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牛與土牛溝 @ 一個人的自言自語.com.tw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 相簿秀圖機
    1. 沒有新回應!
  • 201102071641土牛與土牛溝


    每當走在山區(郊山)總是會遇到一些先民的「遺跡」
    常見的包含了駁坎、石厝、石牆、土牆、青礐、石柱、石堆、石頭公、、
    甚至宗教遺跡或用具等等
    都可略微看出先民如何因地制宜的運用智慧生活在這片土地上


    為了在有限的山區種植作物,養家活口或販賣牟利
    斜坡上利用當地石塊堆砌而成駁坎(很符合現今自然步道協會的理念)
    使形成梯田式的耕地,再覆予沃土改良山區土壤利於種植
    山區溪溝常見的「駁坎牆」或許算的上是台灣最早的「生態護岸」
    有的牆則是為了保護溪岸的完整
    使之不被大水沖刷掉那眾人辛苦得來的寸土農地
    有的牆則是選擇於畚箕地形上
    於低窪地區圍起而自然積水形成一個蓄水池
    用於灌溉、儲水、飲用等生活供水甚至當作風水池之用
    也額外的提供了山區兩棲類、昆蟲、鳥類、甚至哺乳類的生活所需
    以現代眼光來看硬是比目前普遍的水泥牆來的親切、環保且符合生態工法


    另有些「石牆」、「石堆」則是先民整理土地時堆砌而成
    有的變成了界牆、有的則是單純的整理田地時集中成石堆


    而很多人有興趣的「青礐」
    則是漢人早期種植大青(馬蘭)用來製藍碇的池子
    也就是衣服藍染的池子,也算是早期商業用途的遺跡吧


    石柱則可能是更早的原住民的家屋石柱
    把屋子架高搭設,上面層住人、地面層養豬、雞、牛等等
    這來自於南島語系的民族住屋的習慣也就是「高腳屋」設計
    源由是避免大水、動物侵擾及防潮的目的
    這「架屋習慣」後來因為種族遷移擴散至東南亞各地以及台灣

    雖然遷移至台灣的年代不等及已不可考
    但原住民不論哪一族似乎也有有一些共通的建築特色
    例如穀倉、青年會館、蘭嶼「發呆」亭均有類似的設計

    平埔族與跟漢人的信仰不同
    漢人大多祭拜人(如英雄、將軍、帝王)、菩薩、神仙、西方的神祇等
    而平埔族則多敬拜「祖靈與自然神」為主!(樹神、山神、天公、河川、、、)
    也因母系社會而產生「祀壺」的習俗與「公界(廨)」的祭拜更是其特徵
    而郊山常見一些以當地石塊搭起的小廟裡面沒有漢人的土地公神像
    有時就只是一顆象形的石頭,就有可能是「石頭公」了(石頭公也是漢化產生)
    不過不見得「一定」就是平埔族的,因為漢人也很多類似的民俗信仰
    當然也有可能是「漢、番」通婚或漢化下的綜合信仰…


    …我離題了…哈
    總之回到「土牛與土牛溝」
    第一次注意到「土堤」是在金包里古道「城門」的後方有堵「土牆」
    看著它沿著稜線一直延伸到遠方,後來陸陸續續於陽明山區行走時
    多留意了一下,其實也可常見一些規模類似的土堤與溝,但不以為意
    有山友說是「凱達格蘭的長城」
    有人說只是村落與村落的「界線」
    有人說是養牛人家怕牛跑掉的土牆
    也有人說那「外星人」弄得土堤
    總之爭議及見解出入頗大!?
    當然也都有可能!或是歷屆朝代重覆使用同一地貌或設施!
    例如漢人把平埔族的遺址當牛墟或工寮使用即是。


    而最近翻了一下書籍找到一些記載似乎解開了我的一些疑惑
    (台灣歷史圖說—聯經-周婉窈)、(尋訪凱達格蘭族—台北縣立文化中心)
    原來那是可能是所謂的「土牛與土牛溝」!
    是一種清朝政府為了保護當時的「番」的一種「行政措施」
    主要是早期移民來台的漢人是以「開臺」的觀念角度渡海來台
    因此才有「篳路藍縷,以啟山林」這句話,現在再看其實是蠻自以為是的觀念。
    這觀念表示台灣土地是個完全「未使用、沒人的」的「荒地」!
    任其荒廢,而土地的主人則是「終日無所事事、任土地荒蕪」
    但對於「番」(不論平地或是高山地區的先住民)而言都其實不然
    平埔族是以「移耕與游獵」為主,對於土地的觀念是天(共同)擁有的
    不是漢人「私有」的,沒有漢人所謂的「土地所有權」
    漢人本位的眼中不知那是先住民的獵場及移耕地,而大肆入侵開墾
    以現今「生態學角度」來看漢人的來台,叫做「強勢外來種」入侵台灣!哈
    有的地方漢人甚至由政府鼓勵以「武裝方式拓墾」(例如道光年間北埔—金廣福)
    以「防番」為由大舉入侵原住民的生活的土地…

    而清朝政府則承認「土著地權」
    也為了保護先住民(這點出乎以前學的角度,居然會保護先住民)
    而先以石柱設立了「界碑」防止漢人墾殖番地,採用了「漢番隔離」政策
    但成效不彰,後來才設置「土牛紅線」,也就是在地圖上畫紅線
    而實際於分界線上挖溝成「土牛溝」,堆土而成「土牛」
    成為地表上實際的界線!應該八九成就是郊山常遇到的「萬里長城」
    但這保護政策最終仍是擋不住漢人的墾殖而宣布失敗!
    也就造成現今「平埔族社會」消失及「族人融入」漢人社會的狀況…

    讀到這裡,我不經開始思考…我們從小一直得到的觀念
    從父執輩口中得知祖先是來台辛苦的過程及如何安身立命的故事
    但如以「先住民」而言…
    這則是一段「漢人的入侵與剝削史」吧?!
    一些片段的歷史很難瞭解到什麼?更何況台灣是個「移民社會」
    每個族群陸續來台也都有各自群組的歷史與詮釋的角度
    說真的….令人很難能以很系統、很完整的來瞭解「台灣的歷史」
    甚至「台灣人」該怎麼角度去面對我想都成了問題(大多是不去面對)
    只是內心總還是無法釋懷,很想問這些發生過不論有記載、沒記載的的事情
    到底是「誰的歷史」?突然想著當我再度立於那土堤與土溝旁的時候
    我該用怎樣的角度去感受?

    100.01.30 做不完的C...|日誌首頁|簡易居家梅汁蕃茄上一篇100.01.30 做不完的CD架(上)...下一篇簡易居家梅汁蕃茄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