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青蛙視角閱讀-《遺失的靈魂》讀書會 @ 黑豬讀創生活圈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知道很多不可能,擁有很多可能!

    個性,情緒跟著天氣變,跟著季節變,跟著身體狀況變,跟著別人的磁場變.

    所以,有時是強者,有時極其脆弱;有時是男的,有時是女的;有時是動物,有時是礦物;有時是人類,有時是外星生物....

  • 腦袋養狐狸
  • 老——學“生”!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202003091356以青蛙視角閱讀-《遺失的靈魂》讀書會

    我是帶著一點點想法,很多的疑問來進行這場讀書會的。

      一開始我們針對《遺失的靈魂》這本圖畫書的三種譯文:法文、韓文與繁體中文小聊了一下,文字是意念、思考模式、個性的呈現,不同措辭表徵出不同樣貌。例如:後來討論到的「行李箱」,它與「皮箱」的概念便大相逕庭。

    暖身的差不多啦,先由與會夥伴朗讀,大家重溫一下全書。然後提出任何與本書相關的疑問或思緒,將之逐一寫在紙條上:一張紙條一個問題,共得15個提問。

     (畫面有老布勒哲爾Beruegel的味道)其實在提問過程中便已開始微微討論了起來,像是:在書一開始的頭幾頁,文字描繪「這世上充滿了匆忙奔馳、滿身大汗、疲憊不已的人們」,但圖像上只看見少少的人在雪地裡玩得挺愉快的,似乎圖文並不搭。

      試著探詢提出此問題的同好是怎麼感知的,而其他夥伴又有怎樣的想法?有人提到了「電影開場」的手法。嗯,在大家心湖裡丟下一粒小石子,讓它迴盪一會兒,看看能掀起怎樣的漣漪?

      我們後來把這15個問題分成三類:文字圖像書的整體設計

      先從「文字」部分討論起-Olga Tokarczuk奧爾嘉朵卡萩的敘事風格跟她的兩部小說-《收集夢的剪貼簿》與《太古和其他的時間》大不同,小説細膩描繪,譬喻聯想巧妙;在這本《遺失的靈魂》中我們看見的只是平鋪直敘的道出一個男子某次失去記憶的遭遇。口氣很淡,也沒有多餘的情緒用字。可以感覺這位小說家的節制,讓圖像得以充分發揮。

      「文字」提問有:*為什麼主角揚會認為自己可能叫「安傑」或「馬利安」?

      揣測此提問可以有兩種理解方式:1.「安傑」或「馬利安」此名字的意涵;2.想不起自己名字的象徵。

      前者「安傑」或「馬利安」,中文發音聽起來都像女性,但中譯刻意挑了男性的字,法文譯本RomanMarek都比較陽剛,感覺不能用中文字來理解。至於這兩個名字在波蘭是否別具寓意,我們實在一時無法解開謎團。

      倒是後者-忘了姓啥名誰一事,聯想起《神隱少女》中的名字寓意,一旦名字被奪取,記憶便跟著淡忘消失。而夥伴補充西方認為:名字像咒語具備召喚力量,此觀點可連結到親人往生時的呼喚。相當有意思的解讀,我們就此喪葬儀式小聊了一會。

      而*等待多時的揚應門時是怎麼確認眼前出現的是自己的靈魂的呢?

      我們從左右圖對照來看,確實輪廓相似。但我想那種「心電」是只有當事人心領意會的,況且揚已沉靜久久,他的心眼已開。

    此引起第三個提問:*為何揚的靈魂是小(女)孩?

      小(女)孩有人覺得圖畫造型似乎是女孩,但有人覺得歐洲許多男孩年幼時都像女孩似的。基於文字作者朵卡萩是榮格學派心理學家的背景,就此揣測:揚的靈魂可能是小女孩。

    (因為在榮格精神分析的架構中,他以社會化歷程來解說-我們每個人在出生前都曾經是整全的靈魂,但在成長過程中被壓抑的人格陰影,即成為日後我們的追尋。

      比方說:在大部分的社會中,男性形象多要求陽剛、雄健等氣質,常導致男孩在社會化過程中必須割捨陰柔、纖細、善感等特質,致使「女性氣質」成為男孩在社會化過程中被壓抑的陰影。

      而與陰影再度和解的契機,往往發生在情感經驗上,稱契合的另一半為「靈魂伴侶」。)

      關於故事內容的第四到第六個提問,皆有關於結局埋下的手錶長成如鈴鐺的花,而行李箱結出能果腹的南瓜。

      手錶不只代表了「時間」,而且是「社會制約、嚴格規定、刻板不苟的時間」,實際上人是可以藉由自然變化來感知時間的。因此與靈魂重聚的揚,捨棄了「社會規條」,重新用自然感覺生活節奏。

      因此代表「向外四處遊走」的行李箱(此處中文若譯成"皮箱"便感覺不出經常外出的味道了)結出南瓜,好像隱涵「溫飽即可」不必太多物質外求!

    圖像討論的提問有:*圖像表現有深淺之分,不知是何用意?

    *某些畫面為何特意用不同顏色標出?

    *某些頁面上沿角落有打印數字,那代表什麼?

    *其中一頁揚等待的桌面上為何站著一頭鹿和一隻兔子?

      實際上,我們討論的思緒並非按表操課,那麼制式化的,想法是飛躍流動的,身為帶領人只能適時讓話題回流,多半則是任思潮遨遊。於是圖像討論上,我們感受到在揚等待期間的右頁,畫面偏淡灰,偶有一點淡淡的綠、黃色調;而左頁尋找中的靈魂色澤則暗灰偏藍,比較濃、重,越接近目的地,色調逐步一致,綠色讓左右兩頁協調了。

    應合封面如筆記本、相簿般的設計,頁角打印的數字會教人聯想到「日記」具回憶作用的記事本,跳號宛如剝落的紙頁,過去一切也不是全都一一歸檔的,總有想不起來和值得記憶之分吧!這樣的頁碼設計可以突破實際張數的限制,讓概念超越真實。

    至於桌上的小動物,配合左頁靈魂所在位置-酒館吃聖代-解讀,是否象徵了野性、本能?這點發現讓我們開始探索左右對照,例如:右頁揚屋內的電視似乎播著《亂世佳人》愛情片,而左頁靈魂則置身於一場庭院的舞會中,難道揚曾有過一段愛情?

    Résultat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une ame Egaree"順著再翻到下一跨頁,會驚奇的發現:揚曾經有過家庭!

      太有意思啦!

      趁此趕緊來討論「設計」提問:*前後蝴蝶頁的聯想;*前幾頁的圖文似乎不搭;*描圖紙的作用;*圖文比例分配以及*封底小物意涵。

    關於蝴蝶頁,我有一點兒時記憶的聯想,它讓我想到陳舊的古董手提行李箱的內襯,看幾個網上抓來的圖,很像吧!加上封面就有一口行李箱,而封底內的蝴蝶頁果如結局寫的:被埋土裡的行李箱長成果腹的南瓜。所以應該是行李箱內襯!

    Résultat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遺失的靈魂誠品"前幾頁的圖文以電影手法來看,「文」是全書核心議題,「圖」則是故事時間線是從揚的童年說起。因此在「書名頁」(如電影上標題)後,正式劇情由此展開。我們這一代深受視聽媒體影響,很能領會此種手法。

      絕大部分的文字份量放在同一頁,讓「等待」此配方交由圖像表現,會改變閱讀速度,也營生出「找和等」的時間感。我個人非常激賞這樣的安排,很想知道是插畫家的構思?還是專業編輯的建議?

    描圖紙也適切地將故事情緒作段落處理,前描圖紙-開始等待,後描圖紙-重新會合。描圖紙的特質是什麼呢?若用其他特殊紙會有何不同呢?

    因為共讀討論後,挖出好多閱讀寶藏。對於此書的理解、感受都更上一層,甚至腦海浮出數學動畫算式呢!如:揚以每小時20公里的速度前進,靈魂則每小時走5公里,他們如此行進了30年(扣除每天休息8小時),揚決定停下來等待失去蹤影許久的靈魂。請問:揚需要等多久才會再與靈魂相遇?

      你的靈魂呢?我的靈魂常常催促我的肉身:喂!別偷懶啊!該上路了吧!#

    誰弄垮房子的?--噓!|日誌首頁|尋找屬於自己的神話上一篇誰弄垮房子的?--噓!下一篇尋找屬於自己的神話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