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4092025【咒術乙女同人】Regrets Of Youth(五條悟X自創)37

回頭講講過去的故事,一直被提到的初吻。24x15三觀不正有。(其三)

同一年級有像虎子15歲跟釘哥16歲的情況,所以現在15歲的夢主算是早出生那邊,初中還沒畢業,高專入學之前都和五條住一起

想到哪寫到哪,非線性敘事合集

夢主慎入

不喜請不要噴,右上叉叉,感謝(各種玻璃心)

鑒於平台將關閉,將搬家至痞客幫

 

 

 

 

【咒術乙女同人】Regrets Of Youth(五條悟X自創)36

 

37

       

(五條悟24 桐生香彌15歲)

 

在告別彆扭的早晨後,五條來到了硝子的地盤,靠在椅背上閉上眼睛,對著她開口:

「吶!我說、硝子──

「不要。」

「等、我還什麼都沒有說哦?」

在準備要迎接夏季繁忙期前這寥寥可數的平靜中,醫務室裡的主人在辦公桌瀏覽著病例,想也不想的隨口回絕。

五條最臭名昭著的絕技仍然讓人記憶猶新,一想起來足以讓她的心情立刻變壞。

「你只要用那個音調開口時候,絕對是麻煩至極的東西,所以想都別想。」

「妳又知道了?」

「雖然不是我的願意,但你覺得我們認識幾年了?尤其你最近很奇怪。──雖然你腦子本來就有問題,但是最近特別嚴重。反正說來說去也只有香彌吧?」

「哇啊!硝子好厲害呀!能和妳商量真是太好了。」

「奉承我不會有任何的好處。我沒說要給你商量。」

「那下次我會獻上最好的大吟釀。」

「……既然如此,我可以稍微忍受一下。」

「好耶!」

五條高舉雙手做高喊萬歲的模樣,一邊將一雙長腿跨桌面上。有年齡的椅子抱怨般的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

「所以、發生了什麼事?」

「嗯……該怎麼說妳比較不會生氣呢?」

「你把香彌給怎麼了?」

「怎麼了?沒有、嗯……還沒,大概。差不多就一早沒睡醒給親了一口。」

「喂?校長嗎?」

「硝子桑!?」

五條瞬間從硝子手裡抽走了手機。

「還來,罪犯。」

「嗯、果然是這個反應……還是不能對小香出手吧?」

「你聽說過『道德』嗎?」

「概念上當然是知道的啊!」即便毫無理性可言,但五條回應的可理直氣壯了。

「可是我覺得這不能都怪我耶?妳看、小香從小就是個漂亮的孩子,而且妳還記得吧?以前那頭淡淡的奶茶色長卷髮可是會在陽光之下會呈現更閃亮耀眼的波浪,現在又發育得好,妳能想像嗎?成年的小香高挑纖細,豐乳細腰,即使不用特別做出引誘,僅僅只是在自己身邊都像是考驗理性般的危機喲?」

「你聽起來很變態。」

「硝子妳才不懂我看著小香一天一天變得越來越辣是什麼心情。──哇啊!是看待死刑罪犯的眼神。」

「要我說你就是沒餘地視情況減刑的人渣,給我多反省一下。」

硝子有一種很想點菸的衝動,旋即又想起在前輩的忠告下已經戒菸,只得重重地嘆了口氣。

「這太令人不安了,你知道吧?」

感覺像在提醒老同學一些他知道但選擇不理會的事情。就比如他經常忽視的大多數類似禁忌、倫理和法律一樣。

「那孩子才15歲,而你──

24歲,我們同年嘛!再沒有多久,今年6月小香就16歲了。」

「這並沒有好到哪裡去。」

「有一段時間我還真擔心我會跟家裡的臭老頭們一樣,不管年紀一大把還成天把目標對上國中還是高中生年齡的、乳臭未乾的小鬼身上,但幸運的是看起來並不是這樣。」

對那個指責充耳不聞,最強咒術師對這個結論略微滿意。

「再說、我的性格不是很那個嗎?」

「你是指把人家弄哭還會很高興的虐待狂混球?」

「欸欸、我那有這麼誇張啦!不過小香一直都很清楚我是怎麼樣的人吧?加上這些和那些理由,我覺得自己將來可能會變得超級無敵喜歡她的耶!」

「是我倒是會在聽完這些鬼話後記恨你一輩子。」

五條認真地停下來思考了幾秒,然後更加認真地吐出:

「唔……怎麼辦?這樣聽起來挺不錯的,我也想讓小香兇狠的瞪著。那種看待咒靈還是詛咒師的冷酷又輕蔑的模樣,好幾次都讓我拍照下來保存呢!」

「真的覺得被恨一輩子也好?」

「當然不好啦!只是妳想嘛!人類最強烈又扭曲的情感會誕生像假想咒靈中清姬那樣的詛咒,因為還有愛,所以才會有這麼強大的憎恨,也因為隨著時間恨意逐漸強大,所以能一直愛下去。能完完整整的收集起某人所有的情感,簡直讓人興奮的難以自持呢!」

和咒術師廝混在一起,硝子從不自詡心裡的那條道德準則線能有多高,但現在卻實實在在的感到無力。

這傢伙問題真不小。

「有夠沉重。」

「欸──我很沉重嗎?」

「如果普通人是扭蛋,你就是太陽。」

「嗚哦!真可怕耶!不愧是最強。」

「雖然那孩子心理素質強大,但也不一定扛得住。硬是要把這些全部都塞進去的話,說不定會壞掉。」

「討厭啦!說什麼硬塞進去還是會壞掉的之類的,聽起來好色哦!」

「喂?校長嗎?」

「硝子大人──

「你覺得自己很幽默嗎?」硝子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絕大多數時候我覺得自己是──等等、等等!」

那張從出生開始可能就沒吐出過幾句好話的嘴巴此刻倒是安靜地閉上了。轉而他感嘆道:

「唉……這孩子到底會長成怎樣的大人呢?會在咒術師的道路上得到怎樣的答案呢?我一直很期待的……」

五條本人也無法準確反饋那是什麼感覺,有點複雜,既像是為這種豔麗盛放的美而感到開心,但又有點說不上來的不甘願。

多年過去,隨著香彌逐漸地成長,很快就會成為一名成熟的女性,那種屬於未熟果實的青澀芬芳,正一天一天變成更加甜美的、危險的香氣,五條的態度也隨之發生了改變,這逼迫他不得不新審視兩人之間的關係。

硝子很不想評論這到底是好還是壞。

他不理解香彌的感情有多深,也不是很能夠準確拿捏自己的感情到底能到多深,以至於他們在這裡,試圖弄清楚他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不愧是一起廝混的好兄弟,在愚笨的點上也都一樣的十分奇怪。

「對於一個喜歡方方面面吹噓自己是最強的人來說,你是愚蠢的,而愛上香彌可能是你做過的最愚蠢的決定,幸好至少在你的辯護中這從來不是你最初的計劃。」硝子聳了聳肩,表情難得像高專時一樣狡黠的拱起眉。

「我知道妳總是認為我是個笨蛋──

「是的,你是。」

「我不是。我也有我的理由呀!」

「而且還有點膽小。」

「欸欸、硝子妳對我是不是太刻薄了啊?」

「只是覺得沒必要把同情心放到你身上,造成我的時間不必要的浪費。」

「妳好歹也為說我幾句好話嘛!唉……早上被小香念了,現在連妳都要教訓我……」

五條擺出一副愁眉苦臉沉吟,硝子卻不理睬,轉過頭開始檢視病例是否排序正確。

見對方不再搭理自己,五條癟了癟嘴,隨即又再繼續拋出話題:

「吶、妳覺得小香她會有男朋友嗎?」

「遲早有一天吧?一旦進入性成熟期,基因中的天性會促使人類這麼做的。這是很單純的本能反應。」

「哇啊……妳這波務實分析背後的原因與目的好鋼鐵直男耶?」

「反正總歸一句,我也不是很清楚。」

「為什麼妳不清楚?」五條追問。

「重要嗎?」沒有太留心他的聲音承載的是好奇、驚訝,抑或是緊張,硝子回覆的冷淡。

她從不會追著沒有主動開口的人問東問西,也沒興趣替別人做決定。

「小香要是交了男朋友就該找個長得比我好看、身高比我高、身材比我好、聲音比我好聽、對咒術瞭解的比我更多──

「有關個性你是一概不提是吧?」硝子可沒興趣聽他一一盤點,漫不經心地直接打斷。

五條臉上的笑容稍稍收斂了一點,終於表現出正經的道出:

「硝子妳真的覺得不重要嗎?麻煩妳浪費一點寶貴的時間滿足我一下,因為我實在很好奇。」

硝子整理的手一時頓在空中,抬眸露出難以置信的眼神,不過很快她反應過來,以清晰而又冷靜的聲音回應:

「香彌對出現在眼前的人事物觀察的透徹,我不覺得需要注意。就算遇到爛人還是變態,直接揍到瀕死再治療回重傷的程度就行,我們又不是沒有做過。」

「嗯嗯、說的也是。硝子一向都很關心小香的嘛!」

五條似乎十分滿意這個解答,接著又成熟而響亮地提出:

「不需要比小香力量更強也無所謂,可是呀!就算只能坐在觀眾席也要專注的睜大眼睛看著吧?至少要在她向上爬取得更高的成就為她歡呼慶祝吧?要毫無怨言地支持她到底吧?要為了這個能毫不費力碾壓臭老頭們一頭的女朋友驕傲自豪,並且熱烈的鼓掌吧?」

「如果小香長大後就不再喜歡我,我是會很傷心的,真的、真的、超──級傷心的,但是身旁伴侶的位置真的、非常、十分勉為其難的就算了,互相信賴、互相依靠的位置我可不願意交給任何人。我們還有好多、好──多的事情要完成,我可絕對不會允許有人破壞這層關係哦?」

這次的沉默硝子是真的啞口無言。

本來她想著這是不成熟的,也是扭曲的依戀。如果是她認識的那個,早幾年的五條,他多半會以自己為主,緊緊的束縛著她。

可是他確實如他所說,有自己的理由,認真的在以不傷害香彌為絕對的前提,重新評估和弄清楚她下一步的最佳去處,同時思考他一直夢想著的、更遠更美好的事情。

這種極端對待的態度,看起來並不需要回應。硝子無奈之餘也感嘆:

「鑒於之前你們之間經歷了那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情,我覺得你這份扭曲早就無可救藥了。」

 

&&&&&&

【咒術乙女同人】Regrets Of Youth(五條悟X自創)36

現在的五條大概屬於285和185量子疊加的渾沌狀態wwwwww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