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弄垮房子的?--噓! @ 黑豬讀創生活圈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知道很多不可能,擁有很多可能!

    個性,情緒跟著天氣變,跟著季節變,跟著身體狀況變,跟著別人的磁場變.

    所以,有時是強者,有時極其脆弱;有時是男的,有時是女的;有時是動物,有時是礦物;有時是人類,有時是外星生物....

  • 腦袋養狐狸
  • 老——學“生”!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202001151417誰弄垮房子的?--噓!

    一隻叫莫里斯的公雞被告上法庭,最近宣判:牠獲得不起訴,打贏了!牠的主人費索女士欣喜高呼:「莫里斯,你是最帥、最棒的!」相信這隻勝訴的公雞今後仍會驕傲地喔喔啼叫下去。

    這不是童話故事,而是新近發生在法國西南部歐雷翁小島(l’île d’Oléron)的真實事件。原告是一對退休農民夫婦,他們為了追求寧靜,特意從中部都會搬往鄉村,沒想到卻被一隻聲音宏亮的公雞折磨到精神耗弱。

    聽到這則人控告雞的新聞,不禁聯想起道聲出版的繪本《噓!》。瞧封面一副厭世臉的白兔,究竟遭遇到什麼事情,讓牠「噓」了又「噓」?

    和「公雞事件」不同,在《噓!》書中的原住戶,就是封面上的那隻白兔,名叫法蘭克福先生,牠是位「寧靜」愛好者,最喜歡獨自靜靜地待在窗戶後頭,以及在靜謐夜裡鑽進被窩,高枕安眠,但這一切全被剛搬來的新住戶給破壞了。

    隔壁黑兔好客,門庭友朋川流不息,牠們或聊天,或演奏,甚至開起派對,一鬧就過大半夜。「噓!」法蘭克福先生束手無策,只會生悶氣。更糟的是,屋頂竟然飛來一隻大鳥,開始築巢還鳴叫!

    「噓!噓!」完全不管用,即使下雨也沒能把怪鳥弄走。

    「噓!噓!噓⋯⋯」法蘭克福先生漲紅了臉,拼了命也未能改變情況。

    事情還沒完呢。白兔暴衝了,又是抓狂跺腳,又是大喊大叫的。大鳥受到刺激,反而鳴唱得更為猛烈。未料,法蘭克福先生的房子竟然轟的一聲,垮了!

    是誰弄垮房子的?

    心理學中有一項「公開表明效應(profess effect)」:將說出口的語言逐漸內化,開始認為自己確實有這種想法,最後行為也跟著變化,符合說出口的語詞。例如:我曾經帶過一群樂齡朋友學說故事,那些常說「我試試看」的都比老是否定自己的,更快進入高效學習狀態中。無關乎年齡與學歷,而是他們樂於嘗試把事情或自身好的一面大聲說出口,用「我要開始學說故事囉!」取代「老了,都沒人理我。」常說:「我學到一樣新東西是⋯⋯」而非總嚷著:「不行,我根本沒辦法。」

    因此,白兔嘴裡一直嚷著:「好吵」,牠就越被「噪音」困擾,終而形成擊垮生活的怨力。除了「噓!」之外,似乎也沒看見牠拿出其他方法來解決困擾。

    反之,「公開表明效應」正向運用的話,只要法蘭克福先生換種態度,換個角度,或許聽到的會是旋律而非噪音,也許能發現其他雙贏的方法。

     

     

    書名:《噓!》/文:莫嘉.德卡迪耶 ,圖: 弗羅希安.皮傑/出版社:道聲

     

    鳥兒終於飛走了,法蘭克福先生怒氣也沒了,但是,牠喜愛的窗子、被窩,牠的房子跟著賠進去了。白兔此時嚇呆了,黑兔靠近,撿起一截木板,開始幫這位洩了氣的鄰居重建家園。

    不知那起公雞官司結束後,費索女士是否送給敗訴的退休農民夫婦兩副耳塞、一片好聽的唱片或某道雞肉佳餚?黑兔做了好示範,牠想繼續與法蘭克福先生為鄰,於是及時伸出友誼的手。

    白兔的新家逐漸成形,牠的心也慢慢溫柔了起來。翻到故事的最後一頁,兩棟樹屋間,多了一座小小的空橋,讀來不禁嘴角上揚,多美好的鄰里相處願景啊!

    看熱鬧也看門道--"...|日誌首頁|以青蛙視角閱讀-《遺失的靈魂》...上一篇看熱鬧也看門道--"我的海盜父親"...下一篇以青蛙視角閱讀-《遺失的靈魂》讀書會...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