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與海浪同在,更積極活著 @ 黑豬讀創生活圈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知道很多不可能,擁有很多可能!

    個性,情緒跟著天氣變,跟著季節變,跟著身體狀況變,跟著別人的磁場變.

    所以,有時是強者,有時極其脆弱;有時是男的,有時是女的;有時是動物,有時是礦物;有時是人類,有時是外星生物....

  • 腦袋養狐狸
  • 老——學“生”!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202101291334學習與海浪同在,更積極活著

    逛書店看見《海浪》,韓國書籍藝術家蘇西・李(Suzy Lee)的作品,一眼就被這本圖畫書的封面吸引:海浪佔了版面一半以上,書名與它用色相同,似乎它才是此書的主角。然而未露臉的女孩更吸睛—她背對讀者,隻身面向撲起的浪湧,從那微微側身抬腿的動作,加上朝海灘方向展翅的鷗群,直覺推斷這個小姑娘的心情,應該有些驚慌恐懼吧!

    非常喜歡女孩背對的模樣,覺得這是一種對讀者的邀請:讓我們與小主角站在同一方向,一起迎著朝我們而來的浪濤。這本圖畫書最為人稱道的設計,是位在展開頁面中間的那道裝訂線(gutter ),或稱之為「書溝」。翻開書,我們看見跟著大人來到海邊的小女孩,先是興奮的衝向海岸,但旋即止步。她站在圖畫書的左頁,似乎發現漫上沙灘的海水被某道「牆」給擋住了,於是試探地將一隻手伸往海的方向,手掌卻消失在右頁。

    令人錯愕卻又震撼的一頁!不過那群海鷗卻又證明了右頁是可以穿越的,於是女孩放膽跨了過去,開始與浪共舞,直到巨浪揚起。女孩轉身竄回左頁,以為可以安心,便頑皮地朝海浪插腰、吐舌頭。未料,大浪洶湧漫過左頁,兩面書頁瞬時濺起浪花。

    高明的讀者會將中間的那道裝訂線或解讀為:劃分出現實與想像的認知界線,或將之視為:隔開海浪與小女孩的空間邊界。

    但我則大膽地詮釋成「身、心、靈的合一追求」:

    左頁是身體感受,代表了此時此刻的所感所為,有孩子,有大人;

    右頁是靈性世界,是我們終將奔赴的方向,在這一世可稱之為「死亡」,不斷一波波湧進;而豎直在中間隱而未見的那道裝訂線是心理狀態。

    其實,人打一出生便朝著死亡方向跨步,生命本就是赴死的過程。而那些我們所懷著的敬畏、恐懼或排斥、忽略的心,即成了介在生與死兩端隱形的牆。死亡從不揀選對象,然而我們又是懷抱著怎樣的心態面對呢?

    電影《大智若魚》(The big fish)中,威爾的父親年輕時曾透過一只女巫的玻璃眼珠,預見了自己的死亡場景。因此每當他遭遇險阻,危在旦夕時,都會閃現那則死亡預言,然後告訴自己:「這不是我的結局!」致使他一生與死亡同在,既自在也勇敢,宛若《海浪》書中最後被大浪打濕全身的女孩那麼怡然自得的坐在沙灘上嬉戲。

    我父親生前常與我們聊及死亡話題。回憶他當時談話模樣,儼然像是個被大浪打過的孩子,已安然灑脫地和浪濤同在。因為想要瀟灑走,所以更為保重身心,並珍惜親人相聚時光。

    也許完全誤讀了作者創作這本圖畫書的旨意,但是自己如此率性的理解與領悟,反倒把這本《海浪》「馴養」成自己的作品了。閱讀不也是一種創作嗎?

    邁向耳順之年的我,看到大浪襲來,雖仍忍不住走回頭路,尋求安心。現今受《海浪》中小女孩的鼓舞,會試著放寬心,學習勇敢伸出探索的手,然後一腳跨越對未知世界的恐懼,接受跟海浪同在,帶著死亡意識積極的活著。



     

    閃耀諾貝爾文學光芒的繪本......|日誌首頁|讀繪本就像堆積木、放風箏......上一篇閃耀諾貝爾文學光芒的繪本...下一篇讀繪本就像堆積木、放風箏...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