金的可持續性也面臨相當大的壓力。一方面,政府負債率高。在中國人口相對年輕的階段,挪用職工繳費形成的空賬記錄、機關事業單位和國企轉制中形成的視同繳費工齡、大量非正規用工、城鄉居民養老保險個人儲蓄低收益、征用農地的農戶補償等,均屬於養老金全覆蓋政策下的政府負債;另一方面,養老金基金化率很低。

  也就是說,在目前的養老金政策下,養老金無論是體外輸血還是自身造血功能均無法從根本上解決"銀發貧困"問題。

  其實,近幾年來,我國一直在推動養老服務業的發展,就在8月底,財政部還曾下撥24億支持養老服務市場化試點,但是,如何能夠使老年人潛在的需求變成實際的有效需求,現在還缺乏一些有效的辦法。

  "我國這方面做得確實不夠,但已在抓緊調整。比如,在英、美等發達國傢,對個人養老保險實行稅收優惠是比較普遍的做法,其意在於鼓勵公民主動購買養老險,以增強公民自我養老的經濟能力,而我國通過長時間的醞釀也終將在2015年啟動這類個人稅收遞延型養老保險試點。"10月7日,某大型保險集團研究員崔鵬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人口結構既然發生瞭變化,很多政策就應向老年人口傾斜。

新聞來源http://qd.house.sina.com.cn/news/2014-10-09/07542936091.shtml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