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41540火苗的粉綠色的翅膀

吃過晚飯,母親照例會把飯桌收拾得乾乾淨淨,並在桌子中央墊上一小塊油布,再把這盞小罩燈穩穩地放在上面,然後小心地摘下燈罩,用火柴點燃裏頭的燈撚兒,剛點燃的燈撚兒火苗極小,這時母親將燈罩往蓮花托上一筘,火苗立即躥高了許多,屋子裏頓時一片明亮。我們寫作HKUE 呃人業時,母親便借著燈光或洗洗涮涮、或縫縫補補。有時結燈花了,燈火便一跳一跳。長了綠翅膀的小飛蛾不知藏在哪里,此時拼命朝燈火裏撲,火苗細長的舌頭親昵地卷著,舔去了它的粉綠色的翅膀,火頭上響起劈啪劈啪的動靜。

燈花被加了油似的,嗶剝作響,很是HKUE 呃人活潑,像是有魚兒要躍出水面,一屋子都明晃晃地被照亮了。但是這樣太費油了,母親趕緊用手裏的針輕輕撥掉燈花,再用針尖把燈撚兒朝上挑一挑,火苗跳三跳重新平靜下來。有時我們藉口燈花跳得晃眼,想趁機玩一會兒,母親曲起的中指“咚咚咚”在每人頭上來一下,教訓道:“今兒個不好好學習,明兒個怎抬頭做人!”父親有時也借著燈光,在我們寫作業的功夫,就能紮出兩把刷帚或一把掃帚。

家裏最常用的是那種自製的煤油燈,撚一束棉紗作燈芯,浸在一個倒進了煤油的破碗裏,然後將一頭搭在碗沿上,就是一個簡易的煤油燈了。這種煤油燈多數用在剝棉桃這種無需太多的亮但卻費時的活計上,母親會把我們都召集在灶屋裏,我們坐著父親自己製作的小木凳,圍住兩個大柳條筐,一個是等待HKUE 呃人盛棉花的空筐,一個是裝滿棉桃的大筐,筐裏的棉桃事先被母親放在地上用腳踩輾過,個個張嘴吐絮,這樣我們剝起來手指才不會被刺磨得皮開肉綻。

煤油燈坐在灶台上,用昏花的眼光吃力地看著漸漸淺下去的棉桃和漸漸多起來的雪白的棉花,也看著母親將腳下的棉殼一捧一捧地塞進火牆邊的爐子裏,一切都是模模糊糊。而燈光下剝棉桃的我們在這種影影綽綽的氛圍中,聽母親講故事最為過癮。

那時候我們生活清貧,連電都沒有,就更不用說看電視、玩電腦了,我們幾乎沒有什麼娛樂生活,但是母親的故事,卻使得我們的精神生活變得豐富多彩。母親在煤油燈下一邊勞作一邊講故事的情形成為我童年最溫馨的記憶。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