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302116民國 120年【撰文 / 楊紹華 出處 / 今周刊777期】

民國 120【撰文 / 楊紹華   出處 / 今周刊777期】

 

想有一天,台灣每4人就有1人超過65歲,勞保、公務員退休金破產、房地產崩盤、年輕人將被加稅與國債壓垮……這不是危言

聳聽的預言,而是正在發生的事實!經濟不振、稅收不足、財政惡化、債務破表,這是未來20年,台灣即將面對的四大地雷。屆時,國家債台高築、老人領不到退休金、年輕人必須承受劇...

民國一二○年的這一天,我四十八歲,忽然感覺,這個國家的每一個人,不管是哪一個世代,都正被趕盡殺絕!對未來充滿了失望與憤怒!

透過電視畫面,我看到念大學的兒子走在示威遊行的隊伍中。這場遊行的主軸,是抗議政府日前宣布的加稅措施──經過連續三十三年財政赤字之後,「一次到位」的劇烈加稅,正要落在我們肩頭上。

這場景依稀相似,在我年輕的時候,希臘人面對財政破產,政府展開加稅和緊縮措施,當時的希臘街頭就和今天的台灣差不多,以前我還在罵希臘人「這些不長進的傢伙」,沒想到今天我們竟然淪落到和希臘人一樣的悲慘下場。

這次加稅的直接受害者是我,本來我才應該走上街頭高喊抗議,但我實在沒有辦法請假,這個年頭的台灣百業蕭條,勉強還能有一份工作已經 是萬幸了,哪敢隨便請假。再說,自從勞保基金宣布破產,老爸的勞保年金停發,日常生活也得完全靠我供養。

我的薪水和台灣經濟成長率一樣,好多年都沒有增加,現在,更是一天都不能少賺。

昨天,退休十年、七十歲的老爸竟然自己跑去找工作,巷口便利商店的店長和他算是老朋友了,但就算老爸懇求半天,對方還是不答應,理由是「現在年輕人薪水很低又好用,沒必要找老人。」經濟不振、就業困難,年輕人現在只能擠在相對低階的勞動市場,和老人爭搶低薪工作。

找工作碰了釘子,老爸大概有點失落,走在回家熟悉的路上,竟然被凹凸不平的人行道絆倒受傷。話說回來,這條人行道也太久沒有人來好好整修了,政府窮,窮到連基本的生活環境也照顧不了,「辛苦了,五八○萬生活在台灣的老人! 」我心裡不禁這麼想著。

灣總共有五八○萬名老人,這個數字實在夠嚇人的,以前媒體老在嚷嚷台灣人口老化問題嚴重,沒想到這一天真的來了,滿街到處可見老人,年輕的工作人口越來越 少了,難怪國家經濟力愈來愈差,連勞保、公務員退撫基金、國民年金都破產了,很多人辛苦工作一輩子,原本期望拿退休金過餘生,沒想到,連這最後的期望都落 空了!

昨天晚餐時,老爸不是向我抱怨那位不賞臉的店長或是不平整的人行道,而是提到貼在便利商店自動門上的漲價公告,茶葉蛋、衛生紙、飲料、麵包,價格都比原先漲了一○%。

「經濟不景氣,怎麼物價還會漲?」老爸問。

「還不是你們害的,過去幾十年來欠了一身的債務,政府還債的辦法之一,就是印鈔票,造成物價上漲,讓人民生活更加痛苦。」學經濟的兒子這麼回答。

想當然耳,昨天晚餐的氣氛並不太好,以前有個名詞叫作「代溝」,指的是代與代之間的溝通不良;現在,問題不是代溝,而是一種「跨世代剝奪」的仇恨感,似乎正在這小小的餐桌上開始萌芽。

喔!電視台的記者竟然採訪我的兒子。「你還只是個學生,到底要抗議什麼?」

「所有的事情都讓我很不爽!」兒子 的回答讓我心頭一震:「上一代的人從來不願加稅,政府破產卻要我們來扛;上一代欠債累累,卻要我們這一代勒緊褲帶,排擠了我們的工作機會。所有的事,都讓我看不到自己的未來。」

算得出的黑色未來……人口老化、勞力短缺 經濟成長僅「保二」

看不到未來的兒子、等不到退休金的老爸;至於我,等不到加薪、不敢想像退休,除此之外,還在算計著大舉加稅和物價上漲之後的因應對策。還有,我也擔心今天晚上,世代仇恨將會如何破壞我們三代同堂的晚餐氣氛。

不要懷疑!這是民國一二○年的某一天。經濟不振、稅收不足、財政惡化、債務破表,正在折磨每一位台灣人的現實生活和未來想像。而這樣的命運推斷,絕對不是過度悲觀,更不是憑空杜撰。

無法減緩的人口老化速度,無法轉型的產業經濟結構,肆無忌憚的債務攀升趨勢,三條路線是台灣數十年來走過的路,路線不改,也將帶領台灣逐漸走向黑色命運。

黑色命運線條的起點,從人口結構出發。民國一百年九月,經建會公布台灣人口推計,在「高、中、低」三種推估計算中,以「中推計」的結果來看,預計在一○五年時,十五至六十四歲的勞動力人口會開始減少。

而到了民國一二○年,台灣每四人就有一位超過六十五歲,十五到六十四歲的「勞動力人口」將跌破一千五百萬人,這是民國八十五年以來最低的數字;勞動力人數僅占台灣總人口的六四%,比現在少了一○%以上。

動力人口減少對於台灣經濟的衝擊,直接而明顯。分析台灣歷來的「勞動力人口增加率」,對比同時間的「經濟成長率」,會發現從民國四十年以來,台灣經濟成長 與勞動力人口變化的走勢,幾乎亦步亦趨。如果沿著勞動力人口減少的明確趨勢推斷經濟成長率,那麼,恐怕不會再是「保四、保五」的問題,在勞動力嚴重短缺的 環境底下,經濟成長「保二、保三」,極有可能是台灣未來的宿命。

十一月五日,在前瞻社所舉辦的「因應人口結構變遷衝擊論壇」中,台灣經濟 研究院副院長龔明鑫表示,要克服勞動力人口減少對經濟的衝擊,必須提高勞動者的附加價值,「不過,台灣的產業始終要求速度與效率,在追求效率極大化的目標 底下,缺乏創新思惟,不可能提高勞動力的附加價值。」

老化連鎖效應衝擊……整個台灣都不花錢 內需產業走入死胡同

出口製造業轉型不力,而「隨著消費主力人口的減少,內需服務業也難有活力。」世新大學財 金系 教授郭迺鋒舉例試算,民國一百年,全台平均每二.九人組成一戶家庭,沿用這個比例,民國一二○到一四○年,台灣家戶數平均每年要減少四萬三千戶左右。「戶數一路大減,住房需求還能旺到哪裡去?」

他繼續計算,民國一二○年,台灣十九到二十二歲的人口不到七十四萬人,以過去高等教育師生比常態維持在二十比一的水準來看,全台灣大專院校加上職業學校,也不過只需要三萬七千位老師,和二十年前相比,需求量減少了四三%。「未來五年,每年需求量還要再減少三百人!」

「消費主力的人口少了,因為加稅、通膨的關係,每個人的消費能力也降低許多,再加上政府也無力投資建設,從上到下都不 花錢的台灣,內需服務業絕對搞不起來。」郭迺鋒說。

內需、外銷,經濟的兩具引擎皆因人口衝擊而雙雙熄火,經濟成長率降至冰點,惡性循環於是開始:經濟不振拖累稅收,稅收不足拖垮財政,財政惡化堆高債務,債務破表危及國家。「這就是今天希臘的狀況,其實,今日的台灣正走向希臘過去走過的路,我們正在重演希臘悲劇!」政大 金融系 教授殷乃平說。 

什麼是希臘悲劇?從民國八十一年到一百年的二十年間,罔顧財政紀律的希臘,國家債務增加了六倍以上,隨著民國九十七年全球金融海嘯爆發,希臘經濟困頓,衝擊財政收入,政府無力償債,也無法如同過去一般的舉債養債,「國家破產」惡夢終於成真。

希臘悲劇在台重演……罔顧財政紀律 最後福利大減、人民加稅

了向歐盟國家討錢救急,希臘政府開始祭出各種財政緊縮、裁減公務員和增稅新制,引發民眾上街抗議、甚至暴動。今年九月,英國《金融時報》一篇文章是這樣諷 刺希臘處境的:希臘被迫實施根本不見效的政策,推出一輪比一輪嚴厲的緊縮措施,只求能夠獲得一種靠不住的獎賞──只夠國家運轉一段時間的資金。

今年十月,歐盟領導人終於推出了稍具長期規畫的希臘債務解決方案,在兩大強國法國總統與德國總理聯合召開的記者會中,有人問到另一個歐洲債務危機國義大利的債務自救能力,站在台上的兩位強國領導人,竟然意帶嘲諷地相視而笑。

福利大砍、政府裁員、人民加稅、國家受辱,這樣的悲劇會在台灣上演嗎?

「台灣的政治人物,眼睛都被選票給蒙蔽了,只看到現在的選票,而對未來顯而易見的危機視若無睹。」殷乃平說,「在人口結構快速高齡化的趨勢下,如果政府的財政規畫繼續跟隨過去的趨勢,台灣財政的未來,沒有救藥。」

事實上,在前瞻社所舉辦的論壇中,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一所所長張榮豐提出民國一百年到一○九年的台灣戰略環境評估,他強調,若在未來四年財政改革不能成功,那 麼到了民國一○五年至一○九年,「台灣的財政、健保、國民年金將面臨崩潰。」


為了選票 稅不增反減……錯過加稅時機 等於是謀殺台灣財政

那麼改革的重點是什麼?「首先,是稅。」殷乃平表示,「台灣長期以來都是這樣,可以增稅的時候不增稅,反而減稅,甚至舉債。」他語重心長地說:「對於政治人物,增稅是『政治自殺』;但在高齡化的趨勢下,不增稅,甚至減稅,是對台灣財政的謀殺,或者說,是讓台灣財政慢性自殺。」

以稅收占GDP(國內生產毛額)比重的「租稅負擔率」來看,長期以來,台灣始終遠低於國際水準。資料顯示,民國九十九年台灣的租稅負擔率是一三.九%,韓國是二○.七%,至於在記者會上嘲笑義大利財政的法國與德國,則分別高達二七%及二三%。即使包含了勞、健保等社會安全捐等費用,台灣一八.八%的租稅負擔率,仍然遠低於他國。

「從民國七十四年以來,台灣主要的稅制變革,都是減稅。」台北 大學財政系教授黃世鑫說:「政府誤以為減稅能創造經濟成長,但實際上,長期減稅思惟已危及台灣永續發展的根基。」

政治人物害怕政治自殺,減稅的腦袋始終不改,遇上高齡化之後,結果就是財政更形艱難。

「高齡化對經濟成長的衝擊難有定論,但至少可以想見,繳稅的人少了,需要政府照顧的人更多了,財政壓力必然更大。」殷乃平說。以日本的情況為例,民國八十五年之後,日本老化指數(為六十五歲以上人口數÷十四歲以下人口數×一○○,數字越高,老化程度越高)突破九十,老人相關社福支出占GDP的比重自此一路向上。

影響所及,每年財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則從二%至四%的水準,快速墊高到六%至九%,成為常態。


為了選票 福利猛加碼……不考量國庫大開支票 加速赤字惡化

而在台灣,讓「日本式赤字」更加激化的可能變數,則又回到了殷乃平所擔心的問題根源,「選票蒙蔽了政治人物的眼睛」。

今年十月,總統大選進入競選階段,台灣綜合研究院研三所所長戴肇洋寫了這樣一篇文章,《別讓財政債台高築禍延子孫》!

他表示,自民國八○年代以後,每逢選舉,各政黨往往卯力比拚選舉支票,在一○一年總統及立委選前,執政黨推出軍公教調薪、幼兒教育補助費增加等利多,在野黨則推出老農年金加碼,但依過去經驗,各種選舉支票甚少有對國庫現況進行評估,最後反讓政府財政不斷惡化。

民國九十二年,《財政紀律法》一度成為立法院攻防焦點之一,其中條文包括「候選人或政黨政見若涉及增加政府支出或減少政府收入,應具體指明資金來源。」此外,若「政見未 見說明財源或以舉債方式支應者,不得列入選舉公報。」然而,這項立法至今仍未完成。

為了選票不惜傷害財政的情況,令人聯想到了歐債危機國家,在政黨惡鬥激烈的希臘與義大利,即使人口老化程度不若日本嚴重,但在債務危機爆發的前十年,兩國對老人相關社會支出占GDP比率都比日本來得更高,分別以一○%、一一%起跳。

為了選票 將債留子孫……執政者只求退休金「卸任前不破產」

「不只如此,台灣財政的未來還有幾枚 定時炸彈,到現在也沒有看到政府願意正視。」郭迺鋒說:「目前各種退休金的設計,如果制度不改,未來二十年都要破產。」公平稅改聯盟召集人王榮璋則補充, 「台灣各種社會退休金的設計都不具有永續性,主事者只求『安全下莊』,自己卸任前不要破產就好。」

依據公務人員退撫基金管理委員會委託美世顧問公司在民國九十九年所做的精算,若依目前制度,軍職人員退撫基金將在一○七年破產;教育人員退撫基金到一一六年時破產。規模最大的公務人員退撫基金,則會在一一八年宣告破產,到了民國一二○年,累積虧損金額達到一千六百億元以上。

至於規模最大、與多數民眾切身相關的勞保基金,依據勞保局委託川誠精算公司於九十九年所做的研究,在勞保年金現行制度下,基金將在民國一二○年破產,那一年,勞保基金的累積虧損就將超過一千億元,隨著高齡人口快速增加,四年之後,民國一二四年,累積虧損金額就將突破兆元。

「這些億元、兆元的退休金虧損,不是未爆彈,而是倒數時間已經設定的定時炸彈,時間到了,最後都要由全民買單。」郭迺鋒說

「這是一個選擇題,你要現在開始調整制度,慢慢增加這一代的負擔;或者,到了瀕臨破產的時候,把財政定時炸彈引爆之後的所有災情丟給下一代?面臨嚴重勞動力短缺問題的下一代,每一.八位勞動人口就要撫養一位老人或小孩,到時候又該怎麼處理?」

為了選票 舉債無紀律……用特別預算規避法律 排除當年債限規定

「好消息是,台灣不會像希臘一樣破產,因為台灣目前所有的債務都是內債。不過,債終究要還!」殷乃平說,因為是內債,不會有其他國家逼你還債,政府和民眾也容易忽視它的後勁,「或許就是這個原因,台灣近來的債務累積速度幾乎毫無章法紀律可言。」

的確,隨著台灣民主化、政黨競爭激烈,政府債務餘額自政黨輪替之後快速躥高,至民國一百年,政府認定的債務餘額達到四.九兆元......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