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頭邊的讀書會 @ 黑豬讀創生活圈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知道很多不可能,擁有很多可能!

    個性,情緒跟著天氣變,跟著季節變,跟著身體狀況變,跟著別人的磁場變.

    所以,有時是強者,有時極其脆弱;有時是男的,有時是女的;有時是動物,有時是礦物;有時是人類,有時是外星生物....

  • 腦袋養狐狸
  • 老——學“生”!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個人首頁 / 文章分類 /枕頭邊的讀書會

    有些繪本無論故事內容或圖像都散溢著強烈的地域性,明白標示出國家或種族疆界;但有些圖畫書品賞了圖畫、瀏覽了故事,直到查看了創作者的背景資料,才驚覺︰這本書出自於這個國家的創作者呀﹗第一次翻閱《Pendant qu'il dort…》就不自禁地發出這種驚訝,如此歐風圖畫與故事,竟然出自一位日本插畫家之手﹗

    (繼續閱讀)

    得知一本我在Dijon(第戎,法國巴黎東方盛產芥末籽醬的大城)圖書館讀到的繪本《A quoi penses-tu?》,即將要出中文版《你在想什麼?》,足以成為今天值得活下來的重大事件。

    (繼續閱讀)

    在白與黑之間,還存在眾多層次的灰,它們會順著線條緩慢流動,形成一股巨大的、喧囂的、沉靜的力量,與Einar Turkowski

    (繼續閱讀)

    在準備以」為主題的圖畫書資料時,找到一本很有趣的繪本,立刻從圖書館借出來閱讀。但看完之後,竟不住問自己:「我會在課堂上或圖書館跟孩子們說這個故事嗎﹖」

    (繼續閱讀)

    塞甘先生的山羊時不時地抬起頭望望晴朗的夜空中閃爍的星星心裡想但願我能堅持到黎明……

    (繼續閱讀)

    孩子會提出很多難以回答的問題,「明天有多遠?」、「下一次是什麼時候?」、「我是怎麼跑進電視裡的?」、「『再說』是可以?還是不可以?」、「太陽為什麼要一直刺我的眼睛?」…當然,還有「風是什麼顏色?」

    (繼續閱讀)

    201205251017死神的溫度

    在《當世界年紀還小的時候》中有一則故事〈死神和小女孩〉,那是我第一次不僅不怕死神,甚至覺得他也是有溫度的。

    (繼續閱讀)

    閱讀《天行者》時,腦海不斷閃進泰北萊莫切小學的景像。「國家的政策再好,期限一過,就沒用了。認識的字,是不會過期的。」書中界岭老村長生前最愛說的一句話,點出了教育刻不容緩的重要。

    (繼續閱讀)

    201104191143魔是魔法的魔

    近一系列的閱讀著尼爾‧蓋曼(Neil Gaiman)的作品,突然卡進兩週的忙碌,借來的書躺在床頭久久,直到收到圖書館的到期通知卻又續借未果,只好卯起來K完。也許時間壓力,也許不若先前都在睡前閱讀,這一本為青少年而寫的奇幻短篇《魔是魔法的魔》(M Is For Magic)有好幾篇讀進心坎裡。

    (繼續閱讀)

    有些書讀過之後,會纏著你,直到你為它做點什麼,才放你回歸生活中。闔上《事發的19分鐘》時,已凌晨四點半,因為疲憊而昏睡過去,但不到四小時又驚醒坐起。把書又翻了數章,決定找人談談,可是561頁的小說想說給沒看過的朋友聽,光是故事綱要就得費不少唇舌。最後撥電話給當初提到這本書的朋友,在電話的這一端數度哽咽,鼻水、淚水不聽控制。掛了電話,還是不夠,晚上枕畔又讀了幾章,決定把它寫出來。

    (繼續閱讀)

    輕井澤繪本之森美術館的繪本圖書館在九月凡納比往南橫行時,我往北飛,到日本「慢」遊去了。旅行的回甘滋味會一點一滴的從生活細節中牽引出來,所以不想寫什麼「旅遊日記」,就讓此趟行旅的種種,先滲進心坎裡。

    (繼續閱讀)

    書本闔上,兩位主角,一個走向生命盡頭,一個決定重啟。我不喜歡這種安排!不是說我不能接受死亡,有些小說被作者一路帶著,即使主角最後倍受痛苦煎熬,我們同樣會「在別人的故事中流著自己的淚」,像《偷書賊》,像《Into Thin Air;這一部非以劇情取勝的「最巴黎的小說」,敘述性強,把角色心底內層刻劃得活脫生動,可是我實在不懂:它幹嘛灑狗血的非要荷妮死於幸福來臨前夕不可?

    (繼續閱讀)

    對學習者來說,「評量」是知道自己學習狀態與位置的方式之一。「評量」的方法,除了別人出考題自己被測驗外,自己對自己的學習程度評估,也是非常必要的。

    (繼續閱讀)

    數年前上某位老師的課,談的是兒童哲學,但刻在腦海裡的是她指定我們看的三本圖畫書-《田鼠阿佛》、《鱷魚柯尼列斯》與《Tico & the Golden Wings。我的內心是阿佛,我希望自己是柯尼列斯,但大多時候我卻是Tico

    (繼續閱讀)

    200910052332正,正,得--負!

    在看公視影集《怪醫豪斯》時,有段讓我糾結又深思的情節。一對久婚未孕的夫妻,先生卻因某急症而病倒送醫,必須盡快移植腎臟才能暫時保命。妻子很篤定自己的器官一定符合配對,要求豪斯醫生檢驗。豪斯醫生帶來了兩個好消息:1.妻子的腎臟可救他先生一命;2.恭喜!她懷孕了!

    (繼續閱讀)

    一直在幫協會的刊物撰寫「好書報報」這個單元,一寫就幾年了吧?(我沒記錄,也沒留檔)其實想法很單純-好書就是好書,它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所以我沒有非報新書不可的壓力);再則,把讀過的書做個整理,自己絕對受益最多。

    (繼續閱讀)

    當白雪公主一口咬下毒蘋果就昏死過去,我相當不以為然。扮成老婆婆的繼母皇后也咬了一口啊,為什麼她就沒事?更不服氣的是,讓

    (繼續閱讀)

    (這兒是美國The Kansas City Public Library,我不是在這兒借書的,只是覺得這所圖書館設計的真有意思,借張照片用。)跟圖書館借書有個好處--有還書的期限,所以會強迫自己在截止日前K完。為什麼?就先還嘛,以後再借不也行嗎?不行!因為,茫茫書海,能下次再相逢的機率何其渺小!

    (繼續閱讀)

    阿佛,請問你:1)在他人質問你為什麼不工作時,你是抱著怎樣的心情回應他們的?你又是如此確定自己的回答的?

    (繼續閱讀)

    亞奇從黑盒子中抽出骰子,這個一切戰事的幕後主使,卻一直這麼好運的避過所有的正面衝突,又是白色!啊~我心裡好嘔!這是今天朗讀的進度,但我不願就停在這裡,只剩三章就唸完了,我必須知道拳擊臺上的傑瑞能夠平安脫困嗎?我必須知道挪用公款的雷恩修士有沒有被繩之以法?我必須看見最狡詐的亞奇得到教訓。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