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角落 @ 一個人的自言自語.com.tw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 相簿秀圖機
    1. 沒有新回應!
  • 201101192357被遺忘的角落

    一則小新聞
    想起一位不熟悉的親人
    或許很多人仔細的去回想的話
    搞不好身邊也曾經有過這樣一位「熟悉的陌生人」
    或許他總是坐在巷口或是房內某個角落

    這麼多年過去
    記憶就這樣突然被勾起
    這才發現他依然仍坐在我腦海中
    不曾離去

    總是一樣的自言自語
    一樣光著上半身蹲坐在地上
    一樣那張瘦弱、黝黑卻有神的容顏

    年幼時
    出自於恐懼與無知
    總是躲的遠遠的
    然後兀自在牆角偷偷的望著

    他總是自顧自的唸唸有詞
    雖然常撞見  眼中卻不曾有我們的存在
    而同樣的  我們也不曾稱呼他一聲「表叔」過
    他的存在對家族而言
    可能僅只是「活著」

    鄰居小孩總是無理由的去捉弄他
    丟石頭、謾罵、甚至拿走他的東西來取樂
    看不慣時  也只有偶爾勸阻這樣的惡作劇
    但依然就像不會有交集的兩條線
    他就像生命中的路人甲
    活在我們的世界

    他的過往我不甚瞭解
    只能讓人憑空杜撰一些發生過的事
    但天馬行空的繞了一圈
    仍止於無知與空想
    亦不曾聽親人提起過任何關於他的一切
    他的喃喃自語我可以聽出些什麼嗎?
    曾經我是這樣的好奇猜想

    聽說老一輩是本地的大戶人家
    可是對照現況時我又仍無法置信
    也無法理解過程又是怎樣的家道中落
    只是想起「富不過三」這四個字

    而表叔的母親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
    照理我們該稱呼為阿嬷
    阿嬷的年齡我看不出
    她的容貌多年來似乎也沒有多大的變化
    猜想是她從事長年勞動曬黑的關係

    印象中
    黝黑的皮膚身材瘦弱卻結實的身影
    總是勤奮的出現在菜園、竹林、洗衣的水圳旁
    有時看到她推著手推車將收集來的回收物送進回收場
    有時在巷口看到她正在販賣著她親手種的蔬菜
    但一如表叔一樣其實也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長年一個人耕種、賣菜、資源回收
    跟家族沒有互動卻也自給自足

    通常除了媳婦(阿姨)這座橋樑以外
    我們才能得知表叔與阿嬷的狀況
    回想似乎也不曾看過阿嬷跟表叔有任何的對話
    也不曾聽過她抱怨過命苦或是感慨
    而眾人也總是「敬而遠之」
    不想去管別人的家務事

    再次聽聞「表叔」則是他失蹤的消息
    過了幾週後他又突然出現在巷口
    為什麼消失?去哪裡?
    出現又是什麼原因?問他...是不會有答案的
    當然人們也從不在乎
    他永遠只是眾人世界中的路人甲
    以及茶餘飯後談論甚至消遣的對象

    又過了幾年的某冬天
    表叔又上演了失蹤的戲碼
    不過這次幾天後他卻不再如往常般出現在巷口

    而過一段時日  有人發現他陳屍在山腳的竹林內
    隨後警察通知了家屬去確認
    在簡單、低調的儀式後這位「路人甲」
    正式的消失在我們的生命中...

    直到多年後看到了一則簡短新聞
    讓我隔天站在巷口時
    彷彿再次看到了他那瘦弱的身影蹲坐地上
    朝著遠方微笑  自言自語...

    後語:
    精神疾病患者
    在台灣往往被家人所禁錮
    而新聞報導也偶爾簡短出現這樣的報導
    「某患者遭家人長期的行動限制…」等等
    通常是鎖在房間或是不人道的關在豬圈、狗籠中

    似乎家中出了這樣的病患是件見不得人的事
    深怕別人得知招致異樣的眼光
    但患者終究是家族每個人的親人與骨肉
    因此家人生活中的煎熬其實也可想而知…

    看完新聞
    令我想起生命中也曾出現這樣「親人」...
    不由得衷心的希望台灣的醫療制度能更健全!
    台灣社會大眾能給予善意的眼光與關懷也能多些…

    100.01.19斷線風箏|日誌首頁|夢1.1上一篇100.01.19斷線風箏下一篇夢1.1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